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四十三章 反客为主 2
    南谷君见她脸上的泪水如荷叶滚珠,楚楚动人,心头一动,道:“水掌门,你别哭啊!我不是还没走嘛。我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了,好像被我欺负似的。”从怀里摸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

    水希萌接过手帕,拭尽泪水,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南谷君道:“没关系,我喜欢女孩子失态。我就是搞不明白,你刚才说的这番话,究竟是想别人帮你呢?还是不想别人帮你呢?”

    水希萌咬住嘴唇,迟疑道:“我也不知道。”

    南谷君笑道:“我知道!你心里特别想有人帮助你,可又不符合你的做事原则。也罢也罢,既然你都流泪了,我权当这个泪水是为我而流,我脸皮就再厚一次,想个折中的办法,要不这样吧,我加入你们水门,这样我就不是外人了,就是我水门自己的事了。你看我这种还没入门就把掌门气哭的弟子能收吗?”

    众人均是一怔。秦连玉喜道:“好啊,南兄弟,这个办法好啊!我是第一个欢迎哪。那我们以后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祸福同享,生死与共。”

    水希萌迟疑道:“可是南公子,你不是已经有师父了吗?”

    南谷君心道:我师父多呢!各类老师加起来好几百个哩,也不在乎再多一个。但见她说得凝重,估计在这里改投师门是件可耻的事情,便道:“我下山前,师父曾跟我说过,他准备收山归隐了,让我不必再回去找他,下山后一定要重新找个师父来照顾我,这样他隐身也可以隐得安心了。”

    秦连玉道:“既然你师父都已经同意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水希萌道:“南公子,我水门现在是危如累卵,不比往昔,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不必趟这浑水,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南谷君笑道:“我最喜欢浑水摸鱼了,容易摸到大鱼。我不喜欢坐拥天下的感觉,我喜欢逐鹿天下的感觉,这样活着才有激情。”

    水希萌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你投在二师兄门下,你看如何?我不方便收录男弟子!”

    南谷君指着秦连玉,惊道:“我以后要喊他师父?”

    秦连玉嘿嘿一笑,道:“我们兄弟称呼惯了,忽然师徒相称,我还不习惯呢!”

    南谷君撇了下嘴,道:“你想得美。”

    水希萌道:“我知道这样委屈了公子,可我水门已经没有辈份再高的人来收你为徒了。”

    南谷君道:“你们师父的灵位不是在吗?我到师父灵前磕个头拜个师不就完了吗?”

    秦连玉道:“咦?这倒是个好办法!像南兄弟资质这么好,人又这么聪明,就算师父他老人家活着,也一定会同意的。”

    水希萌拿捏不定,望着水希奇道:“这样可以吗?”

    水希奇道:“姐,有什么不可以的?南大哥是我水门的福星,我爹高兴还来不及呢!”

    水希萌咬咬道:“那好吧!”

    南谷君道:“既然如此,那现在就去拜师吧,大家伙都去作个见证啊!”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水门祠堂,里面供奉着水门列祖列宗,灵牌密密麻麻。南谷君找到师父的牌位,用手帕擦拭一遍,又上了一柱香,伏地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弟子迟来几年,以致未能见师父最后一面,以遗终身之憾!弟子南谷君,想拜您为师,望您收录门下。如果你不同意,就咳嗽一声,如果您不作声,我就当您同意了!”稍等片刻,见无鬼咳嗽,又伏地磕了头,道:“谢师父成全!”

    秦连玉又上去宣读了水门门规,待拜师礼成,众师兄弟也上去磕了头,上了一柱香。出门的时候,南谷君笑着跟水希萌说:“小师妹,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了,心里不会再有心结了吧?”

    水希萌嘴角微微一笑,道:“叫师姐!”

    南谷君道:“一样的,只要辈份没错就行了。你叫我师弟,我叫你师妹,大家扯平了!”

    水希萌道:“刚入门就忤逆犯上,小心把你逐出师门。”

    南谷君笑道:“这么好的师兄,你要是逐出去了,以后买也买不到了!”

    回到议事堂,众人按长幼顺序又坐了下来,南谷君跟水希奇坐在了最下首。南谷君心下想道:我这不是犯贱吗?放着尊贵的客人不做,偏要自投罗网,做了人家的小弟弟,身份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啊!不过细细想来,得了几位肝胆相照的兄弟以及美丽可人的小师妹,好像也是蛮划算的!

    秦连玉道:“南师弟,没想到今天你能加入我水门,本来我们应该摆酒庆贺,只可惜你加的太匆忙了,让我们措手不及,不但没有酒菜,刚入门就要你为水门操心劳神,我真是好生过意不去啊!”

    南谷君道:“秦二哥这话就见外了,现在水门危难当头,我哪有心思喝酒吃肉?待退敌之后,我们再摆庆贺也不迟啊!”

    秦连玉道:“看南师弟说得胸有成竹,想必已有退敌良策!”

    南谷君道:“良策谈不上,不过退敌嘛,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嘛!”

    秦连玉喜道:“那赶快说来听听,我们都快急死了。”

    南谷君站起来,走到大堂中央,道:“大家都没有想出好的办法,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并不是因为我比大家聪明,而是我生长的环境跟大家不一样。在你们这里,解决问题争端全部诉诸于武力,一旦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怎样打赢别人,打得别人满地找牙,而在我们老家却不一样,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跟你打架,大家尔虞我诈,都想着靠头脑赢取别人,赢取命运,人与人之间如此,国与国之间亦是如此。”

    秦连玉道:“可是弱肉强食,你不想着打别人,别人就会想着打你啊!如果你想着跟他们讲道理,南师弟,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没用的,你就是跪下来求人家也没用!”

    南谷君道:“如果讲道理能解决问题,那自然是上策。如果讲道理不能解决问题便用手脚去解决,那便是下策了。现在既然这两种办法都不能解决问题,那我们不如取个折中的办法。现在震天门捷安门长定门都开始在我城池内收赋税,那我们怎么办?很简单,他们去收,我们也去收。”

    水希萌急道:“那怎么行?水门无力保护门下百姓已经非常惭愧了,还要跟那三派同流合污,征收百姓两份赋税,此等行径,如强盗何异?”

    黄广昌道:“就是,这事要是传出去,我水门以后还有何脸面在道中立足?”

    南谷君笑道:“变通一下,我们可换种方式去征收,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水希萌道:“不管换什么样的方法,哪怕神不知鬼不觉,我也不能同意。这等做法,天下不耻。再说了,这也不是长远之计!”

    南谷君道:“你们总是沉不住气。先听我说完嘛,说完再做评论不迟!”

    水希萌不以为然,道:“那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