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唯仙不破 > 第四章 言尽于此
    孟启方仰望天空,似在追忆,良久才道:“四十年前,鱼前村有个姑娘,名叫于蓝玉,长得美若天仙,或者说比天仙还要漂亮。她本是一个乡野村姑,与世无争,活得逍遥快活。可不幸的是,遇到了这个畜生,你的儿子段南飞。”边说边指着段成德身后的一个肥胖男子,此人就是段南飞,长得贼眉鼠眼,被吓得面如土色,又往段成德身后缩了缩。孟启方又道:“这畜生看中了那个姑娘,想占为己有,可那姑娘宁死不从,挣扎中摸到了床头的剪刀,刺伤了他,这畜生恼羞成怒,不但把她杀了,还杀了她全家,连三岁的孩童都不放过。在场的各位都自诩名门正派,你们说,此人该不该杀,此门该不该灭?”

    众人不约而同向段南飞望去,见他畏缩在段成德背后,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便知道此言非虚。这些人平常确实都以名门正派招摇撞骗,今天却要为一个比他们更卑鄙无耻的登徒浪子助威压阵,均感脸上无光,面面相觑,羞于回答。若不是这是盟主家的事,真要一哄而散。

    段成德当年也听说过此事,几乎淡忘,现在听孟启方重新提及,心里又气又恨,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不过他气恨的是,儿子太过懦弱无能,若能反驳此事,一口否认,现在又死无对证,孟启方口说无凭,也奈何不得,也不至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无言以对,满门蒙羞,声名扫地。

    人群沉默良久,才有一个红衣女子走了出来,也就是刚才要杀南谷君的半老女人。说道:“孟先生,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一人做事一人当,让段公子独自承担便是,又何必屠他满门?”

    段成德气得肺都炸了,恨不得一掌毙了她。他虽有十一个孩子,却只有一个宝贝儿子,哪里舍得?就算孟启方愿意,他都不愿意,宁愿拼个鱼死网破。只是他现在理亏,无颜发作,只能选择沉默。

    不想孟启方冷笑一声,道:“当年那姑娘清白无辜,跟他家无怨无仇,却被他灭了门。现在他是恶贯满盈,死有余辜,为什么我反而不能灭他满门?”

    那女人一时无言以对,怔怔说不出话来。

    孟启方又道:“当年我在那姑娘坟前立下重誓,一定要亲手灭凶手满门,以慰她在天之灵。若不是如此,又何必我亲自动手,就是一百个幻化联盟,在七星神教眼里,也不过如践踏蝼蚁一般。”

    众人心中一凛,知道他所言非虚。七星神教既然可以和天下三千联盟上万门派相抗衡,实力自是不容小觑。神教下设四大执仗天王,七个护峰神将,十二路征讨使,二十八路巡回使,香主堂主不知其数,教众更逾百万。孟启方不过是其中一路征讨使,就能让他们一个联盟上千号人心惊胆颤,如果再来几个神将使者那还了得?山都吓倒了。

    眼见众人眼中流露怯意,段成德甚是着急,刚想说几句敞亮话压压阵脚,人群中就走出一个青年,长相甚是丑陋,鼻孔朝天,不过目光锐利有神。孟启方看他手握长笛,便知他是冷面幽笛常无镜了。

    常无镜拱手道:“在下常无镜,见过孟先生。”

    孟启方也不还礼,淡淡道:“有话直说。”

    常无镜道:“敢问阁下跟那姑娘是什么关系?”

    孟启方道:“她是我的未婚妻。”

    众人一阵唏嘘。

    常无镜道:“人死不能复生,阁下何必那么执着?你就算把段氏一门灭了,也是无济于事的啊!”

    孟启方冷冷道:“是不是我把你杀了,也可以这样说?”

    常无镜一脸尴尬,硬笑一声,道:“她不过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何况已经过世四十年了,阁下又何必耿耿于怀?天涯何处无芳草,只要阁下愿意,包在兄弟身上了,一千个一万个美女也不过朝夕之间的事!”

    孟启方喝道:“放屁!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称兄道弟?”

    常无镜知道得罪七星神教会有什么后果,只不过他看上了段成德的一个女儿,为了讨好老丈人,才硬着头皮赶来助阵的。原本以为自己大小也算个人物,孟启方说不定还能买个面子,谁料对方好像没钱,不但不买,还把他的面子撕得粉碎。本来他气量就小,哪里还能忍受?横过长笛,说道:“那就请阁下赐招吧!”

    孟启方道:“昨天你已经试过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自寻死路?”

    常无镜昨天以一曲断肠绵曲吹得满城落泪,唯独孟启方跟聋子一样,无动于衷,便知他的法力确在自己之上,但现在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道:“昨天一曲清音不过是我送给阁下的一份见面礼罢了!”想再说点硬气的话撑撑脸面,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吹牛皮确实也是需要勇气的。

    孟启方不再理他,目光往人群扫了一遍,朗朗说道:“我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得明明白白,各位都自诩名门正派,是非曲直,相信大家心中自有定论。今日之事,是我跟段天门之间的私人恩怨,与各位无关,我不愿滥杀无辜。除了段天门下,其它人都可自行离去,我绝不阻拦,但各位如果不问是非,执意卷入这场是非,孟某也绝不会惧怕——”

    众人听他说得至情至理,均感理亏,看了眼段南飞,更觉不值,心中都萌生退意,只是谁都不愿意第一个走,一时僵在那里。

    段成德生怕人心动摇,一哄而散,忙大声说道:“诛奸除恶,乃是我辈正道之人义所应当之事,你身为魔教的征讨使,必是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这不是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而是正道与魔教之间的公仇。你心中害怕,随意编排一个借口,就想离间我们幻化联盟,那你就错了,我们幻化联盟立盟之初就曾立下重誓,要同进退,共荣辱,同生共死,我们联盟虽小,却也没有贪生怕死,背信弃义之辈,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得了的?”

    众人见他说得大义凛然,完全没有强jian犯他爹的风范,不禁侧目,想此时若是离去,反而成了临阵脱逃,不顾大义,贪生怕死之辈了!

    孟启方长笑一声,道:“好!那你们就一起放马过来吧!”手中光影一闪,就出现一个齿状圆轮,齿条围着中间圆盘高速运转,呼呼作响。

    众人赶忙拿出兵器,准备应战。

    没想到段成德却大喝一声:“且慢!”

    孟启方微微一怔,道:“怎么?你还有遗言没有交待吗?”

    段成德道:“我想让你见一个人。”

    孟启方又是一怔,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