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二十八章 神器
    可他身无分文,入城后在街上踱了半天,也没找到吃饭的地方。两腿累得实在走不动了,就找了一处向阳的墙角坐了下来,伸直双腿,把头枕在肩上,闭目养神,心里想着,自己怎么那么没用,经常为了吃饭发愁?上次遇见了孟大哥,才不致饿死,这次又指望谁来拯救呢?如果大仇未报却被饿死了,不要说被人耻笑,下了九泉都要被鬼耻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椒椒和小红小翠呢?可惜椒椒临终前送了那么多宝贝给他,却一样也拿不出来,要不然倒可以换点钱花花。

    闲着无聊,便尝试用意念去驱动身上的神器,可连续试了好几个,都没有一点反应,倒是那个五行飘渺柬,呼之即出,唤之即回,比狗还要听话,可那是胡椒椒的信物,又不忍把它卖掉。心里不死心,又试了几十个,都没有反应,心里就有些沮丧,决定再试最后一个,没用就算了。意念一动,没想到宿记好像有了反应,微微一麻。南谷君原本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抱多大希望,都有些不敢相信。再用意念驱使,那宿记竟有些蠢蠢欲动,如同是粘在麦芽糖上的苍蝇,使劲地想飞出去。

    南谷君大喜过望,精神一振,撇清所有杂念,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在那一处宿记上,如放大镜下聚集的阳光,用力一使,大喊一声:“出来!”一把斧头就破衣而出,悬在半空中。

    南谷君欢喜地跳了起来,一把握住斧头,但见斧头头部黢黑,刃口朱红,斧柄金黄,刻着“震天斧”三个字。喜道:“震天斧啊震天斧,这么多兄弟姐妹,就你最不争气了,第一个跑了出来,不过我最喜欢你,救我于危难之际。”

    提着斧头,找了处繁华的街道,坐了下来,把震天斧摆在面前,心里想着,既然椒椒说这是宝贝,天天带在身上,肯定价格不菲,可不能卖得便宜了。可坐了半天,街上虽然人来人往,却无人问津,猜想肯定是别人不知道他在卖斧头,说不定还以为他在等奸夫呢。可左右又没有笔墨,便提起震天斧,尝试在石板上刻个告示,原本期望划点印痕就行了,没想到斧刃碰着青石板,如刀切豆腐,只轻轻一按,青石板就被切成了两瓣。南谷君吓了一跳,想他是来卖东西的,可不是来赔大理石的。四下望望,好在没人看见,忙拍拍屁股,换个地方,用震天斧在地上小心刻了告示:“正宗震天斧,售价一百两黄金。”原本他只打算卖一百两银子的,但见斧头如此锋利,心有不舍,索性把心涂上墨水,反正心黑不犯法。

    路人见他一把破斧头卖一百两黄金,都以为他脑子出了问题,想钱想疯了。一直等到太阳西斜,也没有人光顾,南谷君肚子饿得愈发难受,心道,可能是我太心黑了,小市民承受不起,毕竟他们买回去也只能砍柴用,太奢侈了,要不便宜一点,卖个一两银子,先把饭吃上?

    主意打定,刚打算起身改价格,就走过来两个男人,主仆打扮。那仆人见到地上的字,指着震天斧,格格笑道:“少爷你看,少奶奶家的震天斧失踪几百年了,没想到今天还有人记得,在这里卖假货骗人呢。还是正宗的。”

    那少爷看着并不年轻,衣着华丽,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凝思片刻才道:“小兄弟,你这震天斧是从哪里来的?”

    南谷君道:“这你就别管了,俗话说,卖货不卖路,只要你喜欢,这就足够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价格我们好商量。”

    那少爷没有说话,伸手一抓,震天斧就飞到了他手里,向地面凌空一劈,就听“轰”的一声,石头路面就裂开一丈多长的口子。那人怔了怔,又把斧头放回原位,道:“小兄弟,这可是真的震天斧!”

    南谷君道:“我也没说是假的啊。我家世代经商,诚信为本,童叟无欺,绝不会卖假货骗人。不过你买不买没关系,但你刚才把人家街道劈坏了,可跟我无关,这么多人看见了,如果有人来找的话,你可要自己赔的。”

    那人微微一笑,道:“这把震天斧你真打算卖?”

    南谷君道:“不卖带回去砍柴吗?你想不想买?价格可以商量。”

    那人就向仆人递了个眼色,道:“给钱!”

    仆人就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可找了半天,也没有合适。那人便把银票抓了过来,抽出一张递给南谷君,道:“这张是二百两金子的银票,你都拿去吧,不用找了。”

    南谷君接过银票,对天看了看,道:“不会是假的吧?”

    那人笑道:“前面就有家钱庄,如果小兄弟不放心,可以先去核对一下。”

    南谷君把银票揣入怀中,摆摆手道:“不用核对了,宝物赠英雄,看你也是识货之人,斧头你就拿走吧。”

    仆人急道:“你这人会不会说话?明明是我们花钱买的,怎么就变成赠的呢?”

    那人便向仆人瞪了一眼,仆人便不敢再作声。

    那人又拱手道:“那就谢谢小兄弟了!”伸手一抓,就把震天斧握在手中。

    南谷君也拱手道:“既然买卖已经完成,那就后会有期了。”转身便走了。心里想着,看来椒椒给我的真的都是宝贝,最差的一柄斧头都可以卖二百两黄金,其它的岂不都是无价之宝了?可惜椒椒已经不在了,纵然得到金山银山又有什么乐趣呢?长叹一口气,便向钱庄走去。

    那主仆二人站在原地,望着南谷君的背影渐去渐远,良久,那仆人才忍不住说道:“少爷,这震天斧明明就是少奶奶家的家传之物,你为什么还要花钱买呢?直接拿走不就得了?看那小子也挺窝囊的。”

    少爷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像震天斧这种世间罕有的神器,乃是无价之宝,平常人求之不得,可在他眼里,却如同废铜烂铁,随街兜售,卖了脸上竟没有一点惋惜之色,说明他绝非平常之人,怎可轻易得罪?”

    仆人道:“那他会是谁呢?”

    少爷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震天斧在几百年前被飘渺金郎夺走,后来音讯全无。”

    仆人脸露惊骇,道:“飘渺金郎?世间第一高手?”

    少爷点头“嗯”了一声,脸色沉重。

    仆人道:“那……那他不会就是飘渺金郎吧?”

    少爷道:“不知道,这世间没人见过他,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仆人害怕得更深了,道:“可……可我们现……现在见过他了,不……不会死吧?”

    少爷道:“看把你吓得?他应该不是飘渺金郎,你想以飘渺金郎这样的人物会抛头露面卖东西吗?不过他跟飘渺金郎应该也有一定的关系。你在这里先盯住他,我要回趟震天门,跟岳父禀明此事,看他老人家如何定夺。”

    仆人虽然害怕,却也不敢拒绝,还是应承了下来。

    这少爷名叫曹云付,是震天门掌门韩凤江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