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家里进了只老鼠】

跳舞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bqg.me,最快更新稳住别浪最新章节!

    第四百六十六章【家里进了只老鼠】

    陈诺不是嗜杀之人。

    哪怕是上辈子背着一个“阎罗”的外号,陈诺也并不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的魔头。

    阎罗的外号是指陈诺出手对付人的时候,出手必死,对方不管是谁,惹上了阎罗,那就是一定完蛋。

    但没惹上的话……

    一般就不会出事。

    除非……是委托的价码很高。

    所以这个事情,到目前为止,陈诺还是留着余地的。

    盖董的死,对方至少还没把爪子伸到金陵来,也没露出要对金陵这边动手的痕迹。

    万一是人家内部内讧呢?

    所以陈诺的第一步是先立下一个标杆。

    金陵是我的地盘,两个掌控者。

    就问你怕不怕。

    怕的话,那么金陵城的事情,显然是和划地盘的事情有关系的。

    跟这个事情有关系的话,如果不想得罪两个掌控者,就会私下联系,讲和,服软,认怂,交待一些漂亮话,道歉什么的。

    这就是江湖了。

    如果一声不吭的话……

    那就是对方也很头铁。

    打算做点什么了。

    那么大家就手段上见分晓!

    ·

    陈诺发完了帖子后,等了24小时。

    没动静,大概心里就有谱了。

    对方大概率是没打算认怂,打算干点什么的。

    帖子在论坛的热度被顶的很高,只要不瞎,肯定不可能看不见。

    除非对方24小时没登陆论坛。

    不过……出了这么大事情,但凡混地下世界的,总会最近比较关注局势的。

    医院里面,盖董身边的人已经认出星空女皇了!

    这种时候,还要头铁来搞事情了,多半都会在论坛上看看有没有星空女皇最新的消息。

    不吭声,那就是看到了,但不认怂。

    那就接着呗。

    ·

    金陵城城南的夫子庙。

    其实本地人都不怎么去的——就和各大城市的著名景点一样,都是外地游客爱去,本地人几年都懒得跑一趟的地方。

    各种所谓的本地美食,各种所谓的本地的小工艺品——其实都是义乌批发来的。

    不过非要说看点,也不是没有。

    江南贡院,古时候科考的地方。

    还有后来修建的夫子庙,供着孔夫子相。

    据说很多高考前的学子都会去拜一拜,以求高中。

    后来……听说后世的一些网络作家也会跑去拜一拜。

    求一个【文运昌隆】,祈一个【妙笔生花】。

    所谓的十里秦淮,现代社会自然是没有的了,古代的时候那种画舫香船,青楼名伶什么的艳名,如今也不复存在。

    不过晚上坐着画舫,在秦淮河上畅游一下,吹着小风,看着两岸的明清建筑,还是有几分味道的。

    此刻正是晚上七点来钟。

    这个点,刚好是附近饭店上生意的时候。

    同时又不是旅游旺季。

    所以坐船的游客很少。

    一条本来应该满载20人的画舫,静静的漂在夫子庙边的内秦淮河岸上,往着边上的白鹭洲里行驶。

    满载20人的画舫里,除了船工之外,却只坐了一名游客。

    一个看起来年岁大概在四五十的人,说中年也行,说老人也不突兀。

    穿戴的倒是有点味道。

    一件对襟的唐装,脚下踩着布鞋。

    也不是什么上号的料子,但也不是那种成衣铺子里买的,倒像是量身裁剪出来的。

    这人头发半百,但发量却还浓密,沾了发油,往后梳了一个背头。

    一张脸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清俊,只是人到中年,皱纹毕竟已经不老少了,偶尔抬起头来,欸头上的三道抬头纹也清晰可见。

    船工是识货的。毕竟在夫子庙这种有着文玩市场的地方做活儿,同时也接待过不少有钱人老板。

    一眼就看见了,这个客人的手腕子上戴着的那串柱子,不是凡品!

    货真价值的海南黄花梨,鬼脸纹清晰可见!

    这客人手里还捏着一把折扇,坐在船上窗户边轻轻打开摇晃着。

    这扇子一看就不是那种在工艺品商店里买的那种纪念品。

    扇骨是骨质的,扇把儿是鸡翅木。

    展开一看,那扇面也不是纸糊的,棉绫的扇面,上面没做画,仿佛是刻意的留了个白,边角上却有一行漂亮的题字:

    应怜屐齿印苍苔。

    字很漂亮,一看就不是那种工艺品店里的带着匠气的印刷品。

    想来是手书。

    这客人歪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摇着折扇,面前摆着一盘香瓜子。

    不时的磕上两粒。

    倒是把个游船,真的游出了一点子“闲情逸致”的味道来。

    只是中间,却听见这个客人嘟囔着摇头叹气。

    “可惜了,没有了那两岸红袖招,这秦淮河,毕竟还是没有古时候的味道了。”

    船工听了,就忍不住搭话,笑道:“您这个话讲的哟,现在是什么社会啊,不作兴那些了啊。”

    客人回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下了船,这客人却台步往岸上走。

    去了河边的晚晴楼,吃了十六碟的秦淮小吃——就是那种茶杯盖大小的碟子,十六样各种金陵小吃。

    好吃不好吃的,味道也差不多就那些个意思,还成。

    好在是品种齐全,一套十六样,就算是把金陵小吃也吃全乎了。

    每样就那么一小口,单独吃肯定不饱人,但十六样下来,哪怕是个壮汉也能吃饱了。

    最关键的是,吃全乎了,性价比不错。

    出了晚晴楼,又过了桥,去了躺乌衣巷。

    就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那个乌衣巷。

    摸了摸那个号称能给人带来好运的门板上的铜钉。

    末了,老头儿又漫步到了东西两巷,却是掏钱买了两块雨花石攥在手里把玩着,又找了个茶楼,听了会儿曲子,喝了一盏本地的雨花茶。

    十点多,老头看了看手表,笑眯眯的离开了。

    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上车后,老头歪在后排座位上。

    “师傅,找个洗澡的地方。”

    “???”

    司机瞪眼回头看了一眼后排这位。

    我去?头发都白了一半儿了,年纪不小,这心还挺花哨?

    “表带黑店啊。”老头笑眯眯的说了一句金陵话:“到了地方要是不对头,我不进门掉头就走。”

    出租车司机顿时会意,犹豫了一下:“要不……送你去遮风堂,还行啊?”

    “走!”

    ·

    第二天一早。

    陈诺接到了罗大铲子的电话。

    “陈诺,出了点事儿……”

    陈诺皱眉:“怎么了?你那边……”

    “我这边没事儿,你安排来那位郭先生一直跟着,好很。”罗大铲子赶紧回答。

    陈诺点点头:“那是什么事情,你说?”

    “李青山求到我这里了,他不敢找你,就给我打了个电话……”

    陈诺一挑眉。

    “我知道你看不上李青山,他也和我说了,攀不上你。不过这个事情……我觉得可能是冲着我这边来的,所以,想来想去,还是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陈诺沉下了气,缓缓道:“李青山那边有什么情况?”

    “遮风堂昨晚被封了。”

    陈诺一听,乐了:“这老头子开堂子,遇到SH了?这种事情找我干什么?”

    “不是SH。”罗大铲子缓缓道:“昨晚遮风堂里死人了。”

    陈诺:“……你接着说。”

    “昨晚,遮风堂里,死了两个嫖……嗯,去洗澡按摩的客人。都是在包房里,弄了一半忽然就不行了。叫了救护车来,人没到医院就死了,说是心梗!

    李青山平日里功课做的挺足,一般来说没事。

    但场子里一晚上死了俩,那是什么关系都顶不住的,所以被封了整改。

    医院那边说是心梗。

    但怪就怪在,两个人,一样的症状,一样的死因,而且几乎是同时。”

    陈诺明白了,那就真的不寻常。

    想了想,陈诺问道:“那李青山呢?”

    “他吓的连夜跑掉,现在躲起来了,不知道藏在哪儿。”

    陈诺想了想,道:“行,我去一趟遮风堂看看。”

    ·

    遮风堂还没到,又有消息传来了。

    这次还是罗大铲子。

    而且一下来了两个消息。

    第一个消息是:肖国华的一个夜店,昨晚着火了。

    时间算一下,大概就在遮风堂里死人之后的两个小时。

    KTV夜店里,说是电路老化着火。

    烧伤两个客人,还有三个驻场的小姐。

    然后,店也被封了。

    第二个消息则是发生在十分钟前。

    罗大铲子手下一个项目的工地,塔吊塌了!

    幸好是吃饭的时间,工地没啥人。

    一幢在建的楼被砸坏了半边楼体外立面。

    经济损失不小,但没出人命。

    可纵然如此,也因为安全隐患,工地被停工了。

    陈诺挑了挑眉。

    这是……

    和老子玩躲猫猫了么?

    ·

    不管这对手是谁,陈诺却知道对方这招其实挺聪明的。

    金陵城现在牌面上摆明的,两个掌控者。

    硬碰硬的话,基本可以横推整个地下世界了。

    单独的掌控者谁也扛不住。

    但是……

    玩躲猫猫就不同了。

    那么大一个城市呢。

    上千万的人口,找一个人,哪找去?

    人家就沉下心来,跟你玩暗中搞破坏。

    今天砸你一锤子,后天敲你一闷棍。

    打完了就跑。

    虽然不伤筋不动骨,但是……

    恶心人啊!

    而且,就是挑衅的味道十足!

    你不是发了划地盘的宣言了么?

    我就偏偏在你的地方上搞事情!

    两大掌控者?

    脸还有么?

    ·

    甚至于最恶心的地方在于。

    人家若是铁了心的恶心你一下就跑……

    没准也没后续动作,搞完事情,人就离開金陵城,遠走高飛。

    若是藏的好,手脚做的干净的话。

    你没准这辈子都找不到人!

    让你这个脸丢了,都没地方找回来!

    掌控者怎么了!

    掌控者也不是全知全能的!

    ·

    掌控者释放神念,精神力确实可以覆盖一个城市那么大的面积,感应力监控之下,整个城市的细微变化都可以被感知……

    问题是,你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开着“雷达”吧?

    精神力不耗费啊?

    加上对手也不是普通人,很大可能是一个能力者。

    一个能力者,拉下脸来,就是藏头露尾的,抽冷子在你身边保护不到的地方,给你来两下,恶心完了你,就立刻跑掉。

    你还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当然了……除非你一辈子都别露面。

    陈诺在遮风堂跑了一趟,又去了趟那个着火的夜店,最后去了罗大铲子的工地。

    也不能说是没發现。

    一些仪器设备明显被动过了……但没留下痕迹,多半也是用某种能力。

    至于遮风堂里死的嫖……

    心梗?

    陈诺表示高呼内行啊。

    当初自己弄死姚蔚山,就是用的脑溢血。

    心梗么,异曲同工之妙。

    不能就此就断定对方是念力者,但对方的精神力一定很强。

    陈诺甚至潜入了医院检查了尸体。

    倒是有了发现。

    尸体上有残留的精神力作用的痕迹。

    精神力的残留,让陈诺算是有了点收获。

    只要能遇到这个对手,精神力的感应,就能辨认出对方来。

    可问题是……

    如果对方一直不正面和自己照面的话。

    也等于没什么意义。

    这么说吧。

    哪怕你是拳王,家里进了只老鼠,你也挠头。

    释放精神力神念,扫描全城……

    陈诺试了,没发现。

    很显然,对方预料到他会这么做,把精神力收敛了起来,假装和常人无异。

    这种扫描就没啥用处了。

    毕竟,当初在梦境的复制空间里。

    强大如第四种子那种级别的,只要陈诺不动用能力,第四种子也找不到他,也一样可以躲猫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