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九章 坠崖
    南谷君了了一桩心事,心情大好,在山峰上信步转了一圈,就找了一棵大树撒了一泡尿。忽然感觉背后有人,转过身来,两丈开外果然站着一个人,足有一丈高,长发及腰,全身黑毛,两个ru房硕大无比,至少在G杯以上,毛茸茸的像两个椰子挂在胸前。南谷君脊背一凉,吓得差点要再尿一遍,面对如此赤luo的豪ru,竟没有半点感觉,心里第一反应就是,野人!这里又不是神龙架,怎么会有野人?

    野人也没有攻击他,只是呲着牙向他笑,把他笑得毛骨悚然。对峙了好一阵,南谷君的思绪才略微镇定,因为不知道它是人还是动物,所以也不知道它是女的还是母的,不过称呼应该不用改变,便硬挤出一点笑容,道:“美女,不好意思,我只是过来撒泡尿,虽然被你偷窥了,但我一点都不介意,你也不用盯着我看,我马上就走,打扰了!”

    美女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仍带着盈盈笑意看着他。

    南谷君头皮又是一阵发麻,第一次尝到被女人电到的感觉。心道:笑得这么yin荡,不会打算把我先奸后杀吧?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转身便跑,可只跑了几十米便停了下来,前面一道深渊拦住了他。转身一看,野人已到眼前,还没来得及换个方位,就被野人抓着衣领提了起来,离地一米多,提小鸡一般,放在眼前细细观看,像在打量食物。南谷君这时也看清了它的嘴脸,眼如铜铃,鼻孔如洞,嘴如血盆,还喷出阵阵热气,腥臭无比。更令他惊惧的是,腥臭中竟伸出一根舌头,在他脸上长长地舔了一下,湿湿的,粘粘的,热热的,让他又是恐惧,又是恶心,心道:这是要吃掉我的节奏啊!我可不能坐以待毙。

    慌乱之中灵光一闪,偷偷从身上摸出打火机,伸到野人胸前打出了火。野人的毛发既干燥又油腻,沾火就着,势头旺盛,瞬间成了火人。野人吃痛,又惊又怒,大吼一声,就把南谷君抛了出去。

    南谷君在空中飘了半天,心道怎么还不着地?往下一看,魂都没了,自己正向不见底的万丈深渊落去。

    丁九代赶到段天门时,幻化联盟的人正围着孟启方商量该如何处理,毕竟他在魔教地位甚重,是杀是留都颇为棘手。待他们发现丁九代时,已经站在他们身后,一掌呼出,人群就被震出一个缺口,就见人影一闪,孟启方已经被他抱了出来,腾空而去。幻化联盟的人哪里能够追上?况且戮虎缠龙阵又不能随身携带,追上无疑是自寻死路。

    望着远去的身影,众人心里各有打算,除了段天门,其余人均想,既然没能杀人灭口,现在纵虎归山,以后再想侥幸胜过此人,可是比登天还难!看样子只有跟段天门撇清关系,日后才能自保,没必要为了那作奸犯科死有余辜的段南飞,惹上灭门惨祸。而段成德心里忧虑更深,强敌不但未灭,随时都有可能去而复返,更有可能把他家严守几千年的秘密泄露出去,那可真是后患无穷了。在场的这些人孤陋寡闻,不识此阵,但魔教人才济济,跟他祖上又有极深的渊源,细加推敲,肯定能发现。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丁九代不但智商不高,还十分粗心,当时带着南谷君随便落了一座山峰,并没有熟记,现在回来,望着几十座几乎无甚差别的峰头,不禁手足无措。连续找了好几座山峰,也没有找到南谷君,怀里的孟启方又吐出一口鲜血,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便不敢再找,想着还是先把孟启方安顿好,再来寻找不迟。

    南谷君在空中落了半天,心想这次肯定是死定了,身体都要摔烂了。瞬间想了好多人,想了好多事,还没来得及流泪,身上一阵巨痛传来,就听见“喀嚓”一声,竟落在了一棵大树上。他从这根树枝落到那根树枝,最后“砰”的一声,重重地落到了地上。摸了把身下柔软的泥土,乐得心里顿时开了花:操!这样都摔不死,真是福大命大,看样子算命的五十块钱还真没有白花。可他想要站起来,全身骨骼肌肉却无处不疼,稍一提劲,就冷汗直冒,心里又惊慌起来,想不会是骨骼尽断吧?那躺在这里还不是眼睁睁地等死?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摔死算了,也不用活活的饿死疼死恐惧死。

    过了些许,疼痛略微减轻,勉强把全身摸了一遍,好像并没有骨折的痕迹。再过一段时间,竟也能慢慢站了起来。看看手上,摸摸脸上,还有身上的羽绒服,都被树枝划破了,鸭毛乱飞。一时彷徨无措,望着手中还紧攥的的打火机,苦笑一声,跌撞着向前走去。这里山高渊深,林高丛密,看样子表侄子肯定找不到了,自己怎样才能出去呢?会不会有野兽毒虫出现呢?万一走个几天,身上又没有干粮,不就饿死在这里了吗?

    南谷君越想越怕,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听天由命,硬着头皮往前走。忽见边上有一个山洞,洞口长宽两丈有余,不禁心头一亮,因为他看多了武侠玄幻小说,一般套路来讲,主角跌下山崖,都会发现一个山洞,里面要么有神功秘籍,要么有灵丹妙药。没想到上天如此眷顾他,刚到这里两天就遇到了这等好事。一旦修炼成功,便可以像表侄子那样飞檐走壁了,逃脱困境那是易如反掌。真是因祸得福,走了狗屎运了。

    南谷君心情激动,也不顾腿脚疼痛,三步并两步,就走进了山洞。山洞内光线昏暗,面积不小,一眼望去,空荡荡的,除了石壁什么都没有。上下左右看了几遍,也没有看到秘籍丹药的影子,不免有些失望,正准备离去,黑暗的角落里却好像有声音传出,心下好奇,便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