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三十七章 冤家 2
    水希萌道:“就算质问了,又能怎样?他会向你道歉,还是把城还给你?”

    秦连玉道:“如果不还,就直接把他人头留下,跟他们拼了,又何必受这窝囊气?现在整个长治联盟都把我们水门当作软柿子来捏。如果我们任由震天门欺负,其它门派肯定纷纷效仿,到时就把我水门瓜分完了。我得到消息,长定门和捷安门两家看中了我富华城和桃红城,正蠢蠢欲动,这两座城池几百年前就是他们两家的,我怕他们会趁火打劫,效仿震天门。”

    水希萌道:“消息准确吗?”

    秦连玉道:“还在核实!”

    水希萌紧蹙眉头,道:“那也只是你臆测!”

    秦连玉道:“等事情发生了就晚了,去年长纱城就是个例子。你不能指望向盟主那个老狐狸精,去年说帮我们调解的,结果长纱城没调解回来,鸿鹄城又搭进去了。我看那个老狐狸肯定也等着分一杯羹呢。整个长治联盟,我们水门的城池最多,哪个看着不眼红?说不定就是那个向老狐狸在后面唆使的。”

    水希萌闭上眼睛,沉吟片刻,道:“我再想想办法!”不再理会他们,转身进殿了。

    秦连玉望着她的背影叹道:“掌门终究是个姑娘家,没有一点魄力。”

    南谷君道:“秦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秦连玉怔道:“我怎么不对了?”

    南谷君道:“你也知道掌门是个姑娘家,挑起这么大的重担本来就很不容易,你身为她的师兄,应该想办法帮她减轻负担,而不是雪上添霜,给她增加负担,要不然她会崩溃的。”

    水希奇附和道:“就是就是,南大哥说得对,我姐都快崩溃了。”

    秦连玉急道:“我已经在给她想办法了,你也见到了,可是她不采纳我也没办法啊!”

    南谷君道:“你那也叫办法?就知道打打杀杀!遇到问题,应该用头脑去解决问题,而不是用手脚去解决问题,除非你足够强大。我问你,如果水门跟震天门拼死一博,水门能不能打得赢?”

    秦连玉迟疑道:“打不赢!但打不赢也要打啊!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贪生怕死?”

    南谷君道:“那我问你,你这么拼命,不惜搭上一条性命,究竟是为了什么?”

    秦连玉道:“当然是为了夺回我们的城池,夺回我们的尊严。”

    南谷君摊开双手,道:“这不就完了吗?问题就清楚了。既然你是为了城池和尊严,那我问你,你人都被杀死了,还有尊严吗?震天门会崇拜敬仰你吗?城池还在吗?可能一夜之间就被人家瓜分完了,连那些小门小派都要踩着你的尸体来分一杯羹,你在九泉之下会感到很荣耀很开心吗?觉得死得很值吗?觉得对得起你的师父吗?那你还不如偷偷地自杀,还能落个好名声,你自杀了水门还有很大的希望,也不至于一夜之间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水希奇道:“南大哥,你说得太好了。”

    秦连玉听得冷汗涔涔,道:“易兄弟,你有什么办法?”

    南谷君学着水希萌,也闭上眼睛,沉吟片刻,道:“我再想想办法。”也转身进殿了。

    就听身后传来唏嘘一片。

    水希奇又追了上来,问道:“南大哥,你真的没有办法吗?”

    南谷君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刚来到这里,什么都不清楚,就知道你们跟震天门在掐架,我能有什么办法?”

    水希奇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啊!”

    南谷君深吸一口气,道:“好吧!那你先把称长治联盟内所有门派的底细,包括各门派的战斗力、人员配置、地理环境、历史背/景,以及跟水门的关系程度,把它整理成一份材料,我先了解一下。”

    水希奇听他说得头头是道,肯定有两把刷子,喜道:“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整理!”转身就跑了。

    回到客房,桑万紫还没有睡觉,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见他回来,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起身笑道:“南公子,你终于回来了!”

    南谷君怔道:“你怎么还没睡觉?不困吗?等我有事吗?”

    桑万紫道:“我怎么能睡得着?我听说震天门来抓公子,生怕公子又被抓了回去,心里忐忑不安,现在公子平安归来,一块石头总算才落了地。”

    南谷君心头一动,女人的牵挂对于男人来讲,永远都是最温馨的感动。微微一笑,道:“区区震天门,何足挂齿?以前困在监狱里那没有办法,现在我出来了,那就是飞龙升天,小小震天门岂能奈何?你不用害怕,安心在这里住着,我现在正盘算着该怎样报仇,以及怎样才能把你女儿救出来!”

    桑万紫一时激动,抓住南谷君的胳膊,道:“公子有解救我女儿的办法?”

    南谷君道:“也不是有办法,只能说现在出现了契机,能不能救出来,还要看天意。不过你放心,就算这次救不出来,以后我也一定会把你女儿救出来的。”

    桑万紫眼角就有了泪花闪烁,道:“只要公子把我女儿的事放在心上,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南谷君摸了摸她的头,道:“傻瓜,等救出来再感谢也不迟!赶快去睡觉吧,舒心睡!”

    桑万紫脸上就飞红一片,低头应了一声,就匆匆回房了,头也不敢回。

    南谷君心道,都生过小孩,还知道道害羞?昨晚占了她不少便宜,肯定屁股都羞红了。

    回到房间,困乏至极,倒头便睡。这一觉睡得真是香甜,时间不觉过得很快。傍晚时分,就听一阵敲门声传来。南谷君困意正浓,不予理会,扯下被子把头也蒙住了。门外敲了几遍,见没有反应,便推门而入,走到床前,隔着被子拍了拍他,道:“南大哥,还睡呢?天都黑了,该起床了!”

    南谷君听是水希奇的声音,不情愿把头从被窝里伸了出来,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道:“我没听错吧?怎么是天黑该起床了?应该是天亮该起床了吧?”

    水希奇笑道:“你不是睡了一天了嘛。”

    南谷君道:“一天算什么?我要睡三天三夜。”

    水希奇道:“那你先起来吃个饭吧,吃完饭再睡也不迟啊!”

    南谷君实在太困了,又闭上了眼睛,道:“睡觉吃什么饭哪?我宁愿在睡梦中饿死。你去吃吧,把我那份也吃完,我再睡一会。”

    水希奇就揭掉他的被子,道:“南大哥,你就起来呗。今天不一样,我姐说,今天大明王剑回归水门,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现在酒席已经摆好了,师兄们全都到齐了,就差你跟大表姐了。你可是贵宾,可不能不去啊!“

    南谷君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道:“其实你们应该把我抬过去庆祝,边睡边庆祝,岂不一举两得?”

    水希奇笑道:“南大哥,你就别开玩笑了,洗漱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起来先洗漱一下吧,我去隔壁叫大表姐!”

    南谷君挥手道:“好吧,你去吧。但人家的被子可不能揭啊!”

    水希奇笑道:“那我可不敢!”转身就去隔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