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二十三章 赏月
    胡椒椒望着万奉鸣的背影,几度欲言又止。待万奉鸣出门后,才转过头来,道:“南公子,你又何必招惹万公子?他可是也城联盟盟主的儿子,麾下高手如云,你得罪他可是后患无穷的。”

    南谷君笑道:“有你保护我,我怕什么?”

    胡椒椒叹道:“可我又不能保护你一辈子。”

    南谷君笑道:“你放心,我的一辈子很短的,乐观估计,也就还有二三十年黄金时间,对你来说,随便抽点时间就够了。”

    胡椒椒道:“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得那么轻松。好吧,算我上辈子欠你的,但你要答应我,可不要再去招惹万公子了。”

    南谷君道:“你放心,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的胸襟一向宽如大海。”

    小翠说道:“以前我看万公子实是人中龙凤,精明能干,怎么到了南公子面前,就被捉弄得跟二百五似的。”

    南谷君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翠道:“为什么啊?”

    南谷君道:“因为他就是二百五啊!”就嗤嗤笑了起来。

    小红道:“南公子的舌头虽然柔软,却比刀剑坚硬百倍,杀人不见血啊。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怪不得小姐说我们玩不过你。”

    南谷君道:“那是我运气好,色子又不是我舌头掷的。”

    胡椒椒又道:“对了,南公子,刚刚你问的那个问题,最后那一两银子究竟哪里去了?”

    小翠喜道:“小姐,原来你也不知道啊?我以为就我和万公子不知道呢,我生怕你们说我蠢,我都没敢说。”说完还吐了下舌头。

    南谷君望向小红,道:“你知道吗?”

    小红摇头道:“小姐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南谷君道:“你们三人都想知道,是不是?”

    三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南谷君道:“我告诉你们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小红道:“什么条件?”

    南谷君贱贱地笑了一声,道:“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们三人晚上陪我去泡个温泉就行了,你们大可放心,我是很纯洁的,就是搓搓背聊聊天而已。”

    胡椒椒笑道:“我敢答应陪你去,你敢答应么?”

    南谷君嘿嘿一笑,道:“不敢!”跟小红小翠道:“那你们两个陪我去好了,一个搓前面,一个搓后面,刚刚好。”

    小红撇了下嘴,道:“你想得美。”

    小翠笑道:“南公子总是没一点正经。”

    南谷君耸耸肩,道:“好吧,我给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放弃了,可不能怪我残忍。我肚子饿了,要去厨房炒个蛋炒饭垫垫肚子,你们要不要吃?吃的话我就多炒点。”

    胡椒椒道:“你自己吃吧,我们不饿。小红小翠,我们走!”

    小红舍不得刚刚掷下的三个六,临行又附在南谷君耳边小声说道:“明天继续,我那点数还得算上。”

    南谷君笑道:“你放心好,本掌门一诺千金,岂会跟你一个小丫头一般计较?”

    晚上,胡椒椒刚准备休息,门就被敲响了,以为是南谷君,心头一动,就去开了门,门外却站着万奉鸣。不知为何,以前见着他,虽不至于欢喜,也不至于讨厌,有无皆可,但现在,内心深处却是不太愿意见到他了。但他毕竟是恩人之后,也不好怠慢,强颜笑道:“你还没休息啊?”

    万奉鸣道:“想你想得睡不着。”

    胡椒椒笑笑,“哦”了一声,就招呼他进来在桌旁坐下,又让人沏了一壶茶。万奉鸣身上的水粉香气比往日浓烈多了,小房间内尤为明显,胡椒椒感觉特别不舒服。

    万奉鸣喝了一口茶,道:“椒椒,我怎么感觉这次来你变了好多,对我的态度比以前冷漠多了。”

    胡椒椒笑道:“有吗?”

    万奉鸣道:“当然有!不会是因为姓南那个臭小子吧?”

    胡椒椒笑道:“你想多了。”

    万奉鸣道:“我就不明白,你怎么会对一个下人那么眷顾呢?”

    胡椒椒正色道:“他不是下人,他是我的好朋友。”

    万奉鸣讨了没趣,深深地抿了一口茶。

    夜已经深了,南谷君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忽被几声敲门声惊醒,眼睛都不想睁开,心里就有些烦燥,小声嘟哝道:“明天把门拆了,让你敲个屁。”又大声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声:“是我!”

    南谷君听是胡椒椒的声音,顿时困意全无,裹着被子跳下床就去开了门。

    胡椒椒笑道:“南公子,没打扰你休息吧?”

    南谷君笑道:“没有没有,我正失眠呢!”

    胡椒椒道:“原来是失眠,怪不得闲着无聊要把门拆掉呢!”

    南谷君脸上一热,嘿嘿笑了一声,道:“你耳朵真尖,说梦话都能听见。快进来吧,外面好冷。”

    胡椒椒道:“今夜圆月未残,南公子何不穿件衣服,一起赏个月如何?”

    南谷君喜道:“好啊好啊!衣服就不用穿了,我觉得裹着被子更暖和。”就走出门外。

    胡椒椒笑道:“裹着被子赏月,南公子可是天下第一人了。”

    南谷君嘿嘿一笑,道:“我比较随意。”忽地身体一晃,双脚离开了地面,被胡椒椒拉上了屋顶。

    南谷君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你应该通知我一声哪,我恐高的。”

    胡椒椒笑笑,没有说话。

    俩人就肩并着肩,在屋脊上坐了下去。

    月光如水,映在茫茫白雪上,如同白昼。南谷君仰望长空,叹道:“今晚的月色好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胡椒椒点头“嗯”了一声。

    南谷君道:“椒椒,今晚怎么想起来喊我赏月了?想我想失眠了?”

    胡椒椒长叹一声,道:“不知道为何,今天我总有些心神不宁,体内真气运转也不是很顺畅,我总感觉要有大事发生,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南谷君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见到了那个死娘炮?”

    胡椒椒怔道:“什么死娘炮?”

    南谷君道:“就是那个娘娘腔万奉鸣啊!人见人厌,也难怪你会心烦。你说一个大老爷们没事抹什么香水啊?真恶心,其实这种娘娘腔就应该拉去浸猪笼!”

    胡椒椒道:“他一直都这样的,只是今天的香味比往日更浓烈!”

    南谷君笑道:“他不会发/春了吧?庄里面养的母猪赶紧要藏起来!要不明天咱们出去散散心吧?游山玩水,放松一下心情,要不然看到那个娘娘腔,你的心情肯定会更糟。”

    胡椒椒迟疑道:“可万公子远来是客,我身为主人,总不能撇下他一走了之吧?”

    南谷君道:“你不是已经招待过他了吗?地主之谊已尽,万一他脸皮跟我一样厚,赖在这里一辈子不走,你还要陪他一辈子吗?让小红小翠招待他,已经对他相当客气了!”

    胡椒椒沉默良久,叹道:“我总是说不过你。好吧,明天我们就出去散散心吧。”

    南谷君喜道:“这才是我的好椒椒!”打开被子,把她搂入怀中。

    胡椒椒依偎在他的怀里,也没有反抗。

    南谷君望着朗朗明月,闻着胡椒椒身上淡淡的体香,心中一片清明,竟没有半点邪念,自己都觉得惊奇,只想着,若能天天如此,我这一生还需要有什么追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