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十三章 落花有意
    这一觉睡得甜美无比。

    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小翠来敲门,才悠悠醒来,睁开朦胧的双眼,说了声:“请进。”

    小翠进来,见他还躺在被窝里,笑道:“都什么时候了,公子还没起床啊?”

    南谷君坐了起来,伸了下懒腰,笑道:“不好意思,这两天太操劳了,感觉两眼刚眯起来天就亮了。”掀开被子,跳下床准备拿衣服,却听小翠尖叫一声,捂住双眼,把他吓了一跳,自身看了一眼,却见身上一丝不挂,羞得耳根都红了,忙跳进被窝,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翠姑娘,我真的不是耍liu氓,只是你昨天送来的衣服我不会穿,跟我们那里的衣服不一样,我穿的衣服你也见过的!”

    小翠羞得满脸通红,轻声道:“其实这衣服穿起来也很简单的。既然公子不会穿,我给公子示范一遍吧!”就从衣服里拿出一件外套,慢慢穿了起来,细细给他讲解。

    待衣服穿完,一个英俊儒雅的翩翩公子就站在了南谷君面前。南谷君心道:这小翠姑娘不但名字清新雅致,人长得又漂亮,待人又和善温柔,比他以前的女朋友们不知要强上多少倍,若不是已经看上她家小姐,真要追她做女朋友了。笑道:“小翠姑娘,没想到你穿上男装比穿女装还要漂亮,别有一番风味啊。”

    小翠笑道:“公子取笑了。”

    南谷君道:“对了,小翠姑娘,你们这里有nei裤吗?直接穿着裤子我不习惯,就像一个秤砣吊在树上来回晃荡,不着边际,心里空落落的,这种感觉你能明白吗?”

    小翠摇头道:“不明白。什么是nei裤啊?”

    南谷君道:“就是比裤子短一点的裤子,穿在最里面的,很性感的,也叫裤头裤衩,花裤衩。”

    小翠想了想,道:“有是有,但没有男人穿的,除非下人那边有,不过下人的东西公子是穿不得的。”

    南谷君道:“什么下人不下人的,有什么穿不得的?只要是人穿得东西,那都是一样的。”

    小翠道:“公子以前也做过下人吗?”

    南谷君笑道:“怎么可能?你看我有做下人的潜质吗?”

    小翠道:“没有!公子气宇轩昂,洒脱自信,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爷,不比那些下人,猥琐自卑,目光如鼠,见了人连话也不敢说,唯唯诺诺,公子怎么能跟他们相比?只是我不明白,那些下人用的东西公子怎么会不介意?我们小姐对下人已是极好,极少责骂,但她连下人住的地方都不愿意去的,更别谈用下人的东西了,贵贱有别!”

    南谷君道:“在我眼里没有贵贱,人至贱则无敌,大贱就是大贵,更别谈上人下人了。在我们老家,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就连天下最大的官跟乞丐也是平等的,他可以骂乞丐,乞丐也可以骂他。乞丐向你要钱,你不给他,他看你不顺眼,都能骂你几句,你还没有办法,只能翻翻白眼,又不能跟他吵。”

    小翠道:“那活得多憋屈啊?为何不一剑杀了他呢?”

    南谷君叹了口气,道:“我们的世界你永远都不会懂。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带你去看看,我相信你一点都不会觉得憋屈的,肯定会爱上那里的。”

    小翠面露向往之色,点头道:“公子的家乡一定很美。”

    南谷君笑道:“那是必须的。对了,你先帮我去拿条裤衩吧,光着屁股跟美女聊天,什么事都不干,感觉挺别扭的。裤衩是不是新的无所谓,但一定要洗过的,太阳晒过的。还有啊,一定要找那些洁身自爱的下人,千万别找那些热爱piao娼的,万一染上性病,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翠脸上一红,道:“公子说笑了,那些下人哪有胆量去寻花问柳?那我现在就给你去拿吧!”就退了出去。

    没过一会,就拿了一条新裤衩进来,南谷君就在被窝里穿上了。刚洗漱完毕,几个男仆就端了一桌酒菜过来,甚是丰盛。南谷君从来没被人服侍得如此周到,心下一阵恍惚,我什么时候登基了?邀请小翠一起用餐,小翠却说已经吃过了。

    南谷君也不客气,大刺刺地坐下,吃了起来。小翠站在边上,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几度欲言又止。南谷君看在眼里,笑道:“小翠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

    小翠咬着嘴唇,点了下头。

    南谷君笑道:“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别跟我客气,我最不喜欢别人跟我客气了。你们对我有救命之恩,在我眼里,那就是最好的朋友,除了爹妈,就数你们最亲,不管什么事,只要你们开口,只我能做得到,上刀山下油锅,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

    小翠涉世不深,听他说得慷慨激昂,不禁感动,稍一犹豫,便道:“公子,这顿饭吃完了,你就走吧!”

    南谷君怔住了,嘴里的饭怎么也咽不下去。怪不得小翠犹豫不决,原来是要下逐客令啊。心里一阵难过,胡椒椒的颦笑音容在脑海里层层浮现,他明白,虽然认识只有一天,但他已经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她。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此为古今恨。不禁脸色索然,说道:“这是你家小姐的意思吗?”

    小翠道:“不是我家小姐的意思,我家小姐不知道的,是我的意思。不过公子千万不要误会,其实我并不希望公子走的,巴不得公子在这里住一辈子,只是为了公子你好,你必须得走,而且越早越好,你一定要相信我。”

    南谷君知道小翠是个好姑娘,绝不会成心赶他走。那她是什么意思呢?不过想想也对,自己身无分文,无权无势,就像一个瘪三,总不能一直寄人篱下,赖着不走,还像癞蛤蟆一样渴望吃到天鹅肉,这样只会惹胡椒椒更加地瞧不起。或许自己走了,运气好的话,也能闯荡出一片天地,出人头地,到时再回来追求她,也算是门当户对。心念至此,叹道:“是啊,我确实该走了。你家小姐在哪里?”

    小翠面色一紧,道:“你不会要去找她吧?”

    南谷君道:“对啊,人家救我一命,又招待得这么周到,我总不能不辞而别吧?这样也太不上路子了吧?”

    小翠道:“你不能去找她,要不然你就走不了了。”

    南谷君笑道:“怎么?难不成她要把我招女婿不成?”

    小翠道:“你就不怕她会杀了你?”

    南谷君笑道:“如果她想杀我,又何必救我?我跟她无怨无仇,又身无分文,,除了色之外,没什么值得劫的。如果真要劫色,也就罢了,人在花下死,做鬼也feng流嘛!”

    小翠微微一怔,面含愠色,道:“既然你想死于feng流,那你就去吧!”扭头就走了。

    南谷君一头雾水,开个玩笑怎么就生气了?难不成他喜欢上我了?尼玛人长得帅就是没有办法,自己已经很收敛了,可惜花开正浓,想不招蜂引蝶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