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六章 信以为真
    南谷君也恍若梦中,在那一刹那,仿佛变成了一朵蒲公英,随风飘荡,毛都差点吹掉了。待缓过神来,已脱离险境,心下一喜,拱手道:“谢前辈搭救!”

    丁九代脸上一喜,道:“你叫我什么?叫我前辈?”

    南谷君点头道:“对啊!”

    丁九代转头看着孟启方,笑道:“小家伙,你听见没有?他叫我前辈,而你刚才却叫他小兄弟,那我们之间的辈份可得好好理一理了,你以后可不能再叫我老家伙了,也要叫我前辈,要不然就是大不敬!”

    孟启方道:“老家伙,今天你帮了我一个忙,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现在就把南兄弟带回神教,如果我能回去,那自然是好;如果我不能回去,你须拿他作亲兄弟一样看待,把你的毕生技艺都传授于他,不得有丝毫保留,还有教中的其他兄弟,都要帮衬一点,南兄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可不能荒废了他。”

    南谷君感动得热泪盈眶,心道,亲兄弟也不过如此吧!

    丁九代道:“他是你什么人,你要对他这么好?哦,我明白了,他肯定是你的私生子,对不对?我说咋越看越眼熟呢?原来跟你是一个模子脱出来的。你是跟谁生的?不过他既然是你的私生子,你们怎么兄弟相称呢?这不乱/伦了吗?”

    孟启方道:“放屁!”

    丁九代道:“我知道你在放屁,你不用解释的,我听得出来。”

    孟启方拿他也没有办法,放缓口气道:“你究竟答不答应我?”

    丁九代道:“我凭什么答应你?如果你不告诉我他是谁,我不但不答应你,我还要跟教中的兄弟说,这是你跟宁春秀生的私生子,我亲眼看见的!”

    宁春秀是神教的另一路征讨使,名字虽起得秀气,生性却极其彪悍,长相也是奇丑无比。

    孟启方道:“大敌当前,你想存心气死我不是?”

    丁九代呸了一声,道:“就这几个臭鱼烂虾也配称作大敌?世上大敌都死光了?你就告诉我吧,他是你什么人?我都好奇死了,如果真是你的私生子,我保证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但你必须告诉我你是跟谁生的,宁春秀应该生不出这么俊俏的孩子!”

    孟启方道:“别胡说八道,他是教主的表弟!”

    此言一出,全场无人不惊。幻化联盟的人更是懊悔不迭,想不到这个无法无技,貌不惊人的小油头,竟是令天下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的表弟,早知道筹码这么大,就应该把他关押起来,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被动了。

    南谷君这个做表弟的,比其他人还要惊诧,没想到胡乱攀上的亲戚,来头竟会这么大,让他始料不及,怪不孟启方不救他,就觉得对不起教主了!

    丁九代更是疑云满面,频频摇头,道:“你没有搞错吧?不会上当受骗了吧?教主说他无亲无故,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多出一个表弟呢?”

    孟启方道:“教主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既然有父有母,那有亲戚也是正常的,只是教主老家住得遥远,现在有亲戚过来寻亲,又有什么不妥?”

    丁九代还是摇头,转头问南谷君:“你真的是教主的表弟?”

    此情此景,南谷君哪里敢承认自己是个骗子?这不是当众扇孟启方的耳光吗?像孟启方这么刚烈的性格,羞辱之下,自杀或杀他都是有可能的!为了演得逼真,忙不以为然道:“你这老头也真是奇怪,赔光有什么了不起的?若不是我父亲跟他母亲是亲兄妹,我还不想认他这个表哥呢!好像我沾他多大光似的。我姑丈说了,他这么多年没回去,就是不孝,回去要好好揍他呢!”

    丁九代脸上不敢再有疑色,小心笑道:“小兄弟,你别误会,因为教主威名显赫,所以以他名义招摇撞骗的人甚多,我们不得不小心。我有几个字不识,麻烦小兄弟指点一下!”不等南谷君回答,就伸出右手食指,凌空比划,脚下石板上竟如雕凿一般,深深地现出四个汉字,歪歪斜斜如同出自孩童之手。

    孟启方道:“这是什么字?”

    丁九代面有得意,道:“当年我见教主闲暇时写过,从来没有见过,一时好奇,就问了教主。这世上除了我跟教主,不会有第三个人认识了!”

    南谷君笑道:“既然赔光教过你,你为什么还要问我?”

    丁九代没想到话中露出马脚,略一迟疑,笑道:“这几个字教主已经教过我几十年了,我早就忘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才请小兄弟指点一下。”

    南谷君心道:忘了你还能写得出来?你真是奇葩一朵!知道在考校他的身份,现在场上剑拔弩张,也没有心思调侃他了,便道:“那你记好了,可别再忘了。这四个字叫诚信为本,大意为,人活于世,当以诚实守信为立身之本。现在记下了吗?”

    孟启方道:“他说得对吗?”

    丁九代挠挠头道:“跟教主说得一模一样。”

    孟启方道:“那你现在还怀疑吗?”

    丁九代略一迟疑,便转头看着南谷君,满脸歉意,笑道:“小兄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教主的表弟,才出言冒犯,你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南谷君心道:这赔光的威信可真大,区区一个表弟都可以让这些神仙一样的厉害人物毕恭毕敬,如果他亲临现场,那还了得?既然如此,自己可不能太过谦卑,要不然反惹他们瞧不起,便摆手道:“不知者不罪!”

    丁九代笑道:“小兄弟果然跟教主一样,胸襟广阔。还有小兄弟,你以后可不能再叫我前辈了,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我叫丁九代,因为我是九代单传,爹妈才给我起这么通俗易懂的名字的。”

    孟启方笑道:“那要不要我叫你前辈了?”

    丁九代窘笑一声,道:“不用不用,大家都是兄弟,兄弟,好兄弟!”

    南谷君承他救命之情,对他的憨厚也颇有喜爱,见他年岁不小,怎愿直呼其名?便道:“要不我叫你丁大哥吧?”

    丁九代喜道:“好好,随便你怎么叫我都答应,叫我老家伙也行。小兄弟,教主要是知道你来找他,肯定欢喜得不得了。他在这边无亲无故,好孤单的,如果你以后见了你姑丈,可一定要告诉他,教主之所以三百多年没有回家,并不是因为不孝,而是他真的回不去。他真的也很想回家的,每年秋天的月圆之夜,教主总说那是他家乡团圆的日子,那一夜他总是一个人喝着酒,对着皓月默默流泪,真的流泪了,我亲眼见到的,所以你让你姑丈千万不要责骂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