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二十四章 生命攸关
    俩人就静静坐着,任由时光流逝。只到圆月西斜,胡椒椒才回去。月光下,南谷君总觉得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只道是熬夜所致,也没有在意。

    南谷君回到床上,想到即将要跟胡椒椒去度蜜月,欢喜得怎么也睡不着,天刚蒙蒙亮就起床穿了衣服,准备去找胡椒椒。哼着小曲开了门,却见门外站着一个人,负手而立,定睛一看,竟是万奉鸣。

    万奉鸣冷笑一声,道:“南公子今天心情不错嘛!昨晚睡得可好啊?”

    南谷君笑道:“只要不见到你,我的心情一向都好。”

    万奉鸣哈哈笑道:“看你心情这么好,真不忍心告诉你,你的死期已经到了。”

    南谷君心下一沉,道:“你想杀我?”

    万奉鸣笑道:“杀你?那太便宜你了。如果不让你经历世间最恶毒的七十二种折磨,我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去?”

    南谷君脊背一凉,道:“你可知道这是在椒椒府上?”

    万奉鸣喝道:“你给我闭嘴。狗奴才,椒椒是你叫的吗?我告诉你,今天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

    南谷君刚想呼救,万奉鸣就在他胸口轻轻拍了一掌,身体就给定住了,话也不能说,只剩下眼珠骨碌碌地转。万奉鸣提起他,几下跳跃,就出了围墙。

    湖边正有一个人在等他们,见着万奉鸣轻轻叫了声:“大少爷!”

    万奉鸣把南谷君放下,道:“你先把这个小畜生带回万里门,给我好好看着,这小畜生诡计多端,别让他给跑了,等我回去好好折磨。”

    那人应承了一声,接过南谷君,刚准备离去,天空就有一道粉色光线划过,如剥离的彩虹,带着优美的弧线,落在几丈开外,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万奉鸣惊道:“椒椒……”

    南谷君一阵激动,可惜口不能言,细看胡椒椒,脸色却无比苍白,如同生了一场大病,让他隐隐感到不安。

    胡椒椒轻声说道:“万公子,你也算是名门虎将,怎么做起事来却如同地痞无赖,鬼鬼祟祟的?”

    万奉鸣硬笑一声,道:“这个小畜生跟我仇深似海,不共戴天,不杀了他,我寝食难安。”

    胡椒椒冷笑一声,道:“南公子跟你仇深似海,那不知我胡椒椒哪里得罪了万里门?竟让万公子亲自跑来下毒?你家祖上对我虽有救命之恩,但几百年来,我几次救助万里门于危难之际,此恩也算报清了,不知万公子为何如此待我?”

    南谷君心里一惊,怪不得她脸色惨白,原来竟是中了毒。不禁悲愤难平,可惜口不能言,只能憋在心里,眼睛都红了。

    万奉鸣见胡椒椒已经撕破了脸,不管她毒性是否发作,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便道:“椒椒,我是因为太过喜欢你,才迫不得已这样做的。”

    胡椒椒冷笑一声,道:“喜欢我?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你为了这一天已经筹划好多年了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给我下的毒应该是伏妖十三香吧?”

    万奉鸣点头“嗯”了一声,道:“只要你不摧动法力,毒气就不会攻心,暂时对性命无碍。”

    胡椒椒仍旧细声说道:“看来你早已知道我是狐狸修化成人,才对症下药,找来这伏妖十三香。此毒虽然厉害,但香气太浓,容易惹人察觉,所以你从多年以前就在身上薰香抹粉,使我麻痹大意,果然是深谋远虑啊!万奉鸣,这么多年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昨晚你到我房间来,我就隐隐觉得不对劲,却始终没有怀疑你,看来我活了三千年,却还是太天真了。”

    万奉鸣脸上一热,道:“我所做的一切,真的都是为了你。只因你太强大了,让我显得很卑微,头都抬不起来,我想像一个男人一样保护你。只要你把你修炼三千年的精元之气给我,我保证给你解药,一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如有二心,天打雷劈。”

    胡椒椒叹道:“你冲你这番话,你比南公子可差得远了。”

    万奉鸣指着南谷君,怒道:“这个小畜生有什么好?除了油嘴滑舌,什么都不会。你看现在,他跟一条狗有什么区别?只会摇尾乞怜。”

    胡椒椒道:“如果他是一条狗,那你就连猪狗都不如了。他就算没有法力,也比你优秀百倍。”

    万奉鸣又妒又恨,道:“你喜欢上了他?”

    胡椒椒道:“不错,我是喜欢上了他。”

    南谷君心头一热,想道,此刻就算死了,又什么好遗憾的呢?

    万奉鸣咬牙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他?”

    胡椒椒道:“杀了他?你不想要我的精元之气了吗?”

    万奉鸣怔道:“为了他,你愿意放弃你三千年的修行?”

    胡椒椒道:“你先把你带来的几大高手都叫出来吧!深山里寒气很重,别着凉了。”

    万奉鸣脸上一窘,转头大声说道:“都出来吧!”

    四处深山里就飘出八个老头,在万奉鸣身后落下,站成一排,看着胡椒椒,脸落敬畏,招呼也没有打。

    胡椒椒道:“也城联盟的几大掌门几乎都到齐了,万盟主怎么没有来?”

    万奉鸣道:“父亲他不知道此事。”

    胡椒椒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又何必撒谎?你觉得带着几大掌门过来,就能应付得了我吗?”

    万奉鸣道:“椒椒,我知道你法力高深,但这伏妖十三香的毒性更猛,一旦你摧动内力,就会毒气攻心,到时解药也救不了你了,你可要三思啊!”

    胡椒椒冷笑一声,道:“如果你不想我拼个鱼死网破,你就先把南公子放了。”

    万奉鸣哪里舍得这么好的人质?面露难色,道:“椒椒,你别为难我,只要你把精元之气给我,我保证放了这小畜……这南公子,让你们都活得好好的。”

    胡椒椒长叹一口气,道:“你不知道人活得太久,容易活腻了吗?与其把精元之气给你这种人,苟且偷生,还不如死了干净。”

    万奉鸣知道他法力高深莫测,但究竟到何种地步,没有人知道。虽然中毒之后,法力折扣严重,但如果她拼死一击,也不知他和几大掌门能否抵挡?手心不禁渗出一层细汗,道:“可……可是南公子还没活腻呢!再说我也不会让你苟且偷生,我保证对你百般呵护,不会让你受一点点委屈的。”

    胡椒椒道:“你把南公子的定身符解开,我有话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