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能有什么问题呢?】

跳舞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qg.me,最快更新稳住别浪最新章节!

    第四百六十八章【能有什么问题呢?】

    那人却已经缓缓的起身走了过来。

    一件夹克衫,消瘦的身形,头发往后梳了个背头。

    脸上挂着的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那个吊儿郎当的笑容。

    嗯,看着这张脸,和自己一般,老了些。

    可那双眼睛里的那股子年轻时候把自己迷的晕头转向的吊儿郎当的笑意,却是一点都没有变化。

    欧秀华口干舌燥了一下,然后忽然就瞪圆了眼睛。

    “陈,陈建设!!你!你!你!!!!”欧秀华伸手指就这么指着这个男人,嘴里大声说着,可还待说什么,却感觉到一阵虚弱。

    这人走了上前来,一把托住了欧秀华的胳膊,笑道:“怎么了?又低血糖了?”

    “你!你!!你!!陈建设,你!!”欧秀华瞪大了眼睛,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什么我,我回金陵办点事情,就顺便来看看你。

    老夫老妻的,探望一下怎么啦。”

    陈建设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说着,把欧秀华搀扶下了自行车,让她坐在了路边的水泥桩子上。

    还从屁股兜里摸出一瓶矿泉水来,拧开递过去:“喏,还好我没喝完,剩下点,你赶紧喝一口,歇歇气儿。”

    欧秀华看着面前凑过来的半瓶矿泉水,忽然就来了力气,用力推开!

    然后怒道:“陈建设!你怎么回来了?!你!你还回来找我干什么?!”

    陈建设也不生气,收回了矿泉水,淡淡道:“我怎么就不能回来?腿在我身上,马路是你修的?

    我爱上哪儿去,又有谁管得着?

    不过,秀华啊!

    老夫老妻的见面了,你这个态度,就很有问题嘛。

    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种话,咱们可还是有一个儿子呢。

    对了,好像你现在日子过的不错啊。

    咱们家我可是去过了,家里的摆设都挺好。看起来日子过的挺不错的。

    不过你……怎么还在这里做清洁工呢?”

    欧秀华眼角一挑,咬牙:“你,你去过我家了?!”

    “什么你家?”陈建设淡淡笑道:“那是我家才对啊,别忘记了,你们现在住的那个房子,都是我妈的。”

    欧秀华大怒:“你还知道你有个妈!你还知道你有个儿子?!这些你,你,你……”

    陈建设叹了口气:“好了好了,我不是和你吵架来的,陈年旧事的那些东西,提了没意义。

    放心,我也不是回来和你要房子的。

    我真心只是在金陵办点事情,现在闲下来了,心中起了念头,就过来看你们一眼。

    你呢,跟我绝情就绝情吧,算了。

    我想看一眼我儿子,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我去过家里了,家里没人。

    陈诺……

    他现在在做什么?

    算着应该是高中毕业了吧?”

    欧秀华寒着脸:“跟你没关系!”

    “笑话,我的儿子我的血脉我的种,你说和我没关系?”陈建设摇头,也不动怒,就淡淡笑着。

    忽然,伸手一指前面:“我看过路口有家小饭馆,我们去坐下边吃边聊吧。”

    “我跟你没什么可聊的!”欧秀华摇头。

    “那咱们就回家,把儿子叫回来见见,一起聊呗。”

    欧秀华不吱声了。

    她是万万绝不想让陈建设这个渣滓,再回来影响陈诺的生活的!

    陈建设,在欧秀华的心里,那就是一个人渣!

    当初他亲妈,老太太过世,都不曾回来看过一眼!

    陈诺的成长经历里,他不曾过问过一句,不曾出过一丁点力气。

    这么一个人渣,如今陈诺混的好了,生活也挺好,有家有口的。

    让这么一个人渣回来,祸害自己儿子?!

    不行!!

    欧秀华心中想着,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工作的?”

    “我去过咱们家了啊,在桌上看到了这么东西,就招过来了。”

    说着,陈建设从口袋里摸出来个东西晃了晃。

    这是欧秀华的工牌,上面有物业公司的名字,有欧秀华的名字和照片,还有工号。

    是昨天欧秀华在家洗衣服的时候换下来的。

    “你……你怎么进的家门?”欧秀华不傻,家里的房门早就换过了,陈建设就算有家里以前的钥匙,也开不了门的,就怒道:“你把我们家门撬了?!”

    “细节就不要聊了,都是废话。”陈建设笑着:“怎么说,是回家把儿子叫回来聊呢?还是我们找地方吃口饭聊聊?”

    欧秀华定神想了想,咬牙道:“吃饭?我看见你就恶心!

    还有,你别想见儿子!就算和你拼命,我也不会让你祸害陈诺的!”

    陈建设叹了口气:“这就是让我没办法了啊,秀华啊……毕竟夫妻一场,我也不想再对你太不客气。

    不过呢,既然我回来了,有些事情,就由不得你啦。”

    说着,陈建设笑着,伸手去抓欧秀华的胳膊。

    欧秀华往后退,沉声喝道:“你干嘛!大马路上的!这里是我单位门口!你信不信我喊一声,公司有保安过来!”

    陈建设摇头,毫不在意的一把抓住了欧秀华的胳膊。

    欧秀华还要大喊,却忽然身子上全部力气都消失了,脚下一软,就被陈建设一把拿住,然后就这么拉着,如同一个木偶人一样,迈着步,跟着他往路口行走。

    “你……你?”欧秀华瞪眼,只是身子没力气,声音也喊不出来,只能用虚弱的嗓音焦急道:“你……做了什么手脚?!”

    陈建设笑着不言语。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我数到三,你最好放开你的爪子。

    不然,你的手就会断掉。”

    陈建设脸色一变,霍然扭头,就看见身后一个身影飞快的袭来!

    “三!”

    陈建设顿时就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

    第一个反应是!

    不要脸啊!你特么的直接数三嘛?!

    第二个反应,陈建设瞬间松手,身子飞速朝后掠开,念力推动之下,身子直接就闪出了十多米去。

    陈诺立在了欧秀华的身边,拉着她轻轻一拍,一道精神力透入,驱散了束缚欧秀华身体上的念力,扶着她坐在了路边的水泥桩子上。

    然后,陈诺扭头看向不远处的陈建设。

    “你……陈诺?”陈建设目光有点复杂,然后忽然神色一动:“明白了……哈!我儿子居然成了能力者?

    难怪你们日子过的不错了。

    嗯,你妈她知道你是能力者么?”

    陈诺不说话,眯着眼睛瞧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只是眼神和脸色,都有点复杂和古怪。

    陈建设?

    原主的亲生父亲?那个人渣?

    以及……

    精神力能力者?

    陈诺忽然笑了起来,露出一嘴白牙:“你是,鸫鹟?”

    陈建设脸色豁然变了!

    他的眼神瞬间变了几次,然后居然非常干脆的,转过身去,扭头就连续几个闪身飞快逃离!

    “反应很快么。”陈诺笑着,飞身追了上去:“既然见到了,不可能让你跑掉的!”

    ·

    两个身影在半空急速飞驰。

    陈诺中间还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回去,让鹿细细来物业公司门口接一下欧秀华。

    前面的陈建设速度极快,已经超出了陈诺的预计!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在傍晚的时候,一路往南,却朝着金陵城的南郊而去。

    眼看下面的道路和街区越来越稀少荒僻,再看着前面轮廓渐渐清晰的那一片山……

    陈诺忽然笑了。

    怎么,自己和这个地方这么有缘分么?

    又是……牛首山啊!

    怎么在金陵城,能力者找地方打架,都是来这个偏僻的地方么。

    前面的陈建设已经飞快的闪身没入了林子里,陈诺倒也不着急,稳稳的跟在后面,一路穿山入林。

    最后,在那片陈诺熟悉的山中的湖泊旁,湖畔边,陈建设忽然稳住身形停了下来。

    居然就这么站在那儿,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冷冷的笑容,扭头看着陈诺。

    陈诺降下速度,来到了陈建设的面前。

    “怎么不跑了?”陈诺冷笑。

    陈建设摇头:“跑?我为什么跑?你是我儿子,我是你老子。天底下哪有老子怕儿子怕到要跑的道理?

    再说了……你以为我真的是畏惧你所以跑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建设弯腰笑了起来,然后看着陈诺,摇头道:“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变成了星空女皇的人,居然还一口喊出了我的外号。

    不过……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可不是怕了你。

    只是记得这个地方偏僻没人打扰,我们父子倒是可以在这里好好聊聊。

    当然了……如果要教训你这个不孝子的话,在这里动手,也不会引来什么麻烦。”

    陈诺乐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等下,我怕我没理解对啊……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能稳稳的吃定我?”

    陈建设摇头,叹了口气:“我明白,你年纪轻轻的成了能力者,肯定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特别厉害,觉得自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不知道天高地厚……

    小子,当爹的就教你一个道理,就算是能力者,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说着,陈建设冷笑一弹指,数道念力忽然就从四面八方袭来!层层裹向陈诺!

    然后……

    然后噗通一声,陈建设忽然身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抽的横飞出去,一头就栽进了湖水里了。

    ·

    陈建设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奋力挣扎出水面,飞快的跳出来,落在湖畔。

    才双脚落地,就看见陈诺站在了自己面前,眼神很温和,语气很诚恳。

    “嗯,道理我听明白了?然后呢?”

    陈建设:“………………”

    沉默了一下,陈建设陡然面色一变,大声厉喝道:“星空女皇!你来了嘛!!身为掌控者,藏头露尾,居然偷袭我!!!”

    陈诺叹了口气:“你看,刚才的道理你不是说的很明白么?哪怕是能力者,也是有高低之分的,怎么到你自己身上,就弄不明白了么?”

    “你说什么?”

    “没有星空女皇,她不在这里。”陈诺笑道:“你说的高低之分这个道理,我很认同的。”

    然后,陈诺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高。”

    又指着陈建设:“你低。”

    最后才露齿一笑:“明白了么?”

    陈建设:“………………”

    ·

    高低之分。

    我高你低。

    这话说的干脆,嚣张。陈建设听了,垂着头,也不知道做何想法。

    而陈诺却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其实……也是真的巧合了。

    如果不是这个鸫鹟的真实身份是陈建设的话,也不知道这只老鼠会躲藏到什么时候。

    而陈建设……大概也是有点冤吧。

    按照他的说法,他真的就是在金陵办事,然后办事之余,闲下来,想去看一眼自己曾经的妻子和儿子。

    而偏偏,就这么一头撞到了陈诺怀里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建设垂着头,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

    落水后湿漉漉的头发上,水珠滴落在面前的地上。而陈建设的笑声越来越大,笑得越来越张扬,最后干脆抬起头来,哈哈大笑。

    笑声里还带着一丝嘲弄和讽刺的味道。

    陈诺挑了挑眉:“怎么,你也觉得这件事情很荒诞可笑么?”

    “确实很好笑。”陈建设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陈诺:“所以,我原本只是想看一眼我的儿子,结果却意外的自投罗网了——这难道不是很讽刺么?”

    陈诺点了点头:“如果你不自己露面的话,实话说,我也未必能这么快找到你,毕竟你很狡猾,也很聪明,知道躲藏起来。”

    陈建设点了点头,忽然就长长的出了口气,挺直了身子看了看周围:“说了这么久,星空女皇呢?看来她是真的不在这里,对么?”

    陈诺闻言,心中一动,听出了陈建设语气里的一丝复杂而古怪的味道。

    “也就是说,现在,在这里的就只有我们父子两人,是么?”

    “对。”陈诺坦然点头。

    “那就……好办了啊。”陈建设嘴角扯了扯:“那就,好办了啊!”

    陈诺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的。”

    “卖掉我信息的,是修先生那个胆小鬼吧?”陈建设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个隐患,我应该弄死他的。只是当时他跑的太快了,我没有机会下手而已。

    而且,我原本觉得,其实你知道不知道‘鸫鹟’这个名字,对我影响并不大。

    毕竟我从来行事低调,和地下世界的瓜葛也不算很深。

    金陵城很大,我抽冷子出手一下,然后就猫起来藏上一些日子,你们总不可能防范得住,也找不到我。”

    陈诺点头,也认同了这个说法:“确实。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陈建设不置可否,而是看着左右:“这里山清水秀,你原本打算怎么对我?打倒我,抓住我?然后呢?就像杀掉小白那样弄死我么?以子弑父?”

    陈诺一愣。

    这个,他还真没想过。

    毕竟之前也没料到,鸫鹟会是陈建设啊。

    这人虽然是个人渣,但他毕竟是原主的亲生父亲。

    自己亲手弄死他的话,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不过,多说无益,总是要先把这个家伙制服,然后带回去再说了。

    陈建设居然也笑了笑:“动手吧,让我看看我的儿子,居然跟着星空女皇混,到底是有了多强的实力。”

    陈诺不再说话,周围的念力触角飞速聚拢,从数个方向朝着陈建设合围过来。

    陈建设哼了一声,身子从原地消失,瞬间从几个方向尝试闪现逃脱,同时分化出了几道无形的精神力,试图切割开陈诺念力茧的包围。

    陈诺很快就瞅准了一个机会,身形闪现在了陈建设的身前,一伸手,念力封堵之下,就一把捏住了陈建设的手腕!

    “跟我回去吧!”

    “……好啊。”陈建设忽然抬起脸来,看着陈诺,诡异一笑。

    陈诺:?!

    ·

    风声呼啸!

    两个人在半空中先后疾驰,朝着南郊牛首山方向而去。

    陈诺心中感慨,自己看来和这个牛首山还真是有缘啊……

    忽然念头一动,拿起手机来,脚下不停,却同时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发送一条短信给鹿细细,让鹿细细赶紧去欧秀华工作的单位附近那条街去把人接回家。

    几分钟后,两个身影先后穿山入林,在牛首山的山坡树林里飞速穿插追逐。

    来到了那片湖畔旁,陈诺看着停下脚步回头看自己的陈建设,开口笑道:“怎么不跑了,你……”

    陈建设诡异一笑,忽然就闪身冲了过来。

    陈诺摇头,心中很是轻松——实力的差距就摆在这里了,对方的挣扎在他看来可以轻松粉碎的。

    几个方向的念力触角飞速聚拢,合围陈建设,然后眼看着陈建设用念力切割对抗,同时身形闪动来回突破。

    陈诺飞身上前阻拦,他的出手非常精妙,找的时机也非常的好,伸手就拦在了他计算好的陈建设的必然的角度和位置,原本应该是一把就能捏住对方的手腕……

    然后,陈诺脸色微微一动!

    这一把,居然拿空了??

    仿佛对方早就料到自己会有这么一抓!早就聊到自己会从这个角度,这个时机来出手!

    陈诺一把捞空,被陈建设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判断力,在一个极其微妙的关键时间节点上闪开后,陈诺来不及多想,侧开身子一脚就踢向了陈建设。

    噗通一声,陈建设身子横飞出去,砸倒了一棵林中的大树,滚落在泥土之中。

    陈诺上前,落在陈建设的身前,一把拉住了陈建设的肩膀……

    陈建设摇头:“……再来。”

    陈诺:??

    ·

    风声呼啸!

    陈诺在半空中盯着前面正在疾驰的陈建设。

    牛首山么?还真是个和自己有缘分的地方啊。

    拿起手机来给鹿细细发了条短信,然后陈诺疾驰追了下去。

    林中,湖畔,念力合围!

    陈建设突破。

    陈诺伸手抓人,抓空。

    侧身一脚踢出去。

    这一脚再次落空!

    陈诺心中一奇!

    前面那一抓,陈建设躲的就极其精妙,而后面自己补救的这一踢,陈建设居然也用一个妙到巅毫的时机点里闪开了!

    虽然动作有点狼狈和勉强,但毕竟是自己踢空了!

    而陈建设居然还借机一个反击,手指飞快的抹向了自己的胸口!

    念力茧被切割的感应,让陈诺立刻催发出精神力触角和对方纠缠,而陈建设的精神力似乎一触即溃,放弃了精神力的纠缠,反而整个人正面贴了上来!

    指尖一把刀锋,在如此近的距离刺向了陈诺的心脏!

    陈诺哼了一声,侧身闪开,两根手指在念力的压制之下,轻易捏住了陈建设的刀锋。

    铿的一声,刀锋应声折断,而陈建设则被陈诺操控着断裂的刀片,刺在了肩膀上。

    血流如注,陈建设站在那儿吐了口气:“……你的实力还真的很强。”

    “别挣扎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陈建设抬头诡异一笑:“知道,知道!高低之分嘛,你高我低。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再来!”

    陈诺皱眉,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

    ·

    风声呼啸!

    前方的陈建设仿佛加快了速度,陈诺紧跟其后,身形在办空掠过。

    前方就是牛首山了……

    嗯?

    陈诺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嗯……因为又是牛首山吧,自己好像和这个地方就是很有缘。

    脚下追着,念力裹着自己的身体极速往前推行,而手里却已经飞快的拿起了手机来,给鹿细细发了一条短信。

    眼看陈建设进入了牛首山,陈诺脸上带着轻松的微笑追了下去……

    三分钟后。

    念力合拢,突围。

    手腕,miss!

    侧踢,miss!

    陈建设反击!看着刺来的刀锋,陈诺不以为然,轻松的伸出手指却捏对方的刀锋。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陈诺忽然心中警觉,手指距离捏住刀锋之下那么一毫的时候,才都陡然发现,对方的刀锋居然是刀刃往上的!

    这个姿势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看起来甚至有点笨拙!

    但是……却偏偏就好像变成了陈建设横刀,而自己是主动用手指往对方的刀刃上去划拉一样……

    陈诺一皱眉,手指飞快缩回,然后瞬间一个精神力风暴正面轰了过去!

    陈建设往后倒出了七八步,强忍着意识空间被精神力风暴肆虐的痛苦,咬牙冷笑,看着陈诺:“……我们再来!”

    陈诺:“你说什……”

    ·

    风声呼啸!

    陈诺飞快的用手机发完了短信,然后快速的追进了那个让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牛首山……

    二十多分钟后……

    湖畔的树林里,陈建设躺在一截断裂的树干下,口中吐血,用力咳嗽不已。

    而陈诺却也是面色严肃!

    他的两根手指尖,指尖正在一滴一滴的流着血!

    而鲜血,是从他的手腕上的一道伤口之中流下的!

    顺着手掌,手指,一滴一滴的落在泥土里。

    “你的实力比我预想的要强。”陈诺叹了口气:“以破坏者的境界,你居然能让我受伤……”,说着,陈诺神色越来越严肃:“你的反应,战斗的技巧,还有对时机的把我,以及对精神的掌控,实在是我生平所遇到的破坏者里,最强的一个!”

    陈建设躺在地上,咳嗽了几声,懒洋洋道:“哦?是么?”

    陈诺一挑眉:“你……”

    本能的,觉得哪里不对!

    这个陈建设的态度和反应,太无所谓了,太轻松了。

    明明是战败面临被抓,而对方却仿佛毫不在意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诺手里的手机忽然拼命震动了起来!

    陈诺眼睛看着陈建设,拿起手机来。

    是鹿细细打来了。

    “老公啊~你那里出了什么问题么?”

    “啊?”陈诺一愣:“没问题啊,鸫鹟已经被我抓住了,不过这个家伙的实力比我们预料的要强很多。制服他也确实费了一点手脚。”

    电话那头,鹿细细仿佛松了口气,但很快鹿细细用非常严肃的语气道:“那就好!可是你为什么给我发了那么多条信息?一样的话,你发那么多条做什么?”

    “……嗯?”

    陈诺心中一动。

    拿起手机切到短信箱里扫了一眼,顿时呆住了!

    “我妈在物业公司外面马路边,你去接她,我去抓鸫鹟!”

    “我妈在物业公司外……”

    “我妈在……”

    “我妈……”

    一模一样的消息,短信里的发送箱里,自己给鹿细细发了……

    陈诺扫过去,至少七八十条!

    可自己明明只发了一次啊!

    难道是移动公司的程序出问题了?还是手机故障了,自动反复发送了?

    陈诺留心看了一下发送时间。

    一共86条一模一样的短信,每一条短信,都是非常平均的,间隔一秒钟发送!

    陈阎罗立刻意识到不对头了!

    他抬起头来看陈建设!

    陈建设轻松一笑,躺在地上仰头看天空,淡淡道:“我儿子居然是掌控者……妈的,说出去谁信呢。

    老子读档了八十多次,只能勉强在你手里多坚持了十五分钟。

    哈哈哈哈哈……”

    读档?

    八十多次?

    陈诺神色一凛?

    陈建设吐了口气,摇头道:“对啊,八十多次。

    我真正的能力,是‘时间‘!我可以把时间跳回到我想要的一个节点。

    不过很无奈的是,这个能力使用后回有一个小小的BUG。

    跳回的时间,每一次都有一个一秒钟的误差。

    时间往后误差。

    因为毕竟是能力,不是真的掌控时间。

    时间的流逝是永远往未来流逝的。

    所以,我的做法是。

    在你追我的时候,我就做了准备,在我们追进牛首山之前的半路山,做了一个时间节点的标志。

    然后,一次次的回溯时间,用这个办法来对付你。

    但是每一次,回溯的时间,都会比上一次回溯的节点,要往后推延一秒钟。

    每次往后顺延一秒。

    因为时间永远是往后流逝的,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完全穿越回标注节点。

    这是这个能力的缺陷。

    不过我想,等将来我的实力继续增强,有朝一日,我成为了掌控者的境界,或许就能消除这个BUG吧。

    很抱歉啊,我亲爱的儿子,这个BUG给你也造成了一点点小误会。

    你给人发消息,让人去接你妈妈对吧?

    我最初标注的那个时间节点,你应该是刚刚发送过消息了。

    但是第一次回溯,你忘记了你发送过消息,你就又发了一遍。这就发了两遍。

    第二次回溯,回到了你已经发了两遍消息的时间后,你却忘记了这些,于是你发了第三遍消息……

    到现在,已经回溯了八十多次了。

    等于你每一次回溯时间,发送信息的行为就+1。

    所以,你电话那头的那个同伴,才会觉得很惊奇吧,哈哈哈哈哈。”

    时间回溯能力?

    陈诺瞪大眼睛看着陈建设!

    这个能力……确实让人惊奇!!!

    而且……

    这个能力真的不犯规么?

    在现有的能力体系下,时间是无法掌控的!

    除非是……四维生命!

    而陈建设,怎么可能有这么BUG的能力?!

    他只是一个破坏者而已啊!!

    陈诺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缓缓道:“你……”

    “我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慢慢的一次次的读档重来,我可以一次次的试错!

    每一次,你对我出手,你用的手法,你的招式,你出手的力度,角度,方向,时机……

    我都可以通过一次次的试错来记住,然后下一次,我就可以破解。

    然后……

    你知道么,小子,第一次我们交手的时候,你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把我制服了。

    而这一次的记录时……

    嗯,二十八分钟!哈哈哈哈哈!”

    陈诺神色凛然,他沉声道:“你居然敢把这种秘密告诉我?”

    “告诉你也没关系。”陈建设摇头,哈哈笑道:“而且……只要我再次回溯,你不会记得这些东西。

    何况……你以为我们现在的这个谈话,是第一次么?”

    陈诺脸色一变,陡然之间,精神力全力爆发!呼啸着的精神力风暴,如同暴风一般席卷向了陈建设!

    而陈建设就这么躺在地上,手指都抬不起来的样子,却只是吐了口气。

    “再!来!”

    ·

    风声呼啸!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疾驰的陈建设。拿起手机发送了短信,看着前面的方向。

    “又是牛首山,可真是有缘啊……”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陈诺带着自嘲飞身追下去,可身形在半空展动,却忽然,心中一个强烈到无法压抑的念头爆发出来,让陈诺忽然身子就停在了半空!

    陈诺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双手和双脚。

    “我……怎么了?”

    意识空间里,生出了巨大的警觉!

    仿佛这种警觉,在疯狂的提醒自己。

    不能追!

    有问题!

    可……

    “可,能有什么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