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三十九章 酒宴 2
    说完之后,场面就冷却下来,众人互相看看,似乎无话可说。为了打破沉默,水希萌问桑万紫道:“我还不知道这位姐姐怎么称呼呢?”

    桑万紫道:“我叫桑万紫!”

    水希萌道:“有件事我想问一下,却又不知道当不当问?”

    桑万紫道:“水姑娘但说无妨。”

    水希萌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南公子应该不是你的表弟吧?”

    桑万紫看了南谷君一眼,笑道:“水姑娘不愧是姑娘家,眼神真是细腻。不错,南公子确实不是我的表弟,我也是受了震天门的迫害,半路上南公子救了我,为了行路方便,才以姐弟相称的。”

    南谷君转头道:“你这样说,姑妈会不高兴的!”

    桑万紫笑道:“你姑妈也早死了。”

    南谷君啧舌道:“怎么我亲戚都死了?”

    众人就笑了起来。

    秦连玉道:“南兄弟,这你就不够意思了吧?你说要把我们当成兄弟的,干嘛还要骗我们呢?幸亏掌门师妹精明,要不然不知要被你骗到什么时候?”

    南谷君笑道:“我们才认识一天,很多事情不是还没来得及说嘛!再说了,我们只是假扮姐弟,又不是假扮情侣,又没伤害你感情,又没拆散你家庭,你有什么好气恼的?”

    秦连玉笑道:“我没有家庭,也没有老婆,欢迎来拆,欢迎来拆!”

    南谷君道:“你是一个酒鬼,我表姐还不愿拆呢!你不知道我表姐夫就是喝酒淹死的吗?”

    桑万紫脸就红了,拉了下他的胳膊,道:“这里这么多人呢,说话没轻没重的!”

    南谷君笑道:“好了好了,我表姐害羞了,不跟你们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们换个话题。”转头又道:“水掌门,你问了我们一个问题,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可不可以啊?”

    水希萌道:“公子讲请。”

    南谷君深吸一口气,道:“我听说,在一个月前,西南有个小联盟叫幻化联盟,用了戮虎缠龙阵伏击了七星神教的征讨使孟启方。我还听说,几天前你们曾去了段天门,有没有这回事?”

    席间顿时安静下来,众人脸上凛然失色。水希萌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是听谁说的?”

    南谷君道:“我听我师父说的!”

    水希萌道:“不知尊师何人?可否相告?”

    南谷君道:“不能相告。我师父他老人家淡薄名利,看淡浮华,早已隐居多年,不想让人家知道。所以说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我师父他不让说!”

    水希萌道:“为何公子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师父,自己却法力平平,连一个小小的震天门都斗不过呢?”

    南谷君道:“我跟我师父一样,也早已看淡浮华,不屑与世争,只想平平凡凡,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娶个老婆,生个小孩,等小孩娶媳妇了,我也该死了,就这么简单。要不然我随便学点师父的皮毛,撒泡尿就把震天门淹死了,跟冲蚂蚁窝似的。”

    水希萌道:“公子高风亮节。那公子究竟想问什么呢?”

    南谷君笑了笑,道:“大家搞那么紧张干嘛?防贼似的,害得我也跟着紧张。你们放心,我不会问天咒神珠的下落,我对那玩意不感兴趣,送给我我都要考虑一下携带方不方便。”

    众人脸上又是一凛。

    水希萌道:“公子连天咒神珠都知道?”

    南谷君道:“只是听我师父提起过。”

    水希萌道:“既然公子什么都知道,那还有什么可问我的呢?”

    南谷君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既然去了,那孟启方最后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段天门伤了性命?”

    水希萌道:“公子认识孟启方?”

    南谷君知道他们跟魔教有仇,本想否认,却又觉得对不起孟启方,稍作犹豫便点头道:“嗯!此人待我有恩,所以我很关心他的下落。”

    水希萌道:“可是公子,孟启方乃是魔教的征讨使,魔教声名狼藉,你跟他牵涉太多,迟早会身败名裂的。”

    南谷君道:“我本来就是无名小卒,又怎怕身败名裂?我这个人没有门派观念,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不管它是哪一门哪一派。你看震天门属于名门正派吧?可你看他们做得那些事,龌龊无耻,不要说魔教的人,就是正直一点的畜生都未必做得出来。”

    秦连玉道:“话虽如此,可魔教的人诡计多端,南兄弟,你还年轻,太过耿直,可不能上了他们的当,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南谷君道:“秦大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知恩不报,还是人吗?”

    秦连玉道:“知恩不报当然不是人,可我就怕孟启方只是给你下了圈套,想拉你下水。”

    南谷君笑道:“你太瞧得起我了,你真把我当成大人物了,可以让魔教的征讨使费尽心机来拉拢我?我可没那么大面子。你们放心,整个魔教我只认识孟启方和丁九代,其他人我一概不识。我知道你们跟魔教有仇,有仇你们尽管报仇,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们认为我跟魔教沾染了关系,玷污了你们名门正派的声誉,那我明天早上就走,连夜走也行。”

    秦连玉连忙摆手道:“南兄弟,你太见外了,我们哪有这个意思啊?再说了,魔教说不定也可能有好人,上百万人有两个好人也能说得过去。就算他们作恶多端,那也是他们的事,你又不是魔教的,跟你根本就没有关系,你还是我的好兄弟。”转头又问水希萌:“师妹,你说是吧?”

    水希萌道:“二师兄说得对。这些话公子完全可以隐瞒不说,既然公子说了,足见公子光明磊落。知恩图报,也是理所应当,就好比公子对我们水门有恩,我们也不会在乎公子身出何门。如果因此把公子气跑了,我们也会内疚不安的。”

    南谷君端起酒碗,道:“各位都是我的知己,这些话我听着真的好生感动,就冲这番话,来,我敬各位一碗。酒嘛,不就是水嘛,喝死拉倒。”

    秦连玉笑道:“我就知道南兄弟骨子里还是个真正的男子汉。”端起酒,道:“来,喝!”

    南谷君又是一口气喝了下去,头脑就有些迷糊,放下酒碗,道:“对了,水掌门,说了这么多,你还没告诉我孟大哥最后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