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十章 斗兽
    角落里有一堆树叶杂草,里面竟有一窝小猫,共有五只,毛色黄黑相间,圆嘟嘟的甚是可爱。南谷君甚是喜爱,弯腰抱起一只,放在怀里轻轻抚摸,心里想着,若是生活安定,倒要把这些小家伙全部带回去,精心养着。忽然又觉得奇怪,这些小猫都是嗷嗷待哺的样子,怎么却跟老家那些成年老猫差不多大呢?再看那黄黑相间的毛皮,越看越是熟悉,不禁头皮一麻,卧槽,这哪里是小猫?分别是一窝虎崽啊!果然长得虎虎生威。吓得他赶忙把虎崽丢进窝里,撒腿就跑,冷汗撒了一地,心里想着,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只身闯入龙潭虎穴,万一母老虎现在回来,我可就成了送上门的肥肉了!

    因为知道附近有老虎,出了山洞,便发足狂奔,也不顾脚上伤痛,刚刚还以为是因祸得福,现在却成了祸不单行。刚跑下去四五百米,就感觉背后有动静,掉头一看,腿都软了,以前要花钱到动物园才能看到的新奇动物,现在正免费向他冲来,似乎是为了让他看得更清楚一点。南谷君心里明白,以他这对残缺的腿脚,再跑就要跑进鬼门关了,好在他在农村长大,幼时鸟窝掏得有经验,见边上有棵大树,嗖嗖嗖就爬了上去,感觉腿脚就像好了一般,一点都不觉得疼痛。

    老虎冲到树下,前腿离地,搭在树上,见够不着他,便狂啸一声,围着大树转圈,时不时还要抬头看他一眼,生怕他变成鸟人,飞了似的。南谷君清楚,他只是暂时脱离虎口,时间长了,还是要主动掉下去喂它的,吓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央求道:“老虎大哥,不不不,老虎大姐,你别在这里转了,我真的很怕,你还是回去吧。你家里还有一群孩子需要你照顾,万一被别的动物吃了,那就得不偿失,后悔也来不及了。你别看我肌肉强壮,其实很难吃的,我的肉是臭的,血也是臭的,里面还有屎,那就更臭了……”

    老虎哪里听得懂他的话?又狂啸一声,在树下转了几圈,索性伏下不动,大有跟他耗到死的劲头。南谷君坐在树枝上空自着急,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哭鼻子掉眼泪,心里把丁九代骂了几万遍,不守信用,不尽孝道,这么长时间也不来找他。

    就这般对峙了两三个钟头,老虎终于失去了耐性,伏在地上伸了下懒腰,就拖着庞大的身躯缓缓走了。南谷君心下大喜,却也不敢下树,生怕老虎去而复返,便又等了个把钟头,估计老虎已经去得远了,便准备下树。没想到刚下到一半,却见到另一个方向有黄影闪动,以为还是那只母老虎,便又爬回树上,再仔细看看,竟是一只金钱豹。金钱豹也看见了他,似乎已把他看作囊中之物,不急不躁,徐徐走了过来。

    金钱豹虽然没有老虎强悍,却是会爬树的,这对于经常观看动物世界的南谷君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心想运气怎么那么背?野人老虎刚走,金钱豹又来了,动物园都快被他参观遍了,也没人来收费。这次是真的死定了,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念此,眼泪鼻涕又流了下来。

    不料金钱豹还没走到南谷君树下,原先那只老虎却斜里冲了出来,向金钱豹扑了过去,原来它竟一直埋伏在左右。金钱豹知道不是老虎的对手,也不争斗,就近爬上了一棵大树,离南谷君只有十几米远。老虎空有一身本领,却苦于不会爬树,又急又怒,狂啸几声,在两棵树之间来回踱步。踱得久了,又趴了下来,闭目养神。金钱豹也在树枝上趴下,闭目养神。

    只有南谷君不敢闭目养神,只能张目伤神。刚刚还希望老虎离去,越远越好,现在却又不希望它走了,它一旦走了,金钱豹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欺凌他了。可是它若不离开,他难不成要在树上呆一辈子吗?就算他答应,心肝脾肺肾也不答应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三国鼎立吗?可是却没有人愿意跟他结盟。

    天渐渐黑了,老虎仍没有离开的意思。南谷君好长时间没有进食,胃都饿得疼了;谷底水气大,寒气重,夜深时尤为明显,可恨羽绒服已经被划破,鸭毛在离开鸭子以后反而可以飞翔,完全不顾及鸭子的感受,好好的一件羽绒服飞得只剩下一张皮了,把他冻得蜷缩在树枝上,就像一只拔了毛的鸭子。在树枝上坐得久了,腿脚开始发麻,连着旧伤,又麻又痛,难受异常,只能扶着树枝来回走动;夜半时,困意又趁火打劫,一波连着一波,连同一天的疲惫,显得更为凶猛,几次险些跌下去,抽烟都不管用,最后只能用脑袋撞树,撞出血来,才略微有些效果。

    这一夜过得特别漫长,每一秒都似乎被放大了几万倍,这是在挑战他意志力的极限,若不是想到被老虎撕裂的惨状,真想纵身跳下,一了百了。

    天亮了,老虎还没走。又过了一个上午,老虎终于失去了耐性,伸了下懒腰,慢慢走了。果然不出南谷君所料,老虎一走,金钱豹就下树了,缓缓向他这棵树走来。南谷君心道:来了也好,早早做个了断,免得苦受煎熬,生不如死,与其坐以待毙,还如拼死一博。就折下一根树枝,滑下树下,站好身姿,以枝当剑,为了壮胆,大吼一声:“豹日的,别以为老子在树上呆了一夜,就以为是老子怕了你。告诉你,老子只是勘探地形而已。老子天不怕地不怕,有种就放马过来吧!”

    金钱豹倒也被吓得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看着他,但这种对峙只持续了几秒,虽然它智商不高,但也猜到他只是虚张声势,便怒吼一声,疾速冲了过来,转瞬即至,离他还有三四米的时候,腾空跃起,直扑他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