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巧言令色,翻云覆雨

蛊真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qg.me,最快更新无限群芳谱最新章节!

    第10节 巧言令色,翻云覆雨()

    胡飞面露震惊之色,旋即大喜,紧紧握住木婉清的双手,大呼小叫:“原来你是如此美法!真的不丑,也没有麻子呀。”

    木婉清到底是女人习性,被夸赞了容貌,心中便欢喜几分。又是胡飞真情晏晏的夸赞,心中顿时被幸福填满,娇嗔道:“我早先便说过的嘛,你却不信!”

    “信了!信了!娘子!”

    “夫……夫君……”木婉清颔首低头,一时间娇羞的红晕都爬上耳扉,哪里还有刁蛮任性的样子。

    两人正缠绵时,鳄神突然大发神经,要收胡飞为徒。胡飞可不是段誉,傻乎乎地拒绝,导致后来木婉清被抓走。而是直接点头答应,让南海鳄神大喜。

    “徒儿胡飞拜见师傅,愿师傅寿比南山,福如东海,独步武林,纵横无敌……”一连串的马屁拍上去,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岳老三立即被拍的全身乱颤,身心舒爽至极。只觉得虽然死了一个徒弟,但新收了胡飞,简直是天下第一桩大赚特赚的好买卖!

    “能够拜鳄神为师,不知道是小子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只是,徒弟内力全无,又过了学武筑基年纪,日后行走江湖,怕会给师傅您老人家丢脸啊!”胡飞舌灿莲花,拍得南海神鳄飘飘欲仙,突然话锋一转,语气哀怨表现出对将来的担忧。

    南海神鳄立即将胸脯拍的啪啪响:“好徒儿,莫要担心!为师的威名江湖中人谁人不晓!你要是遇上麻烦,便报上为师的名号!”

    胡飞的脑袋上立即挂上三道黑线:报上你的恶名,只会死的更快吧?他面现为难之色,委屈至极,又好似极不经意间说道:“若是有人能自愿传上5、6年的功力,徒儿也能勉强在武林江湖中生存了……”

    “嗨!这有何难!好徒儿,你怎么忘了你师父我呢!咱们这就下山,找一处客栈住下,为师来传你5年的功力!”一根筋的岳老三拍拍胡飞的脑袋,神色飞舞。

    “万万不可!这样一来,岂不是让师傅您……”胡飞做大惊状,眼泪则夺眶而出。

    南海神鳄扬起脑袋,大笑:“好徒弟,算你有良心!你不要担心,为师内功深厚,给你个50、60年的功力都没有问题!哈哈哈!”

    胡飞知道岳老三在这里胡吹大气,立即接上他的话茬,丢下一个台阶:“师傅,您老人家内功深厚,盖世无人可敌!不过,传给徒儿5、6年的功力就可以了。免的日后江湖中人都说我仗着师傅您的帮衬,同时也免得徒儿我练武懈怠了嘛。”

    南海神鳄刚刚说完,便有些后悔,他哪里有5、60年的功力来?听到胡飞这番话,心下狂喜,暗道这新收的徒弟可比前面的那位要懂事灵巧多了!立即装作苦恼的样子,摸着头发,为难地点点头:“也罢,也罢!念在你精诚学武的大毅力上,为师便只传你5年的功力。日后乖徒儿你一定要好好用功,莫要丢了为师的威名。”

    “是!师傅!”胡飞躬身作揖,眼角瞥了一眼木婉清,丢给她一个电波。却见佳人正微张着红唇,已经是被眼前这一老一少弄的哭笑不得,又对胡飞这段乱七八糟的胡言乱语心生感动、钦佩之情。

    “郎君为了我,甘愿栖身在这个恶人名下。真是苦了他了!不过他好厉害的伶牙俐齿,竟然将四大恶人之一的神鳄耍的团团转。却一点不像路上表现的那般木讷……”

    木婉清想到这里,顿时发现胡飞瘦弱的身躯上散发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他的眼神,一举一动就好像是致命的流沙,让她甘愿就这样陷进去,不想自拔。

    尔后便是剧情:南海鳄神听到发给自己的信号,暂时离开了胡飞。并在临走前嘱咐他在山脚下的村子的唯一客栈中等着他。胡飞自然也要做一些阴谋算计的准备,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他和木婉清结伴而行,下了山崖。又用从段誉身上搜出来的银两,在客栈开了一间房。拖着面色羞红的木婉清,便钻进了房门。

    “婉妹,来,亲个小嘴吧。”一关上门,胡飞便淫笑地一把抱住木婉清。

    木婉清武力远远超出胡飞,但是被他这般一抱,只觉得全身酸软,再也提不起劲来。娇叫道:“讨厌,现在还是青天白日,不要……”

    话还没说完,便被胡飞闪电般地偷袭了红唇,攻克了牙关,香舌也被胡飞捕捉到,纠缠在一起。同时又察觉到周身被一双手四处摸索,游走,传来酥酥麻麻的感受。

    “唔……”木婉清低吟着,怎么也推不开胡飞,情迷之间被胡飞抱到床上,又幽怨兼之羞喜地低唤了一声:“郎君……好郎君……”

    胡飞嘿嘿一笑,却不再继续突进,而是抽手后退几步站定,语气严肃地说道:“婉妹,我的好婉妹,我暂时稳住了那岳老三,却是绝对不愿意做他的徒弟的。刚才的妥协,都是为了你的安全。为了我们将来过逍遥自在的生活,下面你得处处听我的安排!”

    木婉清听了感动的眼泪盈眶,也自坐靠在床头,哽咽道:“夫君,我信你!我早就知道我的胡郎不是那种容易屈服的小人!婉儿都听你的!”

    胡飞握住木婉清的两双玉手:“好!等到南海神鳄传功给我的时候,我便暗做手段,等到我猛眨三下眼睛,你便突施暗箭,一举要了南海神鳄的老命!也算是为武林除去一害!”

    “恩!”初陷情恋的木婉清在胡飞面前,已经失去了思维能力。她也不问胡飞究竟有什么手段,能够让南海神鳄失足。只是单纯地相信他,毫无道理地信任他。

    这对奸夫淫妇当下便仔细策划了几多暗算的计划,以及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手段。木婉清又趁着这段时间盘坐在床上静静调息,胡飞则是拿出北冥神功秘籍来仔细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