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四十二章 反客为主 1
    晚上,南谷君脱了衣服刚准备睡觉,水希奇又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道:“南大哥,不好了,出大事了!”

    南谷君笑道:“你又没有老婆跟人家跑了,能有什么大事?慌什么?”

    水希奇急道:“你不知道,刚刚得到消息,长定门和捷安门这两家今天果然去了富华城和桃红城,开始登记注册户口,征收赋税,还跟我水门弟子发生冲突,有几名弟子还被打伤了。这两家肯定是约好的,要不然不会选择在同一天。”

    南谷君又开始穿衣服,不紧不慢道:“他们两家约好就约好呗!只要不是跟震天门约好就行。”

    水希奇道:“可如果我们任由这两家征收赋税,其它门派肯定看着眼红,说不定要一哄而上,把我水门瓜分了。”

    南谷君道:“那你们有何对策啊?”

    水希奇道:“我也不知道,现在我姐跟几位师兄都在议事堂呢!反正二师兄气得暴跳如雷,嚷嚷着要找这两家拼命呢。”

    南谷君道:“他有几条命够他这样拼的?”

    水希奇道:“那你就别管了,南大哥,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是不是?”

    南谷君道:“或可一试!”

    水希奇道:“那快跟我走吧,再不去,他们就要吵起来了。”

    南谷君整理好衣服,就随他去了议事堂。

    刚走到门口,就听门内传来秦连玉的声音:“……是可忍孰不可忍!掌门师妹,如果你这次还要做缩头乌龟的话,我可就要抗命了,我才不管它们几个门派联合起来,我们水门立派数百年,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就听范远疆说道:“二师兄,我们知道你心中愤膺难平,我们也一样,但你不能这样跟掌门师妹说话,你不怕死,难道我们都怕死吗?”

    秦连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就算不是拼命而死,我也要被气死了。”

    范远疆道:“我们不都正在想办法吗?”

    秦连玉道:“除了跟他奶奶的干上一场,还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你们还指望那只向老狐狸?”

    水希奇跟南谷君推门而入,众人目光齐刷刷地聚集过来。只见水希萌坐在椅子上,面向大门,其他人分坐两侧,而秦连玉则站在大堂中央,正在指手画脚,见到南谷君,手臂僵在了半空中,怔道:“南兄弟,你怎么来了?”

    南谷君拱手一圈,道:“不好意思,冒昧了!刚才我在门外听到秦大哥的退敌之策,果然好计策,我是由衷地赞同啊!”

    水希奇急道:“南大哥,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

    南谷君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我见到秦大哥一腔热血无处抛洒,我怎么能不替他感到惋惜呢?男子汉大丈夫,生有何欢,死有何惧?苟且偷生,不是大丈夫所为!如果我是掌门,我一定采纳他的建议,我还会这样安排:目前侵占我城池的共有三大门派,且每派实力都在水门之上,如果我们迎战,只好兵分三路,刚好你们师兄妹六个人,每两人一组,各领一千水门弟子,明天与三大门派决一死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结果就能分晓,那就是你们六个人跟三千弟子全部战死,运气好的话也能生还两三个。既然如此,还请水掌门留下遗命,把掌门之位传给水希奇公子。待你们死后,我来好好辅佐他。你们认为,不怕死是英雄,而我却认为,不怕死是懦夫。有的时候死得容易,活得艰难哪。死了多容易,脑子一热,脖子一抹,一了百了,了无牵挂。可怜我这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以后还要辅佐小公子与七大门派相抗衡,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支撑到最后?万一水门被灭,我跟公子也下了九泉,也无颜见水门的列祖列宗了,谁让我们苟且偷生呢?”

    秦连玉倒吸一口凉气,脸变成了猪肝色,拱手道:“南兄弟,你知道我这个人生性鲁莽,说话不经脑子,你就别再讥讽我了。你刚刚这番话,吓得我一身冷汗,我知道错了。我知道南兄弟肯定有办法,还望给水门指点一条生路。”

    南谷君道:“指点不敢当,就当做一场游戏吧,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没想到水希萌却道:“二师兄,南公子乃是我水门的客人,水门的事就应该水门自己想办法解决,怎么能劳烦人家操心受累?”

    秦连玉怔道:“可是南兄弟也不是外人哪?”

    水希萌道:“但南公子毕竟不是水门弟子,水门的事就应该水门自己解决。开山立派,总不能什么事都倚仗别人吧?”

    南谷君颇为尴尬,硬笑一声,道:“原来我只是一个外人,那我瞎掺和什么?我懂了!”拱手道:“各位珍重,告辞!”转头就走。

    众人全都站了起来。秦连玉一把抓住了他,道:“南兄弟,你别生气啊,师妹不是这个意思。”

    水希奇也拉住他的胳膊,道:“就是,南大哥,你别冲动啊!”转头又道:“姐,你怎么说话呢?人家南大哥好心好意帮我们想办法,你不感激也就罢了,还说出这样的话?我都听不下去了,南大哥既然愿意帮我们,那就是我们水门的人!”

    水希萌身影一闪,就拦在了南谷君面前,行礼道:“南公子,你别误会,平常我总念叼二师兄说话没有分寸,其实我自己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我并没有把公子当作外人看待。”

    南谷君道:“我知道你没有把我当外人看待,但我确实是外人,不该打探你们水门的内部消息,是我有罪,告辞了。”

    水希萌见他没有谅解之意,就急了,道:“南公子,你是我水门的恩人,如果负气走了,你让我水门以何如何立足?如何自处?我知道刚才说话有欠妥当,但这并非我的本意。你知道,我当这个掌门也是临危受命,一个姑娘家执掌一派门户,心里总有一块心病,生怕别人瞧我不起,瞧水门不起,而我是个要强的人,总想证明给别人看,以我一人之力也可以振兴水门,把水门发扬光大。我知道这个想法很天真,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如同着了魔一般,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是多么渴望能有个人来帮助我,来替我分忧,我真的太累了,累到我已经麻木了,水门的重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可我不知道放手,也不知道该怎么放手?”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水希奇湿了眼眶,道:“姐,是我没用,不能帮你。”

    水希萌把他揽入怀中,道:“你还小,这不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