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三十五章 追踪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少年,十四五岁年纪,长相俊秀,走到南谷君身边,神态忸怩,道:“你姓易么?”

    南谷君笑道:“我姓易,怎么了?你要给我算命吗?”

    少年赧然一笑,道:“不是,我想问一下,我们水门的大明王剑是你送来的吗?”

    南谷君道:“对啊,你还没见到吗?”

    少年点头道:“见到了见到了,我姐特地叫我去看的,还拿到我爹爹的灵前给我爹爹看。我爹爹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寻回大明王剑,所以你不知我姐有多开心,我好久都没看到她脸上有笑容了。她开心我就开心,所以我特别感激你。”就跪了下去,响响地磕了一个头。

    南谷君慌忙将他扶起,道:“小兄弟,别这样,男儿膝下有黄金。”

    少年道:“可你送来的东西对我水门来说,比黄金还要珍贵,区区一个膝盖又算得了什么?”

    南谷君倒也无从反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是水掌门的弟弟吗?”

    少年点头道:“嗯!我叫水希奇!”

    南谷君道:“你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吗?”

    水希奇摇头道:“没有了。就我跟我姐两个人。所以由我姐一个女孩子撑起水门这么大的重担。我只恨我长得太慢了,不能帮我姐分忧,她真的挺辛苦的。”

    南谷君摸了摸他的头,道:“你很懂事!有你这番心意,你姐姐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这时,门外传来秦连玉的声音:“南兄弟,澡洗好了没有啊?我酒菜已经备好了,就等你跟我喝两杯了。”

    待他现身,南谷君笑道:“秦大哥还真会算时间,刚洗好你就到了。”

    秦连玉笑道:“南兄弟,没想到你洗个澡人变得英俊多了,比我还要好看点。”就哈哈笑了起来,又摸了摸水希奇的头。

    水希奇拿开他的手,道:“你吹牛吧!南大哥可比你英俊多了,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秦连玉故意冷下脸,道:“你这熊孩子,说话怎么不讨人喜欢呢?”拿眼看了下桑万紫,问南谷君道:“这位姑娘是?”

    南谷君道:“这么快就不认识了?刚刚跟我一起来的,我表姐。”

    秦连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道:“哦,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原来是南兄弟的表姐啊!不不不,你刚刚不是说是你的姑妈吗?”

    南谷君道:“对啊,我姑妈家的表姐啊!你看我表姐这么年轻漂亮,有那么老吗?”

    秦连玉忙道:“不老不老,肯定是我听错了。这样也好,辈份不容易乱,也比较随意,要不然我跟你称兄道弟,却要叫这位姑娘姑妈,自己都觉得别扭!”转头跟桑万紫道:“那大妹子,一起去吃饭吧!”

    桑万紫欠身道:“那有劳了!”

    秦连玉道:“大妹子,以后在这里就不要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

    桑万紫笑了笑,点了点头。

    秦连玉拍了拍水希奇的肩膀,道:“希奇,那你快回屋看书吧,我要跟南兄弟喝酒去了!”

    水希奇道:“凭什么?我也要去。我也要敬南大哥两杯。”

    秦连玉道:“不是我不想带你,被你姐知道,又要说我耽搁你读书了。”

    水希奇嘟嘴道:“谁要你带?”一手挽住南谷君,一手挽住桑万紫,道:“走,我知道在哪里吃饭,我带你们去!我告诉你们,二师兄就是个酒鬼,每天就知道喝得醉薰薰的,跟他吃饭,一点意思都没有。”

    秦连玉啐了一口,道:“你这臭小子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到了吃饭的地方,秦连玉果然就提了两坛酒,跟南谷君一人一坛。可南谷君不会喝酒,百般推辞,终究还是喝了半碗,嗓子辣得生疼,赶忙叫来一碗饭,一口气扒了下去,口中酒气才冲淡些许。

    正说着,外面进来一个白衣少年,冲秦连玉拱手道:“启禀师叔,震天门的韩岐英来了,掌门让我通知你一声。”

    秦连玉放下酒碗,怔道:“他来干什么?”

    少年道:“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在武场上了,掌门跟其他几位师叔可能已经过去了。”

    秦连玉摆了下手,道:“我知道了!”那少年就退了出去。

    南谷君道:“这家伙是来找我的!”

    秦连玉道:“南兄弟莫惊。只要有我在,震天门奈何你不得,若不是掌门师妹一味忍让,我早就跟这帮畜生拼了。此事既然因大明王剑而起,就应该由我水门一力承担。南兄弟,你且在这里慢慢吃饭,我去去就来。”

    南谷君起身道:“我也要去看看。”

    秦连玉犹豫道:“现在还不知道韩岐英来此的目的,你好像还不方便露面。”

    水希奇道:“南大哥,要不我带你躲在边上看吧,只是这样有点不够光明正大。”

    南谷君摆手道:“没关系,我本来就不喜欢光明正大,我这个人比较低调,就喜欢鬼鬼祟祟的。”

    秦连玉笑道:“好!我就喜欢南兄弟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

    待秦连玉赶到武场时,水希萌跟其他几位师兄弟已经到了,在大殿门口站成一排。对面就是韩岐英,后面跟着十多个随从。而南谷君跟水希奇就躲要大殿的门后,从门缝里窥探。

    就听韩岐英拱手说道:“水掌门,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水希萌似乎并不欢迎他,连门都不让进。冷冷说道:“只要不见到你,一切都好。”

    韩岐英讨了没趣,讪讪笑道:“水掌门对我好像很有成见哪!”

    水希萌道:“难不成要对你很有好感吗?”

    韩岐英又干笑一声,道:“看来水掌门对我误解很深哪!不过没关系,相信以后一定会有好转的。水掌门,你就不问问我此行所为何事?”

    水希萌道:“你想说便说,不想说便不说,与我何干?”

    韩岐英道:“我此行跟水掌门大有关系。震天门昨夜逃走一名要犯,听说现在正躲藏在贵派,此犯对我震天门非常重要,可对贵派来讲,却是无足轻重,不知水掌门能否看在我们两派百年交好的情面上,把此人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