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联盟的战士 > 第八章 天堂在左,战士向右!
    决战开始之初联盟对部落发动了疯狂的攻击,部落仅仅是被动防御看似毫无反击之心。正所谓久守必败,联盟越杀越勇,士气越杀越高。但是,在其中一次进攻中惩戒骑不慎被部落围杀,部落开始了全面反击。

    牛头人猫德在战场上唯一能和他抗衡的惩戒骑已经被击杀了,对他而言联盟已经没有谁能阻打败他了。

    然而打不败并不代表不能阻止他在联盟大开杀戒,为了对战局不造成太大的影响,林刃和凯莉不得不与牛头人猫德对抗。

    林刃先发制人一个箭步冲锋到牛头人猫德面前,但这次他没有挥出那在战场上令部落闻风丧胆(牛头人猫德除外)的盾牌,倒是瞅中牛头人猫德铠甲间的那一丝丝缝隙,一招“破甲”将那缝隙破开,随后再挥出盾牌,尽管如此,依然只造成了了牛头人猫德18%的伤害。

    “哈哈!联盟这小子不错,我得好好练练你!”牛头人猫德并没有变成豹形态,甚至是没有开回春,仅仅只是拔出他那把微微泛着蓝光的长枪。

    “这……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林刃与牛头人猫德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牛头人猫德仅仅是使用长枪就已经压林刃一头了,牛头人猫德的长枪看似普普通通,但每一招一式都有一种让你无法闪避的威压。

    “起码要把你逼到变身!”林刃绝对不甘心被一个德鲁伊仅仅用一把长枪就被弄死了。

    如果足够理智,愤怒和自尊心的确会给人带来惊人的战斗力。

    林刃闪过牛头人猫德的一击,将盾牌擦在长枪的枪柄上,顺着有钢铁打造的枪柄冲到牛头人猫德的面前。趁着牛头人猫德手上没有武器的空档一剑过去。

    这一剑在牛头人猫德的肩部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看着这道血痕牛头人猫德仰天大笑道:“哈哈!看来我的眼光果然正确,看来你值得我变形!”一阵烟雾

    很快将牛头人猫德覆盖了,但很快也消散了,而那个慈祥的牛头人德鲁伊不见了,一只嗜血的猛兽出现了。

    先前惩戒骑与牛头人猫德交手的时候他不觉得牛头人猫德有多厉害,因为当初他为了说服惩戒骑与自己去打战歌甚至与惩戒骑决斗了一场,林刃也仅仅是险败给惩戒骑罢了。

    在林刃与凯莉联合起来对抗牛头人猫德时,林刃甚至觉得自己有能力将牛头人猫德击杀,可谁能想到,牛头人猫德仅仅是用长枪就把自己打得狼狈不堪,这么一看,之前牛头人猫德显然是在放水。越是这么想林刃心理的压力就越大,而压力越大林刃的身体也越努力地激发林刃的潜能。现在林刃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林刃以他前所未有的速度冲锋到了牛头人猫德的面前,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挥出那钢铁般的盾牌,这次的盾牌猛击绝对是林刃打出过的最强大的一击,盾牌盾牌所经之处就是空气也得躲开。

    但是牛头人猫德没有闪避,就在盾牌要击中牛头人猫德的那一刻,盾牌居然穿过了牛头人猫德的身体,或者说是牛头人猫德在这一瞬间闪开了盾牌有回到的原地,因为整个艾泽拉斯没有一个有生命的物体可以做到使自己的身体虚化。

    林刃绝不相信牛头人猫德与如此之快的速度,但更不相信他可以使自己的身体虚化。

    林刃又使出自己的所有本事砍出三剑,这三剑在林刃这个级别来说可谓是最完美的剑法了,但都被牛头人猫德一一躲开。

    看着林刃是剑法,牛头人猫德竟然吐出了一句流利的达纳苏斯语:“(达纳苏斯语)你剑法虽然犀利但还不够成熟,我来帮你历练历练!”

    这句话结束时,林刃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磨练。

    这一次即使在很久以后林刃站在这个世界顶峰时回想起来仍有一阵后怕。

    牛头人猫德还是定定地站在那,没有发起攻势,当牛头人猫德身上散发出一种气场。

    一种恐惧感攻向林刃的,这不是身体上的恐惧而是攻心的恐惧,林刃的手不断地颤抖着,甚至是他的盾掉在了地上,但是林刃却不敢去捡眼前的德鲁伊给他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是牛头人猫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也使得林刃不敢向前走半步。

    林刃绝不是泛泛之辈,他开始强行镇压着自己的恐惧,林刃举起他那颤抖的手,对着自己的脸就是一拳,这一拳没有任何的收敛,以至于林刃的脸上肿起了一大块。

    “(达纳苏斯语)想用剧痛来唤醒自己!果然是我看中的人!”牛头人猫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杀到林刃的面前,用他那恐怖的爪子在林刃的背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血痕给林刃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但是牛头人猫德分寸把握的非常好,他尽量减少他的招式带来的痛苦,也尽量不让林刃死去,看上去只是想要林刃看看什么自己的手段罢了。

    林刃作为暗夜精灵战士,身体有着很强的恢复能力,现在又有个奶妈想要死掉恨难,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一般人来说现在更加希望自己死去,摆脱这种痛苦。

    但林刃没有,他发觉牛头人猫德没有杀自己的意思,左手持剑右手持盾继续与你牛头人猫德战斗着。

    不远处,那个身穿金色盔甲的惩戒骑正杀了过来,林刃觉得希望出现了,惩戒骑和自己联手或许能抗衡牛头人猫德。

    可是呢?

    在惩戒骑接近的那一刻,他的心脏被牛头人猫德的爪子穿过,他甚至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嗝屁了。

    林刃见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他的意志也开始崩溃了,但是即便是这样他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战斗——即使战斗毫无章法可言。

    牛头人猫德终于停止了攻击,用他那流利的达纳苏斯语问道:“(达纳苏斯语)为什么你还能战斗!”

    “因为天堂在左,战士在右!我永远不会死!”

    “(达纳苏斯语)哈哈,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我叫萨拉杨,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说罢,萨拉杨搓着炉石离开了战场。

    这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离奇,不论是联盟部落都惊呆了,尤其是部落,他们中最强的牛头人猫德突然离开了战场,这是他们万万也没想到的。

    结果毫无疑问,联盟大败部落。

    但一直到很久以后他连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