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芙莉德修女

诸生浮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qg.me,最快更新时空长河的旅者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的不死人有很多很多。

    苏子鱼刚刚遇到的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且还是比较弱的一个,他绝对不会怀疑不死人的实力,因为历史上那么多的薪王都被拿去放在初始之火上烧了一遍,这就已经可以证明太多的事情了。自从传火仪式开始以来,不死人还从没有失败过,苏子鱼绝不可能因为轻松战胜了一个不死人就轻视他们的实力。

    混沌魔女,白龙希斯,墓王尼特,这些初火时代获得过王魂力量的强大存在,还不是一样被不死人拿去初始之火上烧掉了?

    他们连这个世界的神族都烧过很多次。

    就在苏子鱼的眼皮底下,霍克伍德的尸体逐渐化作了灰烬尘埃,他的血肉骨骼直接就原地分解了,变成了一抹灰蒙蒙的尘土。据说最初的王魂获得者,也是从黑暗的淤泥中诞生的生命。这种被称呼为‘无火的余烬’的存在非常特殊,苏子鱼可以感觉到他们不是常规的血肉生命,更像是一种位面法则所演化出来的特殊生命体。

    资料中说他们曾经也被放在火里面烧过一次,只是现在已经连作为柴薪的资格都没有了。

    “法兰大剑(奇物):由深渊监察者们所使用的特殊武器,由大剑与奇特的短刀组成,不过这套装备的短刀部分已经遗失。法兰的不死队拥有狼血的力量,当他们挥舞法兰大剑时可以轻易地打乱敌人的攻击节奏。可以通过特殊的宝石进行强化。”

    这是一件比较普通的奇物。

    苏子鱼拿起来挥舞了一下,感觉重量还行,但是质量比不过他的陨星长剑,不知道强化后会怎么样,他目前也不太懂这个世界的强化方式。

    修道院这边基本上已经探索完了。

    苏子鱼也没打算留在原地等那些不死人找上门来,他稍微停留了一下便准备离开,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就是随便找个方向走走看,看看能不能遇到人类生活的城市。

    因为被这个世界锁定成为了薪王,苏子鱼最初的目的也发生了变化。

    最开始。

    苏子鱼是打算进入这个位面后看看能不能触发主线任务,他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弱了,要是可以触发主线任务的话,他就试试看能不能帮这个世界一把。

    但是现在还说个屁啊!

    他都被认定为薪王了,一堆的不死人想要把他的脑袋拿回去烧掉,以主线任务为目标是肯定不可能的了,苏子鱼的第一目的已经转变成为了‘生存和探索’,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狩猎一些源力值,收集一些灵魂的力量,直到时之沙漏驻留的时间结束为止。

    传火是不可能传火的。

    苏子鱼可以为了帮助一些世界冒生命危险去跟那些恐怖的邪物与畸变体战斗,但是他绝不可能会去进行什么狗屁的传火仪式,把自己放在初始之火里面烧一遍。

    这完全就是两码事。

    在离开了修道院后,苏子鱼进入了一片空旷的荒野中。

    这个世界跟其他的世界很不一样,苏子鱼几乎看不到什么农田,也没有什么开垦耕种的痕迹,也就是说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可能是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面,这个世界的原住民都没怎么种植农作物。

    这背后代表的意义很严重。

    耕种就意味着食物的产出,是生命繁衍延续所必须的资源,但是如果连食物都不怎么需要了,这个世界的情况就非常非常严重了。

    大概是半个小时后。

    苏子鱼的视线内除了单调的一块块墓碑外,终于是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一个挂在一颗枯死的老树上的铁笼子,笼子里面关着大量的干尸,在经历了漫长的暴晒后几乎全部都缩水了,曾经似乎是有剧烈挣扎过的痕迹,树皮上都被挠出来了一道道的爪痕。

    “全部都死掉了。”苏子鱼走了过去。

    他看到了一团微微发光的灵魂,在伸手触碰后立刻便获得了提示。

    ——“一团即将消散的不死人灵魂(可炼化):炼化后获得20点的能量值。”

    这里面关的是不死人。

    应该是那些完全失去了人性而发疯的不死人,在不死人的瘟疫出现后,这个世界的王国头疼了很久,越来越多的不死人变成了疯子,最开始还可以抓住关起来,可是后面却完全无法抑制了。在最近的这上百年时间里面,为了解决掉这些完全失去人性的不死人,幽邃教堂的人干脆拿他们去喂艾尔德利奇,也就是那个喜欢吃人的怪物,如今的‘幽邃圣者’。

    不死人并不是完全不会死的。

    他们复活的次数是有限的,每死亡一次人性就流失一部分,彻底流光人性后就会变成发狂的游魂,再多杀几次差不多就能干掉了。

    但这种事情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要初始之火的力量不断衰弱,不死人还是会不断出现,并且越来越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苏子鱼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荒野中游荡了大半天的时间,路上倒是见到了一个废弃的城镇,可能废弃的时间已经超过数百年了,也就是说里面就连发狂的游魂都没几个。

    全是墓碑。

    也只剩下来了一排排残破的墓碑。

    终于。

    苏子鱼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在他的视线内终于是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龙!

    一头巨龙的尸体。

    这头巨龙比苏子鱼过去见过的龙类体型要庞大许多,长度大概是在五十米左右,展翼接近三四十米,这头巨龙的皮肤是红棕色的,身体表面并没有看到什么龙鳞,倒是有一些角质层般的尖刺,狰狞巨大的龙头旁边是一滩已经干涸的黑色血迹,人类跟它相比渺小的几乎可以忽视。

    巨龙坠落在接近半山腰的位置。

    当苏子鱼的身影腾空而起时,他可以看到一柄巨大无比的长矛,金属长矛几乎完全洞穿了巨龙的胸腔,它应该是拖着伤势飞了很远后才断气坠落在了这里。

    死亡的时间无法确定。

    但是巨龙的尸体并没有严重腐朽,相反只是干瘪了下去。

    “这武器根本不是普通人类能够用的吧?”苏子鱼纵身一跃跳上了巨龙的尸体,在他的眼前是一杆沉重的金属标枪,上面有暗金色的花纹,还有一个奇特的好似徽记般的图案,仅仅是外露出来的长度就有接近三米多,这还不算那些刺入了巨龙身体内的部分。

    咔。

    苏子鱼伸手握住了眼前的金属标枪,随着他缓缓地发力,一柄长达六米的全金属标枪被他一点一点地拔了出来,标枪的直径接近六厘米,重量估计有二三百公斤左右,能够用这么重的金属标枪击中天空中的巨龙,可以想象标枪的主人拥有何等恐怖的实力。

    轰!

    苏子鱼拿着这柄标枪掂量了一下,随即他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前足踏出,弓身跨步,伴随着全身的肌肉爆炸般隆起,苏子鱼猛喝一声将手中的标枪投掷了出去。

    一声炸裂般的巨响传来。

    大概是一百二十米外,远处的山石崩裂飞溅,这柄金属标枪直接扎入了山体内,外露出来了大概三分之二左右。

    “用这个标枪的人力量比我还强?”

    “应该不是人类吧?”

    很好。

    又获得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这个附近有能够屠龙的强者,并且力量非常的恐怖,苏子鱼就算是佩戴着火巨人之力都没有他那么恐怖的蛮力。

    肉体的力量超过了巨人?

    是这个世界的神族吗?

    这头巨龙是被一击毙命的,身上其他的伤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苏子鱼用灵性感知了一下龙血,已经流失了全部的活力,不能再作为龙血洗礼的材料了。

    大老远过来总不能空手,他拔出陨星长剑砍下来了一枚龙牙。

    太多拿着不方便,这头巨龙超过了六十吨。

    铛。

    就当苏子鱼走过去将那柄金属标枪拔了出来,准备路上稍微研究一下时,不知道何时附近刮起了一阵寒风,随后在他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个穿着修女服的女性身影。

    一双赤裸的双足轻轻地踏在冰冷的巨龙尸体上。

    对方就站在苏子鱼一百米开外,手中拎着一把巨大的镰刀,垂落的兜帽看不清面容,只有一缕缕随风飘荡的发丝。

    “无名的王者啊!”

    这位修女打扮的女性非常礼貌地躬身行礼,将一只手抚在胸前,用柔和平缓地声音道:“来自隆道尔的芙莉德向您问候!……”

    又是这个开场白。

    苏子鱼的眉头瞬间皱起,铿锵一声将扎入山体内的金属标枪给拔了出来。

    对方的瞳孔微微缩起,因为她看到了苏子鱼就好像是很随意般地抛了抛手中长达六米的金属标枪,作为一个女性她很清楚这是何等惊人的蛮力。

    “又是一个传火祭祀场的余烬?”

    苏子鱼皱着眉头注视着眼前的修女,缓缓道:“我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旅人。”

    “并不是什么王者。”

    “你们能不能不要再找我的麻烦了?我并没有兴趣去当什么薪王!对你们也没有任何的恶意!”

    “你们就不能不要再打扰我了吗?”

    我他妈真是醉了。

    老子都跑出去了这么远,怎么这些不死人还能找到自己?

    到底什么是王魂的光辉?

    他们怎么老是能锁定自己的位置!

    苏子鱼可以感觉到眼前的修女要比那个霍克伍德强大太多太多了,仅仅是灵性的感知就可以判断对方至少是一位传奇级别的存在。

    要面对的如果全是这种级别的敌人,就算是他也只能亡命天涯到处跑路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

    对方能复活,可是苏子鱼却不行。

    “这个世界的延续需要您的力量!……”芙莉德修女好似比上一个余烬要更容易交谈一些,她缓缓道:“如果您愿意自行前往传火祭祀场的王座,那么我们自然不需要战斗。”

    自己送上门去让你们烧掉吗?

    苏子鱼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道:“那就是没得谈喽?还是要打一架!”

    话音落下。

    嗡!

    伴随着破空的音爆声,苏子鱼猛地将手中的金属标枪投掷了出去,那柄标枪化作一道银光飞射而出,瞬息间飞出去百米远,在沉闷的巨响声中再度钉入了那头巨龙的尸体内。

    芙莉德修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对方的反应速度很惊人,在苏子鱼刚有所动作时便已经躲开,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只能够模糊感觉到一些飞速移动的痕迹。

    “隐身?”

    “有点意思!”苏子鱼轻轻一抬手,陨星长剑自动出鞘落入了他的掌心内。

    这个敌人很强。

    比刚开始的霍克伍德要强大太多了,苏子鱼不太好判断对方的位置,难怪一开始见到这个修女时是光着一双脚丫子,原来她还拥有隐身的能力。

    不对!

    不单单是隐身的能力,她甚至可能是拥有短距离传送的能力。

    无法捕捉移动轨迹。

    感知不能完全锁定目标。

    伴随着一缕缕的寒风,苏子鱼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些飘落的雪花,这是超自然的力量,对方还拥有控制寒冰的能力。

    想不到我也有一天要头疼隐身的敌人。

    一道寒光闪过!

    突然间在苏子鱼的右侧身后位置,一道娇小但却矫健的身影浮现,巨大的镰刀上带着一片微微发光的冰冷寒霜,在飞舞的冰雪中突然斩向了苏子鱼的腰部,凌厉的刀光破开了空气,可是却并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在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移动轨迹下,对方完全就好似凭空出现般发动了袭击。

    ——“灵能防护力场!”

    铛!

    苏子鱼手中的陨星长剑化作一道流光击中了对方的武器,但是他自己却是迅速地拉开了距离,同时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隐身?

    巧了。我也会!

    来啊。

    捉迷藏啊。

    苏子鱼一招手陨星长剑便是自动飞了回来,而在一击不中后,对方的身影也是迅速后退,当看到苏子鱼的身影也突然消失完全隐身后,眼前的芙莉德修女表情稍微愣了一下,接着便是双手握紧镰刀,在挥舞的一瞬间掀起一片风雪,伴随着未知力量的涌动,一层晶莹的寒冰迅速朝着前方蔓延,化作一道道的尖刺,足足延伸出去了数十米的距离。

    苏子鱼并没有现形,可是飘荡的风雪中显露出来了一个朦胧的轮廓。

    “找到你了!”芙莉德修女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一个腾身消失在了视线内。

    噼里啪啦。

    天空中突然炸响了一道雷光,芙莉德修女以比一开始更快的速度倒退,落地的瞬间身体还在微微地颤抖。

    苏子鱼的身影也是缓缓落下。

    他随手取下了隐身斗篷,表情凝重地注视着对方,他的潜行能力好像没有这个修女厉害,躲猫猫他居然玩不过对方,那看起来就只能正面硬钢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