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利维坦

诸生浮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qg.me,最快更新时空长河的旅者最新章节!

    “歼星武器正在降临。”

    “剩余时间2天23小时。”

    当苏子鱼的灵能意识化作一道心灵低语传遍整个星球时,位于数千公里外的虫巢基地内,某个类人型的虚影突然浑身一颤,随后散发出自己的心灵波动道:“你是谁?”

    “你在哪?”

    没有任何的回应传来。

    因为苏子鱼根本不敢连接这颗星球的位面泛意识,他只是将这道信息化作心灵低语传播了出去。

    这颗星球跟别的星球有点不一样。

    在这颗星球上并不是只有人类这一种智慧生命,理论上来说泛意识集合体是所有智慧生命的灵性汇聚而成,所以自然也包含了人类以外的智慧种族。泛意识只是一个生命的集体意识概念,由智慧生命体的心灵作为主导,因为智慧生命体的意识更强,人类的泛意识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

    通常情况下,单一种族智慧生命体的泛意识会更加容易成型,可是如果有多种族智慧生命体,那么泛意识就会包含一些相互冲突的部分。

    因为不同种族所形成的泛意识未必能完全融合。

    苏子鱼不太愿意跟泛意识进行连接,就是因为这颗星球上有一些人类以外的智慧种族。

    将意识同步连接到虫族的蜂群意识可不是一件好事。

    “虫母。”

    “基因种子已经运回来了。”这时一道脑虫的心灵波动传来。

    整个虫群内拥有自我意识的存在不超过三百,它们全部都是虫群的高阶作战单位,由蜂群意识作为主导,协助虫母控制庞大无比的虫群。

    “投入孵化池。”

    在确定无法连接到那个发出心灵低语的存在后,虫母的身影来到了中央的大厅内,在它的身后有一根血肉管道连接着大厅,这幅类人的躯体只不过是它为了行动方便制造出来的躯壳,并非是它真正的本体。

    “是。”脑虫回应道。

    很快。

    天空中浮现了一个宛如抱脸虫般的怪物,它缓缓地下降高度,在大量的尖刺飞龙的护卫下落在了虫巢内部。

    此时的虫巢已经是上升到了地面上,数不尽的工蜂正在忙碌着搬运物资,处于基地旁边的孵化池是一个流淌着暗红色液体的巨大池子,其中散发着一股极为特殊的生命能量,无数的虫群就是在这附近开始基因突变的。

    砰。

    孵化池内突然掀起了波浪,伴随着一具空洞的无头尸体被扔进了孵化池内,很快庞大的能量与养分便被注入了其中。

    肉眼可见。

    在孵化池的中央出现了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血肉疙瘩,它宛如心脏般缓慢而有力地跳动着,散发着一股独有的能量力场。

    “10级灵能波动。”

    “足够了。”

    虫母的身影在菌毯上滑行而过,它的表情有一丝亢奋,喃喃道:“这颗星球上最强的星际战士的基因种子。”

    “应该足够作为利维坦的基因核心了。”

    滴滴答答。

    这时一旁的腔体内钻出来了一个上身皮肤非常光滑,宛如蛆虫,下半身有着许多节肢的生物,它缓缓道:“虫母。”

    “天灾的基因种子上有虚空的污染。”

    “利维坦成型后,有可能不受我们的控制。”

    虫母缓缓地转头看了一眼对方,在它强大的灵能威压下,对方屈服地低下头颅,只见虫母缓缓道:“它会屈服的。”

    “因为它也是虫群的一部分。”

    “动手吧。”

    “将基因种子植入利维坦的脑部!将整个虫群的养分供给给利维坦幼虫,我需要它在两天之内成型。”

    那个宛如蛆虫般的生物俯身道:“是。虫母。”

    很快。

    在一大群模样有点奇怪的异虫搬运下,那个巨大无比的肉瘤器官缓缓地运到了最中央的肉茧旁,伴随着暗红色的血肉逐渐分割,它们将这颗种子植入了利维坦幼虫庞大的躯体内。

    咚咚咚!

    沉闷的心跳声响起。

    “植入完成。”

    “开始供给养分!”

    虫巢基地内,沿着青紫色的菌毯,数不尽的血肉管道逐渐生成,然后一直延伸到了中央的巨茧上,大量的养分物质被供给到了利维坦幼虫的内部。肉眼可见,在虫群的最外围,一些血肉建筑和器官腔体开始一点一点枯萎,整个虫巢的能量都在被注入其中。

    “植入孵化腔体!”

    “植入孢子轨道腔体!”

    “植入中央控制室!”

    一道道的命令被下达,肉眼可见利维坦幼虫的躯体开始迅速膨胀,最开始只不过是一两百米的长度,可是很快就已经长大到了接近一千米,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因为利维坦的躯体依旧还在不断地膨胀,逐渐地将一些血肉器官也容纳到了其中。

    “不够。”

    “还远远不够。让蜂群继续收集养分,消灭附近的所有血肉生命。”虫母冰冷的命令下达:“利维坦需要更多的养分。”

    在虫巢的中央区域。

    肉眼可见,一个宛如山岳般的巨鲸生物正在逐渐成型,它身上散发出的灵能波动也越来越强,从一开始的1级灵能波动,逐渐上升到了5级,6级,7级,并且还在不断地上升着。伴随着灵能波动的强化,它庞大无比的身躯也开始渐渐升空,最终整个躯体都悬浮在了虫巢的上方,而下方则是密密麻麻数以万计的给它供给养分的血肉管道。

    与此同时。

    已经飞出了赤道范围,到达了一片海域上空的苏子鱼,也突然接到了时空监察者的提示。

    “接受到未知时空信号!……”

    “信号来自时空守护者!……正在转化!……”

    苏子鱼表情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他用意识连接到了这个时空信号,随后一段意识信息传递了过来:“坚持住。”

    “援军马上赶到。”

    真的连接上了?

    苏子鱼此时突然就松了一口气,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但是现在却有点不一样,因为他终于找到组织了。时空监察者所面对的敌人都非常强大可怕,按理来说也不应该只有他一个人,监察者的职责更加接近于巡视各个晶壁系位面寻找污染源,清除污染源应该还有其他人负责协助。

    唔。

    就当苏子鱼为收到援军的信号而精神一振时,突然间方舱内传出来一声低语,紧接着舱门被打开,心灵预警响起,随后伊莎贝拉女皇的身影直接冲了出来,朝着他凝声道:“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个虚拟舱?”

    对方并没有发动袭击,所以苏子鱼只是警戒地后退了半步,沉声道:“反抗军从一个星界商人手中买的。”

    “它有什么问题吗?”

    伊莎贝拉女皇的脸色颇为凝重,她视线下移看了一眼苏子鱼手中的心灵权杖,眉头蹙起,表情中透露着一丝克制与忍耐,缓缓道:“里面的一个游戏,它的主角叫做爱德华。”

    “我的祖先。”

    “那个变成天灾的怪物,他也叫做爱德华。”

    说到这,伊莎贝拉女皇停顿了一下,声音略微有一丝颤抖,沉声道:“我被里面的一个小丑杀死了三次。”

    “那个小丑的面具,我在先祖的储藏室里面见过完全一模一样的。”

    什么?

    伊莎贝拉女皇的话让苏子鱼脸色一变,他稍微地回忆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道:“你是说那个游戏的主角?是你的祖先?爱德华一世?”

    “对。”伊莎贝拉女皇轻轻点头,抬手将身上的衣服扯了扯,遮住了胸前的一抹白色,表情透着一丝怒意道:“是你脱了我的衣服?”

    刚刚苏醒还没发现,现在她才意识到身上的衣服不对劲。

    “应该说,是我拿走了自己的战利品。”苏子鱼的表情很平静,看着眼前的伊莎贝拉女皇道:“包括你也算是战利品。”

    ——“静电场。”

    一丝丝微弱的电弧在苏子鱼的身上跳跃。

    在经过虚拟舱的休息后,伊莎贝拉女皇身上的灵能波动暂时恢复了不少,帝国人都有一个精神阀值,这个精神阀值决定了他们在外界活动的时间,看起来伊莎贝拉女皇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的精神,至少暂时可以抵抗外界的心灵低语。

    “10级灵能者!?”伊莎贝拉女皇神色凝重地后退了半步,皱眉道:“是你?”

    “你是反抗军的人?”

    苏子鱼摇头道:“不算是。我严格来说只是一个过路的旅人。”

    “但是在这里惹了一点麻烦。”

    现在的伊莎贝拉女皇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因为对方身上的灵能增幅装置已经被苏子鱼给拆掉了,而且没有星际战士的装甲,没有纳米作战服,眼前的女人身体素质最多也就是普通猎魔人的水平,根本和他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当然,如果真的动手的话,破坏是肯定难免的,这个飞行舱估计是保不住了。

    伊莎贝拉女皇脸上的怒意越来越明显,隐隐约约的灵能波动浮现,但是在她忍着怒意深吸了一口气,顺带崩开了一个扣子后,她的表情却渐渐平静了许多,伊莎贝拉女皇面无表情地将扣子重新扣上,注视着眼前的苏子鱼突然问道:“是你抑制了我的精神反噬?”

    “对。”苏子鱼点头道。

    伊莎贝拉女皇的表情有一丝刻意掩饰的惊喜之色,追问道:“用什么手段办到的?”

    “秘密。”苏子鱼摇头道:“而且我也只是暂时抑制你的心灵污染,你的身上有灵能飞升的烙印,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清除掉。”

    伊莎贝拉女皇很敏锐地追问道:“那非常规的手段呢?”

    “还是秘密。”苏子鱼耸了耸肩道。

    他想了想道:“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动手,你一旦动手,心灵波动就会冲破我施加的封印,然后你又会被那诡异的低语所折磨了。”

    “再来一次我未必能救得了你,大概率你会变成一个发疯的失心者。”

    “安安静静的当个俘虏不好吗?”

    “我就只想让你帮忙找个东西,不会伤害你的。”

    伊莎贝拉女皇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苏子鱼,似乎是在猜测他的真实身份,过了片刻后,她姿态颇为高傲道:“你想要什么?”

    “我是帝国的女皇。”

    “只要你愿意效忠于我!”

    “不管你想要什么,无论是金钱、地位、美人,还是别的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居然还想让我纳头就拜?

    你的气场还不够啊!

    苏子鱼差点给眼前的女人逗笑了,他轻轻地抬手一点,面前的伊莎贝拉女皇便是闷哼了一声,表情略微有一丝痛苦,因为她又听到那诡异的虚空低语,只见苏子鱼平静道:“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感兴趣。”

    “我就只想找一艘星际飞船。”

    “东西到手了。”

    “我就放你离开。”

    目标不是污染体,苏子鱼并不打算太为难她。

    不过星际飞船肯定还是要的,好不容易来到了一个高文明等级的位面,肯定得多做一点准备,而且万一情况不对还能有办法撤离。

    星际飞船?

    听到苏子鱼的话,伊莎贝拉女皇表情略微一变,接着似笑非笑道:“星际飞船?”

    “帝国现在可以进行星际航行的飞船全部都在帝都内。”

    “没有皇室的基因印记,任何人都无法开启。”

    “我就算敢给,你敢跟我去拿?”

    “况且你一个人根本控制不了星际飞船。”

    苏子鱼看着对方的表情,借助读心术判断着对方所说的事情真假,读心术感知的是外层思维,人的思维其实是很发散的,读心术并不能完全读取一个人的思想,尤其是面对灵能者的时候。

    “当然敢。”苏子鱼点了点头道:“至于能不能开走,那是我的事情。”

    对方没有说谎。

    帝国手中掌握着极其独特的基因编码技术,一些帝国骑士的光刃都有基因锁定,星际飞船上估计也一样有基因编码。

    “那么成交。”伊莎贝拉女皇的视线又落在了苏子鱼手中的心灵权杖上,她深深地看了权杖一眼,缓缓道:“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赎回这把权杖?”

    她还想把这柄心灵权杖要回去?

    伊莎贝拉女皇好似并不在意那被苏子鱼剥掉的星际战士装甲,可是对于这柄心灵权杖她却是相当的在意,视线已经连续落在上面很多次了。

    “这个吗?”苏子鱼迟疑了一下,缓缓道:“这个战利品我打算自己留着。”

    “当然。”

    “要是你能拿出来同等价值的东西,我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伊莎贝拉女皇脸上的怒意越发明显,但是她在心里提醒了一下自己现在是对方的俘虏后,表情又平静了不少,帝国至今还实行着奴隶制度,封建时期的一些贵族习俗依旧有所保留,只见她缓缓道:“很好。”

    “我绝对会付出让你满意的赎金。”

    作为帝国的女皇,哪怕是被人俘虏了,她也依旧维持着自己的骄傲。

    但是她似乎忘记了一点。

    那就是在她决定执行这次行动前,她已经指定了一个皇位继承人。

    一场政变已经悄然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