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五章 峰回路转
    话音刚落,就见人群闪开一条通道,黄衣弟子挟持着南谷君走了出来。南谷君在大殿内早已把广场上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来龙去脉也理得明明白白,只是害怕孟启方分心,才一直默不作声,此时再无顾忌,破口大骂。骂幻化联盟狗屁名门正派,全是偷鸡摸狗之辈,不敢与人明刀明枪的斗,只敢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干这种卑劣龌龊之事……

    直到见到孟启方才住了口,怔怔地看着他,良久才道:“孟大哥……”就说不出话来。

    孟启方叹道:“南兄弟,没想到段天门竟会无耻到这种地步,竟会为难你这普通凡人,都是我连累了你!”

    南谷君急道:“不,孟大哥,是我自己无能,才让这帮孙子把爷爷捉了过来,怎么能怪你?”

    段成德道:“孟先生,你今日所报,不过是未婚妻之仇。而这位小兄弟,你既然跟他兄弟相称,俗话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男子汉大丈夫,当以手足为重,衣服为轻,不如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我把你兄弟放了,你的未婚妻之仇,咱们一笔勾销,一命换一命,你看如何?”

    南谷君和孟启方同时说道:“无耻!”

    南谷君又道:“孟大哥,你别听他的,报仇要紧。我来到这个世界,无亲无故,本来活着就没什么意思,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能认识你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我死也瞑目了!”

    孟启方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大哥,我又怎么忍心你死于这帮肖小之手?何况教主待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他老人家,我这辈子都没有报仇雪恨的机会,我又怎么忍心让他老人家伤心失望?”

    南谷君心道,孟大哥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怎么把我跟他教主扯上关系了?不会是为了故布疑阵吧?待要开口,却被孟启方伸手阻止,就听他又说道:“段掌门,你把这位小兄弟放了,我可以作个让步,只要你把段南飞交给我,让我带他到玉儿坟前做个了断,灭门之事也就算了,从此恩怨两清。”

    众人心道,这个主意不错,合情合理。

    可段成德哪里舍得这根独苗,淡淡道:“孟先生,这位小兄弟换你未婚妻一命,咱们已经两清了,还望先生三思!”

    孟启方脸上隐有怒色,道:“这是我能做的最大让步,如果你不领情,咱们也只好拼个鱼死网破了。”

    段成德道:“既然先生执意眷念儿女私情,不顾兄弟大义,那段某也无能为力了。”

    众人大是愤慨,好不容易魔头作出让步,这老家伙却为了一己之私,竟准备让上千人为他儿子殉葬。

    孟启方仰天大笑,又看着南谷君,大声说道:“南兄弟,你怕不怕死?”

    南谷君当然怕死,但此情此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把头一仰,凛然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死有何惧?”

    孟启方道:“好!南兄弟,不是大哥重色轻义,只是大哥等了这一天已经等了四十年了,大哥每日每夜想得都是这一天,若不是这复仇的信念,大哥在四十年前就已经在玉儿坟前自刎了,也不会苟活至今。若此仇不报,玉儿一家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不过南兄弟,你放心,今日你若不幸蒙难,大哥也不会独自苟活,必在你灵前自刎,以慰你在天之灵。”

    南谷君胸口一热,想孟启方跟他不过是萍水相逢,于人家不但没有半点恩惠,还骗吃骗喝了一顿,可人家却掏心挖肺,肝胆相照,甚至以死相随,他纵然是死,又有什么遗憾的呢?便大声道:“孟大哥,你不必顾及我,尽管放手去干吧。说实话,我也想去见见嫂夫人,我心里也很好奇,那是怎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竟可以让大哥四十年牵肠挂肚,念念不忘?”

    孟启方面露神往之色,悠悠说道:“她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世间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了,等我们下去以后,我一定带你去找她,我相信你见了她一定会喜欢她的!”

    南谷君点头道:“好,一言为定!”知道死期即临,就从身上掏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了,一阵烟草味就弥散开来。段成德手起光落,南谷君嘴上的香烟就断成两截,其中一截掉在了地上,仍在燃烧,被段成德一脚踏灭了。就听他冷哼一声,道:“小子想下毒,你还嫩了点!”

    南谷君气得破口大骂:“尼玛逼,老子临死之前不过想抽支烟压压惊,看把你们这帮龟孙子吓得?跟你们这样卑鄙无耻之辈一起去死,是你易大爷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段成德喝道:“你再啰嗦,先把你舌头割了。”

    忽然,天空一道黑影划过,如流星一般落入广场边的树林里。众人均知,有高手来了,只是不知是敌是友。不料孟启方却哈哈笑道:“南兄弟,你有救了!”

    众人还没领悟过来,就听他又道:“老家伙,既然来了就过来吧!”

    树林里就走出一个矮胖老头,长得肥头大耳,两撇小胡子一边白一边黑,甚是滑稽。众人心头又是一凛,看他半白半黑的胡子,就知道魔教的另一路征讨使,人称“双色鬼影”的丁九代到了,此人法力远在孟启方之上。本来这些人还存有侥幸心理,现在看来是必死无疑了。

    丁九代嘿嘿一笑,边走边道:“小家伙,我可没有失信,我可不是来帮你的,我只是路过这里,下来撒泡尿而已,是你叫我出来的!”

    孟启方道:“来了就别废话,帮我个忙!”

    丁九代哈哈一笑,道:“我就知道你那青光玄化轮练成才几个月,运用还不娴熟,看见这么大的场面,心里没底了吧?既然心里没底,干嘛要学人家逞英雄,还要提前通知人家,让人家有所准备,广邀帮手,你看,连常无镜都来了。此人虽然浪得虚名,拿你还差得远,但跟这些臭鱼烂虾联合一起,你也难以对付啊!说吧,让我帮你杀哪一个?常无镜吗?”

    常无镜气得脸色发白,却也没有应声。

    孟启方瞪了丁九代一眼,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我既然说了要亲手复仇,那就不会让别人插手的!”

    丁九代怔道:“那你让我帮你什么忙?帮你收尸吗?”

    孟启方看了南谷君一眼,道:“帮我把这个小兄弟救出来!”

    对方均想,此人也太嚣张了吧,救人还要先行通知,完全视我们如无物?几大高手连忙往南谷君身边贴了贴,兵器不离他全身要害。

    丁九代道:“我道是多大的事?虽然这只是小事一桩,但你总是喜欢逞英雄,要提前通知别人,让人有所准备。这样做虽然很过瘾,但也很容易捅娄子的——”

    话音未落,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丁九代已经没了踪影,眨眼之间,他又在原地出现了,只是手里多了南谷君,仿佛从未曾离开过。幻化联盟的几大高手仍握着兵器,姿势都没有变,他们除了眨眼和心跳之外,什么动作也没有做过,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么快的身法,如风如烟,如鬼似魅,双色鬼影,绝非浪得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