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二十六章 生离死别 2
    可他哪里是万奉鸣的对手?

    万奉鸣只用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剑刃,右手乘势一拍,又把他定住了身,拉至身前,做护身盾牌。

    胡椒椒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始终视若无睹,这时长啸一声,伸开双臂,周围就有粉色光芒从地面钻出,如竹笋破土,一道接一道,直插云宵。

    万奉鸣和八大掌门大是惊骇,后退几步,凝神戒备,不敢相信她只剩下不到一成的法力还可以煞出地狱佛光,如果她没有中毒,那杀掉他们岂不是跟捏蚂蚁一样?

    粉色光芒越聚越浓,越聚越密,最后变成一堵光墙,闪闪耀眼,把胡椒椒的身影映得朦朦胧胧。忽地,光墙迅速扩大,瞬间就把众人围在其中。天空,就变得只有井口那那么大,远处的青山变得若隐若现,与世隔绝一般。众人顿感压抑,只觉被敌人四面埋伏,吓得手足无措,慌忙聚成一团,面向光墙。

    忽地,光墙如碎裂的玻璃,坍塌下来,分裂成无数道光芒,如乱箭一般,射向众人。原先在湖边接应万奉鸣的小厮,法力低微,立刻万箭穿心,气绝身亡。而万奉鸣和八大掌门也好不到哪里去,手忙脚乱,无暇顾及南谷君,只顾舞剑自卫,看样子稍有不慎,就要比人质先走一步了。

    胡椒椒又是一声长啸,向南谷君飞去,如浴火的凤凰,九天的仙子,凄凉而美丽。众人忙着应付四下流窜的光剑,自顾不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谷君被她提起,凌空而去。

    空中,胡椒椒吐出一口鲜血,如雨水一般洒落。南谷君看在眼里,心如刀割。

    胡椒椒人一离开,光箭也随之幻灭。万奉鸣心里明白,此次若不能斩草除根,必定后患无穷,连忙招呼八大掌门,腾空追赶。胡椒椒衣袖一挥,三尺白绫疾射而出,在空中迅速变大,长宽几十丈,如帐蓬一样罩了下去,把几人包裹其中。几人挥剑砍杀,白绫却如铁似壁,连裂缝都没有一条。

    山庄后面有道峭壁,高几百丈。胡椒椒带着南谷君,丝毫没有减速,向峭壁撞去。南谷君心道,椒椒不会打算跟我同归于尽撞死在这里吧?也罢!反正小翠死了,椒椒死了,活着也没什么趣味。便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人撞到石壁,却丝毫没有痛楚,如跳水一般,竟溶进了石头。里面有一条通道,顶上嵌着几十颗拳头大的夜明珠,连成一排,把通道照得明晃晃的。通道足有几百米长,尽头就有间石屋,长宽两丈有余,空荡荡的,只有角落里放着一具石棺。

    胡椒椒放下南谷君,随手解开他的定身符,人就颓然坐下,又吐了一口鲜血。

    南谷君赶忙扶住她,急道:“椒椒,你别吓我啊!怎么样了?没事吧?”

    胡椒椒道:“南公子,没时间了,快,把我衣服脱掉。”

    南谷君怔道:“可是,这都什么时候了?我真的提不起兴趣,这次是真的,我没有骗你。等你伤好了,咱们来日方长,又何必急在这一时三刻。”

    胡椒椒道:“你别说话,照我说得做就是了。”

    南谷君见她脸色愈发苍白,不忍违拗,稍作犹豫,伸手解开了她的腰带,在肩上轻轻一拨,衣服就滑落下来,露出了绣着鸳鸯戏水的肚兜。南谷君指着肚兜,道:“这个还要脱吗?”

    胡椒椒摇头道:“不用了,你看我背后。”

    南谷君两次脱她的衣服,出于男性本能,都光顾看前面,没想到后面还有文章,忙掉头去看,却见她背后纹满了刺青,都是指甲大小,足有上百个。仔细看看,既非风花雪月,也非祥鸟瑞兽,竟都是一些刀枪棍棒。

    胡椒椒道:“你看到了什么?”

    南谷君道:“刺青!”

    胡椒椒道:“这不是刺青,这是宿记,是我三千年来搜罗的各种神器,基本都是各门各派的镇派之宝。”话音刚落,其中一个宿记竟离开她的身体,光芒一闪,竟变成一根长棍,一尺多长,翠绿如玉,悬在半空中。胡椒椒道:“这是松溪派的玉竹针。”话音刚落,玉竹针忽地一闪就不见了。南谷君只觉胸口被针刺一下,扒开衣服一看,竟多了一个刺青,就是玉竹针。急道:“它怎么跑我身上来了?是不是迷路了?”伸手去抠,却怎么也抠不下来。

    胡椒椒道:“你别作声。”身上又有一个宿记闪了出来,变成一把剑,剑刃如纸,寒光流转。胡椒椒道:“这是水门的大明王剑。”剑光一闪又不见了,南谷君胸口又被针刺了一下,知道大明王剑也在他身上化作宿记了。

    胡椒椒身上的宿记一个接一个飘了出来,都来不及介绍,如流星雨一般扎进南谷君的皮肤里,把他的胸口挤得满满的。再看她的身上,只剩下两个宿记了。

    胡椒椒道:“最后两件东西比较重要,我跟你说一下。”就有一个宿记飘了出来,变成一块巴掌大的长方形铁块,黢黑如墨,四周雕有古怪纹饰,中间刻着四个朱红大字:“望君如约”。胡椒椒道:“这是我的信物,五行飘渺柬,以后若逢危难,你可以拿它出来,或许可以救你一命。”

    南谷君急道:“我不要你这些东西,你都收回去吧,我只要你好好的,那比世间的一切东西都珍贵。如果没有你,我就算带着这些神器得到整个天下又能怎样?”

    胡椒椒微微一笑,道:“南公子,你先别作声,听我把话说完。”身上最后一个宿记就飘了出来,在空中竟化作一杆方天画戟,约有两米多长,戟杆纹饰精美,尖刃及月牙刃面极宽,光滑如镜,看着都让人心生敬畏。南谷君心头被狠狠地撞击了下,这杆方天画戟在他少年时的梦中出现了千百回,没想到真正存在着,看着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如同是看见外出多年的孩子回归故里。

    胡椒椒又道:“这杆方天画戟原名叫纵横戟,当年二郎老人带着他纵横天下,无可匹敌。不过,原来这纵横戟上嵌着一颗天咒神珠。天咒神珠乃是上古奇宝,跟这纵横戟相辅相成,所向披靡。后来,二郎老人收了两个弟子,师兄叫钟情生,师弟叫上官萧萧,二郎老人便将天咒神珠和纵横戟拆开,把天咒神珠送给了钟情生,将纵横戟送给了上官萧萧。后来师兄弟感情不和,上官萧萧一怒之下在北斗山上创立了七星神教,而这纵横戟也被更名为七星戟,成为七星神教的镇教之宝,也是历代教主的掌教信物。而那天咒神珠被钟情生传给他最钟爱的小弟子,从此不知踪影,可惜的是,我找了三千年也没有找到。不过,只要你以后有能力驱使这七星戟,也足以让你称雄天下了。”说完,七星戟就化作一道光射进他的衣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