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十八章 泛舟湖上
    胡椒椒也没有反抗,虽然南谷君毫无法力,却感觉他的手浑厚有力,握住她的手如蚕丝绕茧一般严实。她第一次有了心跳的感觉,这是三千年来都不曾有过的。原本以为,自己不是人类,虽然也有心跳,但是不可能感觉得到。没想到她错了,感觉竟是那么明显,那么清晰,耳朵都能听得见。一直以来,她都厌烦油嘴滑舌的人,第一次见到他,就有杀之而后快的冲动。原本打算把他留在谷中,自生自灭,没想到他自寻死路,跟她出谷。在她眼中,一直把他当作一个死人看待,感觉他与天下的男人没什么两样,甚至更讨厌,可经历了昨晚之事,她想了一夜,却又感觉他与别的男人一点都不一样。别的男人见到她,无不俯首仰望,敬若神明,说话畏畏缩缩,喘气都怕喘错了鼻孔。而他却大大咧咧,说话肆无忌惮,口没遮拦,把她当作亲人朋友一般。若说他图谋不轨故意为之,可是他没有一点道行,昨晚面对她从未失手过的狐媚之术,竟可以全身而退,这是怎样一个男人啊?嘴上那么轻浮放/荡,内心却真的如这湖水一般平静纯洁,无欲无求吗?自己看了三千多年的人,感觉已经看透了人的心肝脾肺肾,没想到遇到这个男人,却迷茫了。

    南谷君拉着胡椒椒来到树林里,放开她的手,道:“来,椒椒,帮我砍几棵树!”

    胡椒椒笑笑,也没有违拗,衣袖一挥,只听“咝”的一声,几棵参天大树应声而倒。其中一棵就向南谷君砸来,等他发现时,已经到头上了,吓得脸都白了,幸亏胡椒椒手快,衣袖一伸,把他卷到一旁。南谷君拍着胸口道:“妈呀,吓死爹了!我说椒椒啊,你的法力还有待提高啊!以后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担个谋杀亲夫的罪名,那可就不划算了。”

    胡椒椒笑道:“你不是不怕我杀了你吗?杀就杀了呗!”

    南谷君道:“不怕和不想是两个概念,以后千万别搞混淆了!来,帮我再把这几棵树的树干切下来,顺便让小红拿捆绳子过来。”

    胡椒椒嘴唇动了几下,一会功夫,小红果然拿了一捆长绳过来。有这两大高手打下手,一会一个木筏就扎好了。胡椒椒衣袖一挥,木筏就飘进了湖里。

    南谷君又让小红找了绣花针、细线、竹竿,又让她切了几个木浮,待钓鱼的工具做好,又让她去挖几条蚯蚓,顺便再带两个凳子和一个木桶。小红见他像主人一样使唤她,心下老大不情愿,但见胡椒椒没有反对的意思,也不敢不从。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子昨晚能够死里逃生已经是奇迹了,今天竟然连腰杆都硬了许多,连小姐都敢使唤了,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她都不敢相信。

    待一切准备妥当,南谷君就拉着胡椒椒跨上木筏,又让她在凳子上坐下,操起竹篙,在岸边轻轻一撑,木筏就向湖中漂去。南谷君笑道:“我觉得人有时候法力太高并不是一件好事,你看你衣袖轻轻一挥,木筏就可以漂来漂去,但你却体会不到撑船的乐趣。人的一生,如果什么事都能直接得到结果,而忽略了一些过程,那人这一生肯定会错过许多精彩,空留许多遗憾。”

    胡椒椒道:“等你受人欺负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南谷君笑道:“有你保护我,谁敢欺负我啊?”

    胡椒椒撇了下嘴,道:“在这个世上,除了你之外,大概再没有一个男人说出这样没骨气的话了。要一个女人保护,你不觉得羞愧吗?”

    南谷君笑道:“这有什么好羞愧的?我以后如果娶一个能够保护我的老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既然我老婆能够保护我,那肯定就能保护好她自己,不会受到伤害,也免得我去为她担心。面子这玩意我从来不在乎,能当饭吃么?能当女人睡么?都不能!还是女人实在。只要我的女人活得好好的,一辈子不用被伤害,那我就倍有面子,活着倍快活。”

    椒椒望着他撑筏的背影,沉默良久,才道:“你说的话总跟别人不一样。”

    南谷君哈哈一笑,道:“因为我注定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哪!要不然天下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喜欢我?”

    声音在宽广的湖面上传出去好远好远,在胡椒椒的心里回荡。

    或许吧!

    四下好静,天地间似乎只剩下湛蓝的天空和碧绿的湖水。南谷君忽然唱起了歌,歌声悦耳动听,随着那一圈圈的波纹荡漾远去,在天际回荡: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们路过她的帐房,

    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

    她那粉红的笑脸,

    好像红太阳,

    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

    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

    微风撩动她额头的青丝,清新怡人,在这里生活了上千年,第一次觉得这里的风景竟如此美丽。

    木筏还没撑到湖中央,竹篙就探不见底,南谷君便闭嘴不唱,拿起鱼竿,一人一根,串饵放线,一气呵成。

    胡椒椒道:“你怎么不唱了!”

    南谷君道:“好听吗?”

    胡椒椒点了点头。

    南谷君道:“喜欢听以后就天天唱给你听,现在不能再唱了,鱼不爱听。”

    俩人就手握鱼竿,坐在竹筏上静静等待。没过一会,木浮抖动,南谷君鱼竿一甩,一条鲤鱼就钓了上来,足有两尺多长。

    不到一柱香/功夫,这么大的鱼就钓上来四五条,木桶都盛不下了,把南谷君喜得嘴都合不拢,道:“这哪里是湖?分明就是鱼塘嘛!我要再不来的话,这些鱼都要成精了。要是在我老家的话,还上个屁班啊?钓鱼就发财了。”

    胡椒椒道:“这鱼也真偏心,怎么都跑你那边去了?我这边一条都不来吃!”

    南谷君笑道:“只怪你长得太漂亮了,有沉鱼落雁之貌嘛。鱼见了你都沉下去了,说不定今晚还有雁肉吃呢!”

    胡椒椒撇嘴道:“你别取笑我了,我才不信。我要换个地方,我到你那么去。”就把鱼竿提了起来,才发现鱼钩上的饵已经没有了踪影。

    南谷君哈哈笑道:“你真是人才啊!没有饵也能钓鱼,你以为鱼都像你那么傻呢?”

    胡椒椒脸上一红,道:“你信不信我把你推到湖里去喂鱼。”

    南谷君笑道:“你舍得么?来来来,还是我来教你吧!”就帮她鱼饵上钩,站到她身后,握住她的手,抓住鱼杆,两双眼睛紧紧盯住湖面。

    鱼竿还没有捂热,木浮就抖动了两下,胡椒椒喜道:“你看,鱼上钩了,快拉啊!”

    南谷君嘘了一声,道:“别作声,鱼在探饵,还没上钩呢!”

    胡椒椒道:“你怎么知道的?”

    南谷君笑道:“我听得懂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