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 月下美人,琴箫合奏

蛊真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qg.me,最快更新无限群芳谱最新章节!

    第27节 月下美人,琴箫合奏

    将饭碗顿在桌上,任盈盈冷若冰霜:“竹翁,你今日的饭菜也大失水准。”

    绿竹翁知道自己失言,只得缩了缩脑袋,表示失误。又劝道:“小姐,既然不若去游湖吧。今夜月如银盘,映照在湖水之上,必然美不胜收。”

    任盈盈张口就想辩驳,我哪里因为心情烦闷,吃不下饭了?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转身,少有地离开绿竹巷,来到洛阳附近最美最清幽的一处湖泊,舒缓心中烦闷。

    月明星稀,夜色如水。

    清幽的月光洒下,湖面上粼粼银光闪烁。湖岸边,柳树滴翠。任盈盈独自一人漫步在岸边,湖水的湿气打湿了她的绣鞋。今夜她一袭纯白长裙,面不罩纱,映衬着波光水色,她的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

    水为佩,风为裳,如同明珠着晕,美玉生光。她的长发在轻风中飘拂,她的倒影在波光里荡漾。但是这一切,只是让她的心中充满怅惘——琴箫合奏,世上哪里去找这一个人去?知音无踪,这日后的琴箫又如何弹奏的下去?

    停下脚步,沉醉的清风中,只余任盈盈空空的叹息声。惆怅、茫然……

    “叮叮咚咚……”夜月之下,冥冥之中,好像有琴音鼓动,飘渺的好像是九天之上的仙踪。

    “是幻听吧……”任盈盈苦笑着仰望当空的皓月,风吹动她的黑瀑长发,卷起片片情思,牵动点点哀愁。她独自站在湖边,任湖水在脚下缓缓波动,衣袂飘飘,婷婷袅袅,孤影一抹。

    但是!

    琴声渐渐连贯,好像是一首抒情诗飘荡在如水的夜色之中,越来越近。

    “咦?是谁在抚琴?”任盈盈惊疑地望向声源,但是眼力不及,漫漫夜色笼罩下,似有孤舟泛浪,朝这处缓缓行进。

    琴声渐近渐大,悠悠如风般自由,舒缓如水般流淌。任盈盈不禁沉浸其中,一时间好像置身在青山绿水之中,清寂风度,令她回味不已的同时,又在暗暗奇怪:“这是哪一大家谱的曲子,如此幽雅,想那弹奏之人必是心怀宽广,笑看风云之辈。”

    这琴音温润调畅、清迥幽奇,好像清泉涤垢,让人超然出尘,返朴归真。任盈盈刚想暗赞一声,但是随即琴声陡然一变,从温婉淡雅转为潇洒自得、沧桑透彻、甚至大气磅礴!

    琴声之中,哗哗哗的水声,一艘孤舟渐渐展露在任盈盈的视野当中。“这古琴,竟然能奏得如此大气!前无古人了!”任盈盈听得瞪大了双眼,对孤舟之上的来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之心。却见玉质一般的月光下,胡飞一身宽大的白色书生装扮,剑眉星目,白脸朱唇,正双手抚琴,慨然而歌!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

    一襟晚照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啦......

    千古绝唱,荡气回肠!

    我笑看红尘,我只记今朝,我沧海一笑。

    于沧海中一声笑,多少凡尘俗世至于胸外,闲看庭前花开落,漫随天外云舒卷……

    多情,风采!

    任盈盈讶然惊叫一声,一时间胸口好像被重重击了一下。然后随即被琴声、歌声席卷整个身心,徜徉在音乐的幸福海洋之中。

    这首《沧海一声笑》是用中国古代最简单的五个音符(宫、商、角、祗、羽)谱曲,非常贴切这个世界的时代背景。最重要的是,歌词中表达出来的意境,深深扣动了任盈盈的心扉,引发了她最深层次的共鸣!

    江湖儿女!

    滚滚黄沙掩去多少少年头,悲欢是非成败转眼成空,涛涛江河汹涌淘尽多少梦,万丈雄心如江海,落寞犹如夕照下拍遍栏干。寄情山水,寄一生与红尘俗世,世间红尘最逍遥!

    就好像是一束激泉,冲涤着任盈盈的心田。在她的心中烦恼的乌云消散一空,月光如银柱照下,一颗名曰爱情、痴情的种子迅速在土壤中萌发,长大,转眼间成为一棵参天的巨树!

    ……

    琴声渐歇,歌声亦毕。孤舟上,湖岸边,胡飞任盈盈二人,脉脉对视,眼神中是比刚才的歌声都要激荡的情感在交汇,交融。

    沉静良久后,胡飞首先打破沉寂:“婆婆,我谱的这首曲子可好?”

    “原,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任盈盈羞恼地跺脚,可爱娇憨的样子,哪里有平时一分大家闺秀的沉稳样子?她转念又一想:是了,胡飞这个家伙如此聪明,又怎么会瞧不出蛛丝马迹?只怕他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啦……

    胡飞推开跟前的古琴,站起身来,笑着邀请道:“今夜月色姣美,湖光清风,婆婆,请登船来。我们合奏一首笑傲江湖,岂不美哉?”

    任盈盈赌气:“谁和你琴箫合奏!”

    胡飞哈哈一笑,采取迅猛的主动攻势。他直接运转凌波微步,倏忽间,已经抱着任盈盈回到小舟之上。

    “你这大马猴,快放我下来!”任盈盈被胡飞抱在怀里,身子温软一片,却是没有半分力气挣扎……

    几多情,几番痴,都寄与一曲琴箫和鸣中。

    夜如丝……

    琴箫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