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是薪王

诸生浮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qg.me,最快更新时空长河的旅者最新章节!

    这个人很奇怪。

    当苏子鱼注视他时,看到的只是一副空洞的躯壳,灵魂的存在就好像是若有若无,那是一种自己暂时无法理解的状态。

    要取走我的脑袋吗?

    为什么他会称呼我为不知名的王者?

    自己难道忽视了什么?

    法兰的霍克伍德?

    法兰应该是一个地名吧?霍克伍德估计是这个人的名字?

    无火的余烬是什么?

    图书馆里面并没有详细的记录?好像是一种不死人?

    “你为什么要我的脑袋?”苏子鱼皱着眉头将手按在了剑柄上,注视着眼前一步一步逼近的男子,对方的身上有一股很强烈的杀气,一看就是经历过无数次搏杀的老兵。

    不过光靠这一点,可无法击败如今的苏子鱼。

    他面对的敌人也同样不少,甚至直面过一些不可名状的恐怖!

    一步步逼近的霍克伍德似乎是并没有什么继续交谈的兴趣,他的目光很坚定,在距离拉近到了三十米左右时,整个人突然开始加速,行动相当的迅捷,在大概十五米左右时突然跳跃了起来,抡起那把浮现出淡淡火光的大剑便是一招势大力沉的重下劈。

    轰!

    地面上出现了一道龟裂的痕迹,坚硬的石板直接化作了粉末。

    嗯。

    这个家伙的力气很大。

    苏子鱼稍微挪动脚步,横移了半步避开,手依旧按在剑柄上没有动,只是歪着头打量着对方,他很好奇这个人的灵魂去哪里了?

    或者说是藏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灵魂都快不见了?他看起来神智还挺正常的?

    狂风呼啸。

    一点点的火星蔓延。

    在一招重劈落空后,霍克伍德的表情稍微有一丝惊愕,但随即便是挥剑横扫,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回旋中,炸裂的火星略微阻挡了视线,当他试图再度寻找苏子鱼的踪迹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大剑好似沉重了几分,视线一移动,刹那间瞳孔便不由缩起,因为他看到了那个男人正站在了他的剑刃上。

    “你是不死人?”

    “就这点本事也想要我的脑袋吗?”苏子鱼在对方挥剑时轻飘飘地后移,低空滑行了十多米后落地,缓缓道:“是谁派你来的?”

    “他怎么知道我在这?”

    “不对。”

    “应该说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为什么要我的脑袋?”

    轰。

    霍克伍德咬咬牙挥舞着大剑再度劈来,这次他好像是命中了目标,但是很快他便发现自己击中的只是一道幻影,一根腰部粗细的沉重石柱被他直接斩断,而苏子鱼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数米外,神色轻松的好似闲庭漫步。

    “这就是薪王的实力吗?”

    这位来自法兰的霍克伍德好似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一般,握着大剑的双手都略微有一丝颤抖,喃喃道:“呵呵!真是可笑!……”

    “就凭我们这些无火的余烬,又怎么可能击败强大的薪王呢?”

    薪王?

    在听到对方的喃喃自语时,苏子鱼的心中突然就咯噔了一下。

    不知名的王者?

    薪王?

    等等!

    我是薪王?

    卧槽!

    才刚刚翻阅过图书馆资料的苏子鱼当然知道‘薪王’二字所代表的含义,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形的柴薪,专门为传火仪式举行所准备的祭品,燃烧薪王补充初始之火的力量,以达成延续火之时代的目的。

    眼前这个自称‘法兰的霍克伍德’的家伙就是来猎杀他的不死人,目的就是将他的脑袋带回去当做传火仪式的柴薪!

    到底是哪里不对?

    为什么自己一进入这个世界就变成了他们口中的薪王?

    时空监察者系统在进入时也出现了异常,想必当时的异常跟现在他薪王的身份有关系。

    等等。

    难道是位面泛意识?

    这个位面的泛意识已经是饿疯了吗?居然把他也列入了薪王的行列?

    苏子鱼的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在对这个世界有所了解后,他在这些纷乱的信息中隐约猜到了一点东西。

    那就是他太强了。

    但是又不足够强大。

    因为苏子鱼自身已经进入了传奇领域,身上又积累了一部分的神性值,在进入这个世界时,成为了某个存在,极有可能是位面泛意识,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眼中的口粮,也就是举行传火仪式所必须的薪王,对方极有可能渴望他身上的神性力量,甚至是在他刚刚进入时便锁定了他,直接依靠位面法则的力量对他进行了一部分的同化。

    所以苏子鱼这次才会在棺材中苏醒。

    所以苏子鱼醒来的时候,才会听到那声诡异的钟声。

    他是薪王!

    为了延续火之时代所必须的柴薪,那个将他打上薪王标记的未知存在,甚至是通过了某种力量,或者是某个特殊的势力,正在锁定猎杀他,目的就是把他扔到初始之火里面去烧掉。

    或者说是用吞噬更加合适一点。

    眼前的不死人就是为他们服务的利刃,在过去的历史中,如果有薪王不愿意履行自己的使命,那么不死人就会蜂拥而至,直到将那个薪王的脑袋带走。

    你大爷的!

    苏子鱼经历过那么多的世界,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这个世界是不是有坑啊?

    他以往进入任务位面,还从未被如此针对过,要知道时空监察者的第一任务就是想办法拯救那个世界,消除那个世界的污染腐化,基本上不存在被位面泛意识所针对的情况。

    但是这一次,他却变成为了薪王,一个献给初始之火的祭品。

    自从传火仪式开始以来,漫长的上万年岁月中,还没有哪个薪王可以拒接自己的使命,即便是有薪王逃避传火仪式,最后也会被不死者们取走脑袋。

    无一遗漏!

    传火的仪式迄今为止从未失败过,也就是说只要是被选中为薪王的存在,最后都会被扔到初始之火里面烧了一遍。

    这简直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随着苏子鱼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他身上的杀气也变得越来越浓郁,一股阴郁的气势让人好似喘不过气来,甚至是在他的身体表面隐约浮现了一丝丝的电流。相比之下,不远处的霍克伍德好似失去了自身的斗志,他的瞳孔略微有些涣散,表情十分的沮丧低落,不过他依旧没有放弃战斗,就好像是带着一丝奢望般,再度挥剑斩向了眼前的苏子鱼,期望自己可以给他带来一丁点哪怕是一丝的伤害。

    铛!

    陨星长剑化作一道寒光飞出,苏子鱼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挪动脚步,而眼前的霍克伍德却是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一只握着大剑的手掌直接斩落,大剑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是谁告诉你我的位置?”苏子鱼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霍克伍德的面前,一个膝撞将对方打得好似弓起的虾米,甚至可以听到一丝清脆的骨骼断裂声。

    啪嗒。

    霍克伍德的身影倒下,随后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胸前,那只脚就好似有着千钧之力,他一番挣扎居然都站不起来。

    这就是薪王的力量吗?

    真是可怕啊!

    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自己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果然传火祭祀场的那群白痴就是在痴人说梦!一群无火的余烬怎么可能击败如此强大的薪王?

    “是谁派你来到这里的?”苏子鱼皱着眉头加重了一点力道,对方的痛觉好似很微弱,明明肋骨都快被踩断了,可是他却依旧没有太多痛苦的表情,最多也就是脸上看起来要更加沮丧一些。

    “咳咳。”苏子鱼脚下的霍克伍德略微咳嗽了一下,接着用一种十分低落的声音道:“传火祭祀场。”

    “防火女预言了未知薪王的降临。”

    “传火祭祀场让我们把你的脑袋带回去!……咳咳!……你身上有王魂的光辉!……不死人总会找到你的!……”

    说着说着,眼前的霍克伍德气息逐渐微弱,还没等苏子鱼反应过来,他就直接死掉了。

    一团幽蓝色的微光浮现。

    当苏子鱼伸手接触到这团幽蓝色的微光时,眼前立刻便浮现了一排提示。

    ——“一小团杂乱的灵魂(可炼化):这是一团杂乱的灵魂,其中包含了许多种不同的怪物,不死人将这些灵魂吸入体内通过特殊的仪式壮大自身的力量。炼化后获得150点能量值。”

    比那个活尸化的主教要强不少。

    苏子鱼直接将那团灵魂收了起来,随后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尸体,在对方死去的同时,他感觉这具尸体里面好似有什么东西流失了。

    这下子可麻烦了!

    他居然被这个位面锁定成为了薪王!

    王魂的光辉?

    该不会是指神性的光辉吧?

    现在估计有不少的不死人都想要他的脑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苏子鱼还没有什么头绪,但恐怕必须得好好思考一番了。

    与此同时。

    在一座无比古老的祭祀场内,最中央的位置点燃着一簇篝火,上面插着一把奇特的螺旋剑,正上方则是五个巨大的王座,不过此时在这些王座之中,还有第六个新的王座刚刚完成不久,这个王座正好位于其他五个王座的上方。

    整个祭祀场内空荡荡一片,好似其中并没有多少的活人。

    此时在最中央的篝火旁,一些若有若无的灰烬飘荡了起来,不远处则是一位打扮好似修女般的美丽女性,她的头部佩戴着如同王冠一般的银白色的华丽眼罩,将一双眼睛完全遮住,光洁的下巴依稀可以看出脸型,似乎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性。

    防火女。

    传火祭祀场的管理者。

    在篝火旁,在飘荡的灰烬中,一个人形的轮廓逐渐浮现。

    原本静静站在传火祭祀场角落里面的防火女微微侧头,好似是看了一眼般,随后重新收了回来,微微低头仿佛是在祈祷。

    “太可怕了!”

    “太强大了!……这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战胜的敌人!……”

    霍克伍德的躯体在篝火旁逐渐浮现,他的表情有一丝恐惧,神色越发的沮丧,喃喃道:“薪王根本就不是无火的灰烬所能够战胜的!……”

    “幸好我早就准备了自杀的手段。”

    “要是被他杀死的话,恐怕我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了吧?……估计会直接变成无意识的活尸吧……”

    他闭目好似在感知什么一般,喃喃道:“不能再死了!……”

    “再死一次的话,估计会真的疯掉吧!……人性已经所剩无几!……暗黑之环会将我的灵魂彻底吞噬的!……”

    霍克伍德坐在传火祭祀场的角落里面喃喃自语着,他原本一身颇为华丽的装备已经消失了,身上只剩下来了一件灰蒙蒙的好似灰烬般颜色的单薄衣服,那看起来并不像是真正的衣服,倒像是某种法术的造物,就好像是他在篝火旁复生的躯体一样。

    哒哒哒。

    霍克伍德就好像是完全失去了斗志一般,半瘫半蹲坐着留在了传火祭祀场的一角,整个人都散发着无比颓废沮丧的气质。

    他好像是并不想再出去了,甚至有一种要老死在这里的打算。

    哒哒哒。

    一阵轻柔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霍克伍德早就听到了这个脚步声,似乎是一位女性,因为脚步声非常的轻柔,但是他根本就懒得抬头去看,只是沉寂于自己的内心世界中,一直到对方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他这才略微抬头望了过去。

    一位修女。

    同样是一个无火的余烬。

    霍克伍德一眼就辨认出来了对方是自己的同类,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灰蓝色与白色相间的修女服,手指显得非常白皙修长,双足赤裸地走在地面上,腰间缠绕着一根细碎的银灰色锁链,灰黑色的头罩头饰遮住了她大半的面容,只能够看到一张面部轮廓柔和但却神色非常冷漠的脸,平静的瞳孔中好似蕴含着一丝微弱的光,她的另外一只手上拿着一柄巨大的镰刀,冰冷的寒光几乎划到了霍克伍德的脖子上。

    这个修女用非常平静柔和的声音道:“你已经见过了那位不知名的王者?”

    “他的实力如何?”

    霍克伍德皱眉抬头看着对方,语气有些嘲弄道:“你又是谁?”

    “我是来自隆道尔的修女芙莉德。”这位面容姣好的修女微微欠身,似乎是很有礼貌的样子,估计是以前接受过相当良好的教育,她平静道:“我正在找那位不知名的薪王!……”

    一缕寒光划过。

    在这位修女轻挥那巨大的镰刀时,无形的白色波纹直接将空气也撕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