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十六章 口是心非
    南谷君听她说得真诚,骨碌坐了起来,背上冷汗直冒,心头猛然敞亮,怪不得初次见面时,椒椒就曾警告他,来了也是死路一条,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椒椒昨晚表现得那么yin荡,并非是真心gou引他,肯定是为了试探他,如果他动作稍微快上一点点,把裤子脱了,那肯定会被她当作hao色薄幸之徒,一剑就给杀了。

    天哪!竟然是我一向憎恨的zao泄救了我,世上还有比这更让人哭笑不得的获救理由吗?怪不得她三千年来孑然一身,原来是在守候如柳下惠般坐怀不乱的正直郎君,这是多么漫长的等待,多么漫长的煎熬啊!面对这么崇高的女孩,自己不但毫无敬重仰慕之心,反而满脑yin秽,一大早还在处心积虑地想着上她,真是龌龊到家了。心里又是后怕,又是惭愧,跟小翠说:“那你家小姐现在怎么样?心情好不好?”

    小翠摇头道:“看着不太好,愁眉不展的样子。”

    南谷君心头掠过一丝疼痛,道:“我又没有侵犯她,她应该高兴才对啊?就算她看不起我,我也没有强逼她以身相许啊!”

    小翠嘟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小姐已经喜欢上那个人了吧?”

    南谷君惊道:“那个人是谁?”

    小翠道:“万奉鸣!”

    南谷君道:“什么来头?”

    小翠道:“九大联盟你知道吗?”

    南谷君摇了摇头。

    小翠道:“天下门派过万,联盟三千,而这九大联盟就是其中翘楚,散落各地,影响甚大。其中一个联盟叫也城联盟,盟主是万里门的掌门万喜生,而这万奉鸣就是万喜生的长子。”

    南谷君道:“听着好复杂的感觉,好像门当户对啊!这家伙也在月圆之夜从你家小姐房间里活着走出来的吗?”

    小翠笑道:“那倒没有。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是第一个!”

    南谷君道:“那他为什么还活着?”

    小翠道:“因为小姐从没有在月圆之夜找过他啊。再说了,他是我家小姐恩人的后代,小姐也不会杀他的。”

    南谷君道:“恩人?什么恩人?”

    小翠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在一千多年前,小姐遭逢大难,生命垂危,是万奉鸣的祖上救了她,小姐当时就立下誓言,要保护万家后人周全,还帮他家做过不少事呢!”

    南谷君心里凉了大半截,这两家不但门当户对,还渊源极深哪。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道:“那家伙长得英俊吗?”

    小翠点头道:“跟公子不相上下。”

    南谷君惊道:“操!这么帅!”心里就彻底凉透了,想到自己穷酸落迫,寄人篱下,对方却是一表人才,家境显赫,自己与人相争,如同是哈巴狗与藏獒抢骨头,一不小心,自己都要变成骨头了。日啊!我怎么能把自己比喻成一条狗?还是哈巴狗?这不是我的性格啊!想我南谷君长这么大怕过谁来着?跟人抢过若干女孩,无一落败,战绩直逼小李飞刀,例无虚发。虽然最后女孩全都跑了,那也是因为后期操作不当,跟我的大无畏精神全无干系啊!

    小翠见他脸上阴晴不定,道:“公子,你在想什么呢?”

    南谷君缓过神来,笑道:“没想什么,想起了我家以前养的一条藏獒,虽然凶猛无比,最后还是被我炖了。”

    小翠道:“藏獒是什么?”

    南谷君道:“一种狗,很大的狗,其实我还是喜欢哈巴狗多一点。”

    小翠“哦”了一声,笑道:“公子,你是不是喜欢上我家小姐了?”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有内涵呢?南谷君猥琐一笑,道:“这你也知道?”

    小翠叹了一口气,道:“天下间的男人,见到我家小姐,没有一个不喜欢的,只是公子跟他们不一样,公子的喜欢是纯洁的,而那些男人的喜欢却是肮脏的。”

    南谷君老脸一红,见她满脸落寞,又有些不忍,笑道:“我没你说得那么伟大,我也很花心的,我还喜欢你呢!”

    小翠脸上一红,道:“公子别拿我开心了,我只是个丫环而已!”

    南谷君本来说完就后悔了,现在见她说得自卑,又有些不忍,安慰道:“丫环怎么了?丫环也是人。只要是人,就应该享受上苍赋予人的一切权利。在我眼里,只有人格有三六九等,但人本身绝对没有三六九等,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你是九大联盟的盟主,还是街头的乞丐,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只要你内心善良,热爱生活,尊老爱幼,那你在我眼里那就是最高贵的人,什么人都比不上你。”

    小翠喜道:“公子,你说得是真的吗?不会只是为了哄我开心吧?”

    南谷君道:“一句假话,天打雷劈!”

    还想再编排几句,就听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花言巧语,登徒浪子。”

    小翠吓得脸色煞白,道:“是我家小姐!”

    南谷君也吓得不轻,没想到发了个假誓,这么快就遭了报应,比天打雷劈还要可怕。想他只是为了安慰小翠,绝无轻薄之心,没想到竟让椒椒误会了,这下不要说跳进黄河,就是跳进白河也洗不清了。连忙追出门外,哪里还有胡椒椒的身影?

    小翠眼泪都流了下来,道:“公子,现在怎么办哪?”

    南谷君笑了笑,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顺手又在她脸蛋上拍了拍,道:“傻孩子,怕什么呢?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咱们清清白白的你都吓成这样了,真要做出苟且之事,你不得跳井自杀了?你别怕,天塌下来,有我给你顶着。”

    小翠含泪点头道:“有公子这句话,我便是死也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