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十四章 狐狸精
    出了房间,打听了几个仆人,得知胡椒椒正在兜立殿中。摸索着找了过去,敲响了殿门,就听胡椒椒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南谷君推门而入,却见大殿中央有个圆顶铁炉,高约两三丈,炉下火苗鼎盛。胡椒椒正坐在墙边的椅子里,手托着腮,看着炉火怔怔发呆,见到他进来,抬头笑道:“看不出来你换身干净的衣服,长得还挺不错的。”

    南谷君顺手把门关上,转身笑道:“那当然,金子要发光,神仙也挡不住的。”

    胡椒椒笑道:“找我有事吗?想我了吗?”

    南谷君没想到她会挑逗他,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心下一激动,笑道:“小姐这么漂亮,想你也是正常的。”左右看了一遍,也搬了张椅子,在她身边坐下,翘起二郎腿,又道:“不过我不是来倾诉相思之苦的,我是来向小姐辞行的。”

    胡椒椒颇显意外:“怎么?你要走了吗?”

    南谷君道:“对啊!准备今天就走。非常感谢小姐的救命之恩,以及招待之情。以后旦有所需,尽管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胡椒椒笑道:“来我这里的男人,你还是第一个主动提出要走的,很有魄力啊!”

    南谷君道:“那当然,我怎么能跟那些色/情狂相提并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我是一个有原则有操守的人!”

    胡椒椒道:“如果我挽留你,你会留下来吗?”

    南谷君面色坚毅,点头道:“应该会的!”

    胡椒椒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留下来多住几日呗。反正也不差你一个人吃喝,陪我说话聊天也是好的,我一个人很空虚。”

    “空虚”这个词用得南谷君热血澎湃,这可是赤luo裸的暗示啊!勉励他应该趁虚而入。怪不得小翠会说他走不掉,原来她已经知道小姐爱上了他,而她争风吃醋,知道抢不过自家小姐,索性让他一走了之,眼不见心不烦。这小翠也真是的,一桩美好的姻缘差点就给她破坏了。脸上笑道:“小姐放心,你算是找对人了,我这个人就像棉花糖一样,专门填补空虚,不但把你心里填得满满的,还甜甜的。”

    胡椒椒格格笑了起来,道:“是吗?我拭目以待啊!”

    南谷君道:“绝对不会让小姐失望的。对了小姐,那你打算留我在这里住多久啊?”

    胡椒椒笑道:“你想住多久啊?”

    南谷君道:“有小姐这样的绝色美人相伴,就是在这里住一辈子也不嫌长啊!”这句倒是真心话。

    小姐格格笑道:“那你就在这里住一辈子吧,一直住到死为止。”

    前一句话听得南谷君心花怒放,后一句话虽然也是同一个意思,可他怎么听都觉得别扭,心道,这小姑娘真不会说话,本来双宿双飞白头偕老的意境到她嘴里全变味了。不过只要意思不变,也就罢了,笑道:“既然我在这里长住了,那小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叫你小姐心里挺别扭的,说实话,小姐这个称呼在我老家可不是什么好称呼,每次叫你小姐,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老家养的鸡!”

    胡椒椒笑道:“这是哪跟哪啊?你老家的习俗可真是奇怪。我叫胡椒椒!”

    南谷君道:“这名字真有性格,那我以后就叫你椒椒,你不介意吧?”

    胡椒椒道:“我很随意的,随便你叫什么!”

    南谷君心道:虚伪!叫你老婆你肯定不答应!想到他跟椒椒既然两情相悦,终成眷属也是指日可待,可怜自己那小身子板,可一定要补补,可不能再重蹈覆辙,让煮熟的鸭子飞进别人的锅里。便道:“椒椒,你昨天的蛇胆酒泡好了吗?”

    胡椒椒指了下炉子,道:“不在里面吗?”

    南谷君惊道:“你没用来泡酒,用来煲汤了?”

    胡椒椒道:“你还真想得出,这里炼丹用的。”

    南谷君脸上一红,嘿嘿笑了两声,道:“这是炼丹炉啊!以前没见过,我还以为是煲汤炉呢。我心里还想着这么一大炉汤,喝几天也喝不完啊,这也太浪费了吧?”

    胡椒椒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南谷君又道:“那你炼的是什么丹药啊?”

    胡椒椒道:“九虫兽元丹。”

    南谷君道:“有什么功效啊?滋阴壮阳,还是补中益气啊?到时能不能分两斤给我啊?”

    胡椒椒道:“你以为是风寒退烧药呢?还分两斤?一共就一颗。而且既不滋阴也不壮阳,这是辅助修炼用的,可以让修炼者的法力日进千里。”

    南谷君道:“这么厉害?可惜只有一颗,不能分点给我。要不等你炼成之后,让我舔两口尝尝味道就行了,我这个人很容易满足的。”

    胡椒椒蹙眉道:“你能别说那么恶心吗?你舔过谁还想吃啊?”

    南谷君嘿嘿一笑,心道,以后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了,想吃还来不及呢!

    南谷君在椒胡山庄住了几天,每天就是吃吃饭,睡睡觉,用木桶泡泡温泉,之外就是陪美女说说话聊聊天,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逍遥自在,可谓是不羡鸳鸯不羡仙。如果就这般过一辈子,那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只是小翠看他的眼神变了,刻意躲避他,偶尔几次在小路上遇见,也是欲言又止,低头匆匆而过。南谷君心里想着,这样也好,免得向他表白,反而不知道怎样拒绝。他是个不会拒绝的人,当然,只是针对好事临门的时候,万一拒绝不当,发生奸情,事情败露,被椒椒知道,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一日,天刚麻麻亮,南谷君还在梦乡里遨游,就听见一阵敲门声,心下老大不情愿,想谁这么无聊,跟周扒皮一样,半夜三更跑来敲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忽又想到,不会是椒椒吧?心里一激灵,骨碌跳了起来,胡乱披了件衣服,就跑去开了门。门外却站着小翠,令他颇感意外,道:“是你?”

    小翠点头道:“公子,昨晚我想了一夜,还是不忍心你不明不白死在这里,你还是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南谷君道:“为什么?你家小姐要杀我吗?”

    小翠点了点头,脸色沉重。

    南谷君心里嗤笑一声,想这小丫头真是被爱情冲错了头脑,撒谎都不知道编个靠谱的理由。椒椒跟我无怨无仇,还救了我的命,这几天待我更是敬若上宾,爱我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杀我?除非是奸杀,我还能信上几分。若不是念在小丫头对我也算是痴心一片的份上,真要跟她翻脸,真是人帅烦事多,觉也睡不好。嘿嘿一笑,道:“小翠姑娘,谢谢你的好意了。我是烂命一条,谁喜欢谁拿去好了。”

    小翠急道:“我是跟你认真的,你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吗?”

    南谷君倒也好奇,道:“什么人?”

    小翠四下看了一遍,小声道:“她是三千年的狐狸修炼成人的。”

    南谷君怔道:“狐狸精?”

    小翠点了点头。

    南谷君笑道:“这我早就知道了。”

    小翠惊道:“公子怎么知道的?”

    南谷君道:“在我老家,狐狸精可多了,大街上到处都是,凭我的经验,一眼就能看出来。大家朋友一场,不瞒你说,被我征服的狐狸精不知有多少,只要我花枪一晃,那是水流成河啊!”

    小翠道:“应该是血流成河吧?”

    南谷君道:“都一样,很难遇到血流成河,大都都是水流成河,反正在我的花枪下,倒下的狐狸精那是一片一片的。”

    小翠迟疑道:“没想到公子深藏不露,倒是我多虑了。”

    南谷君道:“你绝对是多虑了,我可是狐狸精的克星。”

    小翠道:“那你不会伤害我家小姐吧?”

    南谷君故作深沉,用手指蹭着下巴,道:“伤害嘛,应该不会,但有点疼痛应该是难免的,不过在疼痛的同时,应该也是蛮快乐的。”

    小翠理解不透这么复杂的感觉,似懂非懂,“哦”了一声,道:“既然公子胸有成竹,那我也不必杞人忧天了。公子继续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

    南谷君点了点头,待小翠转身离去,心里一阵得意,这里的小姑娘也太好骗了吧?就算告诉她们母猪会上树,她们应该也不会怀疑。摇了摇头,又上床睡了。

    晚上,圆月当空,月色如水。

    南谷君站在庭院里,仰望皎皎明月,心道,如此良辰美景,如果椒椒相伴身旁,花前月下,喁喁情话,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每天这个时候,晚饭早就准备好了,今天却迟迟没有动静,不会是椒椒对我心生厌烦,故意怠慢我,想让我知趣离去吧?想想又没有道理,椒椒现在跟他如胶似漆,虽说女人善变,但也不至于变得那么快吧?肯定是厨房那些兔崽子疏忽了。

    正胡思乱想时,小红就来了,见他独自赏月,笑道:“哟!易公子好雅兴啊!”

    南谷君对她没有好感,但念着椒椒宠爱她,也不便得罪,笑道:“原来是小红姑娘啊,晚饭吃过了吗?”故意把“晚饭”两个字咬得很重。

    小红似乎没听懂他的意思,笑道:“早就吃过了。易公子一个人站在这里赏月,不觉得无聊吗?”

    南谷君心里骂了一句,等饭吃当然无聊了!脸上笑道:“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过现在姑娘来了,就不觉得无聊了。如果置办一桌酒菜,咱们对月小酌两杯,那就更完美了。”

    小红笑道:“我哪有资格陪公子赏月啊!小姐让我来请公子共进晚餐,不知公子可有兴趣?”

    南谷君顿时心花怒放,心下敞亮,怪不得没有晚饭,原来是椒椒早有预谋啊!这人也真是的,也不提前通知一声,非要给他惊喜,害他白白紧张了好一阵。真没想到她也是个浪漫之人,不愿辜负这良辰美景,跟他真是心有灵犀,情趣相投啊!激动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好有兴趣的!”第一次觉得小红也不是那么讨厌。

    小红笑道:“那公子是自己去呢?还是我带你去呢?”

    南谷君道:“我自己去就可以了,点我早就踩好了,不不不,我是说,通住小姐闺房的路一直都刻在我心中。”

    小红笑道:“那你可要快点啊,可不能让小姐久等了。”

    南谷君恨不能插翅飞过去,怎么舍得让她久等。笑道:“你放心,我马上就到。”

    小红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南谷君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上下将衣服整理一遍,昂首挺胸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