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十五章 色诱
    胡椒椒房间的门虚掩着,南谷君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屋子中央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挤满了美酒佳肴,甚是丰盛。胡椒椒坐在桌旁,衣衫比往日更薄了,可隐约见到里面丰满的身体,看得南谷君狠咽了一口口水,自己都能听见“咕咚”一声。胡椒椒娇笑一声,道:“公子怎么到现在才来啊?把人家都急死了。”

    南谷君关上门,嘿嘿一笑,道:“我更急啊!我刚得到消息,就快马加鞭赶过来了,路上累死了好几匹马。”也不等她招呼,就在桌边坐了下来。

    胡椒椒拿起酒壶,满满地给他斟了一杯,笑道:“公子说话好风趣啊!”

    南谷君道:“如果你喜欢听,以后可以天天说给你听啊!”

    胡椒椒笑道:“好啊!”端起酒杯,道,“来,公子,我敬你一杯。”

    南谷君面带歉意,笑道:“不好意思,有开水吗?我以茶代酒行么?我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

    胡椒椒睁大眼睛,道:“为什么啊?”

    南谷君笑道:“酒不好喝,辣心,而且喝酒乱性,不是什么好东西,误人误己。”

    胡椒椒笑道:“男子汉大丈夫,这点辣算什么?再说了,这里又没有旁人,酒后乱性就让它乱好了,我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什么呢?”

    南谷君听得两眼放光,这可是明目张胆的gou引兼挑逗啊!不要说如此天仙般美女,就是一名普通女孩,只要稍微有点正义感的男人,都是不忍心拒绝的,要不然对女孩子的伤害实在太大了,qin兽都要瞧不起的。抓起酒杯,仰脖喝了下去,只感觉喉咙到胸腔,火辣辣的一片。放下酒杯,怔怔地看了她一阵,只见她眼中秋波似水,神色愈发妩媚,一时难以自制,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不好,我已经开始乱性了。”

    胡椒椒格格笑了起来,道:“想乱就乱呗!”

    南谷君哪里知道,早上小翠说的确实是实情。胡椒椒乃是有着三千年修行的狐狸,修炼的法术极为阴柔,每当月圆之夜,天地间阴气最重之时,都需找个男人交/合,吸取阳气,以调阴阳,要不然法力难有进展。而她所施展的狐媚之术,就是修为极深的修道之人都难以抗拒,更别谈南谷君了。再说了,南谷君根本就没打算抗拒,意志一触即溃,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抱到床上,人就压了上去。

    胡椒椒的衣服甚是顺滑,衣带轻轻一拉,就滑落下来,露出了丰满的胴/体,细臂如藕,玉/乳如笋,腰扭如枝,婀娜的身材无可挑剔,超越完美。摸在上面,比婴儿的肌肤还要润滑,细腻,配上那绝色的容颜,南谷君只感觉血管都要爆裂了一般,喘息如牛。以前面对那些平凡的女孩,如果他发挥正常,还能支撑几秒,可面对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尤物,马上就失去了作战能力,只能支撑负几秒。刚准备脱掉裤子,下面的几亿兵马在没有得到他允可的情况下,竟擅自发兵,冲了出去,如泄闸的洪水,挡也挡不住,把nei裤都染湿了。

    男人都是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动物。南谷君顿时yu望全无,大脑一片空白,坐在床边怔怔发呆,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虽然只有几秒的差距,但还是破纪录了,脸丢大了。

    胡椒椒坐起,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道:“公子,你怎么了?”

    南谷君羞愧难当,心道,我总不能说,我已经完事了吧?忽然灵光一闪,就拿开她的手,看也不看她,肃颜道:“椒椒,你别这样,我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刚刚只是一时性起,跟你开个玩笑,绝无它意。你别看我外表fang荡不羁,就以为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男人,那你就错了。其实我是一个保守如茧,视贞操如生命的男人。你可以杀了我,但绝不能玷污我,我的第一次肯定要留在我的洞房之夜。”脸皮之厚,长城若是听见了,都要自己倒塌,羞存于世。

    胡椒椒媚笑一声,道:“公子,我知道你为人正直,这是我自愿的,跟你个人操守完全无关。”

    声音悦耳动人,勾人心魂,若不是几亿兵马都已经跑光了,南谷君肯定要拼死一战。现在只能黯然一笑,道:“椒椒,如果你若真喜欢我,就给我一点时间,两情若要长久时,又岂在乎那春宵一刻。等我禀明父母,光明正大娶了你,洞房花烛之夜,尽情狂欢,那岂不更好?”

    胡椒椒笑道:“公子,你真想开了?你舍得吗?”

    南谷君点了点头,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小声道:“对不起,椒椒,让你扫兴了。我也想满足你,可我说服不了我自己,根深蒂固的伦理道德把我紧紧地束缚住了,我不能为了一时的欢快,违背自己的良心,违背自己的原则,做下令自己悔恨终生的事情。”脸上果然一副正义凛然的表情,若不是nei裤已经湿了,差点连自己都骗了。说完又拍了下她的肩膀,抿了抿嘴,头也不回地走了。

    胡椒椒半躺在床上,望着他的背影情怔怔发呆,若有所思。

    没想到南谷君走到门口,前脚刚踏出去,又缩了回来,犹豫了好一阵,终究还是转过身,又回头了。

    胡椒椒格格笑道:“公子,后悔了吗?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人家的!”

    南谷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走到桌边,端了一盘红烧蹄髈和一碗炖鸡,默默走了。

    南谷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全然不知是zao泄救了他一命,不但没有放炮庆祝,还自怨自艾了半夜。一觉醒来,几亿兵马又补充完整,雄心又起,更是把肠子悔青了,昨晚不该贪图嘴上一时快活,把话说得决绝,把自己树立得伟大,现在可好,再找借口xun欢,无疑是抽打自己的脸了。早知如此,昨晚就不该走得那么潇洒,临行前应该留下三个字:改日吧!

    起床后,洗漱都没有精神,半躺在门口的台阶上,正暗自发愁,小翠却来了。见他还活着,喜不自禁,道:“易公子,没想到你真没有骗我啊?看到你还活着,我是真替你高兴。”说着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南谷君见他笑容灿烂,不似作假,心中一凛,道:“活着很难吗?”

    小翠道:“那当然!我跟随小姐快三十年了,能在月圆之夜从她房间里活着走出来的男人,你还是第一个。我听小姐说,三千年来,也没出现过一个,你好厉害哦!”

    南谷君苦笑一声,心道,我要厉害的话,也不至于这么早坐在这里跟你吹牛逼了。随口说道:“那些人都被你们小姐杀了吗?”

    小翠道:“对啊!我们小姐说了,天下间的男人都是hao色薄幸之徒,死了也是活该。我们小姐还说了,如果天下真有男人从她房间走出去的话,她都愿意以身相许,只可惜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每次月圆过后,早上我跟小红都要去趟小姐房间,把臭男人的尸体抬走,然后还要把小姐的被褥床单全部拿去焚烧掉,连那天小姐穿过的衣服鞋子也要烧掉,一件都不留,但今天早上我们去的时候,她却一个人坐在床边发呆,似乎一夜没睡,也没让我们烧东西,我以为她自己把你的尸体处理掉了,所以我特地跑来看看你,没想到你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