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中南海保镖 > 第811章 死在她手里是荣幸
    陈富生呵呵地道:“好!我听着,你说说看吧。”

    我道:“自从我进入天龙公司以后,花教官就开始跟我套近乎,在那天的接风宴会上,我收到了她悄悄塞给我的一张字条。字条上写了几个字:一会儿出场的公安卧底是假的,别手软……当时我只当是她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没怎么在意,但是接下来,她又三番五次地找到我,说自己是公安部派过来卧底侦察的公安特警,她把我当成是----当成是特卫局派过来的间谍,逼着我承认自己是卧底。她告诉我,公安部林副部长的下马,都是天龙公司策划好的,目的就是挖出她这个卧底,因为林副部长是她的上线儿,只要林副部长一下台,那么天龙公司就有可能趁机挖出潜伏在内部的公安卧底……她还告诉我,说什么天龙公司和TM组织有什么关系……”

    我故意将‘TL组织’误说成是‘TM组织’,以此来迷惑陈富生的判断。

    陈富生轻咳了一声,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茶水,冲我摆手道:“接着说,接着说。”

    我继续道:“花教官还告诉我,天龙公司----天龙公司干的都是反政府反社会的事情,北京发生的很多起暴力事件,都是天龙公司做的。她找过我很多次,我不知道她是在吓唬我还是-----还是怎么着,反正我是对这些事情持怀疑态度,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我觉得还是跟你说一说这些情况,要好一些。”

    陈富生捏弄着手里的茶杯沉默了良久,眉头一直紧皱着,他半天没说话。

    我重新坐回沙发上,心里忐忑地期待着陈富生的反应。

    突然,陈富生面目越发显得狰狞起来,他愤愤地一拍桌子,站起身冲我质问道:“赵龙,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圣凤有过节吗?”

    我不知道陈富生为何有此一问,但还是站了起来,回道:“没有。我们没有什么过节,当然,也没什么深交。”

    陈富生冷哼了一声,道:“有必要这样去贬一个人吗?还是个女教官。”

    我愣了一下,道:“陈先生觉得我是在诬陷花教官?”

    陈富生道:“你们之间的勾心斗角,我都清楚。尤其是同一级别的骨干,难免会嫉妒别人的权势和地位,你这样做,无非是想-----是想置扳倒圣凤?你觉得,她威胁到你了?”

    我镇定了一下情绪,反问道:“陈先生这样认为?”

    陈富生道:“难道不是吗?跟你说实话吧,在此之前,圣凤和李树田也闹过这么一出。两个人谁也不服谁,彼此视对方为自己的眼中钉,成长进步的绊脚石。有一天圣凤跟我说李树田可能是公安部……哦不不不,说李树田是特卫局派过来的卧底。我一开始还觉得有这方面的苗头,毕竟李树田是特卫局出来的,和你是战友。我开始暗中调查他,利用各方面的关系调查他,结果有证据表明,他根本不是。他是我陈富生最忠诚的兄弟。因为这件事,我将圣凤好好地批评了一番,并停了她的职。我一直教育咱们内部要搞好团结,众将一心,但是却始终没有如愿,勾心斗角的事情时有发生。今天,你又突然告诉我,圣凤是什么什么卧底……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他拿一双兴师问罪的眼睛瞪着我,向我施加威慑。

    我没想到会闹成这样的局面。本以为我将这一切反映给陈富生,陈富生会为我记一功,至少会增加几分信任。但是他的耳根子太硬,对于这种骨干之间的‘拆台’,他像是极其反感。

    他是个智者,他能看不出来,我的话是真是假?

    凭借我的判断,陈富生是在故意作势给我看,抑或说这本身也是一种对我的试探。

    我微微地摇了摇头,道:“陈先生要是这样想,那我只能为您感到悲哀。一朝为蛇咬,十年怕井绳,作为您来说,这是不应该发生的。如果您不想听我继续说,那我会知趣地封口,如果您还信得过我,那就听我把话说完。”

    我的强势倒是使得陈富生扑哧笑了,他伸出那根戴了玉扳指的手指点划了我一下,道:“你啊你,跟我年轻的时候,脾气差不多。说话喜欢带刺儿,脾气有点儿倔。我现在不想听你再滔滔不绝地说,我只想知道,你怎么证明你说的这些都不是诽谤,或者是拆台,甚至是----报复?你有证据吗?”

    我笑道:“有。如果陈先生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亮出来。”

    陈富生皱眉道:“还挺会卖关子的,跟老由学的吧?”

    我顿时愣了一下,追问道:“哪个老由?”

    陈富生道:“当然是你们由局长了!我了解他,太了解了。你在他身上,学会了卖关子。”

    我皱眉道:“陈先生别提那个老东西了好不好?我恨不得-------恨不得一刀宰了他!是他毁了我,毁了我的前途。”话锋一转,再道:“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是得感谢他,要不是他毁了我,我也没有今天的一切。我很庆幸,能跟着陈先生做事。”

    陈富生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了解,了解。你和老由的事情,我了解。不过你也不亏,你泡了他的女儿嘛。”

    我再愣了一下,心想这陈富生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

    但我还是挠着脑袋笑道:“真担心那死老头会阻止我们交往。实际上,他已经插手了,我现在想见她一面,都很难。”

    陈富生笑道:“不要灰心!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可以帮你对付由老头。我会帮你。”

    我道:“谢谢陈先生。有您出手帮忙,我觉得没有做不成的事情!”话虽这样说,心里却狠狠地骂道:老狐狸,早晚有你哭的那一天!

    陈富生道:“好说好说。现在我们先不谈这些,先谈圣凤。”

    我‘哦’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递了过去。

    陈富生接过,凝视了录音笔片刻,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落后的窃听装置。”

    我笑道:“好用,很好用呢。”

    正所谓防患于未然,在接受由局长的指示之后,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将圣凤的‘反叛’之言录了音。

    我不知道陈富生听了这些录音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但实际上,这却是我最紧张的时刻。我很反感背后里揭人隐私的行为,但是在这种境况之下,我又不得不做。这是为了自保,也是为了进一步在天龙公司扎稳脚跟,更快地掌握TL组织的种种罪证和真相。

    录音笔里,飘起了圣凤与我之间的密谈声……

    陈富生面色越来越显得凝重。

    听完后,陈富生沉默了片刻,道:“这支笔不错,送给我怎么样?”轻捏着那支笔,神情渐渐缓和了过来。

    我笑道:“当然没问题。陈先生喜欢就拿去吧。”

    陈富生咂摸着嘴唇,轻哼了一声,道:“真想不到!真想不到啊。赵龙,这次你做的很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眼神里却似是在暗示着什么。

    我道:“陈先生相信我的话了?”

    陈富生点了点头,道:“事实面前,即使我不愿相信,也不得不信。我会好好地处理一下这件事,同时我还要擦亮眼睛,争取不放过坏人,不冤枉好人。”

    我道:“那,那就先这样吧陈先生,我先回望京了。”

    陈富生道:“你留下吧。中午一起吃个饭。就咱们两个。”

    我支吾道:“队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快过年了嘛,事儿多。”

    陈富生倒也没再勉强,一摆手道:“去吧去吧。我正好也静下心来想一些东西。记住,这件事暂时不要跟第三个人说。”

    我点头道:“明白了陈先生,我没跟任何人提过。”

    陈富生若有所思地坐回椅子上,凝思起来。

    我简单地道别,然后走出了陈富生的办公室。

    驱车回返,路上,我反复地回味着陈富生的诸多反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真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

    陈富生最后的反应,让我摸不清他究竟是处于怎样一种状态,他对此事究竟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打算,都仍然是个谜。

    回到大队部,已经是十点半了,我坐在办公室里休息了一会儿。

    丹丹和程心洁笑着从外面走了回来,一进门,丹丹便神秘地对我说道:“赵大哥,刚才你是没见呢,嘿嘿,心洁跟着去排练节目去了,她跳了一段舞,直接让现场的男保安们都看傻了!那舞跳的,一招一式我都学不来。”

    程心洁略显羞涩地拧了一下丹丹的胳膊,轻声道:“瞎说什么呀丹丹姐。”

    我瞧了一眼程心洁,笑道:“心洁这么厉害,以前怎么没见你跳过什么舞啊。”

    丹丹开玩笑道:“她这是真人不露相呗。女孩子长的漂亮已经是罪过了,再配上迷人性感的舞姿,那简直就是男人们的杀手!”

    我替小姨子辩护道:“她像杀手吗?你见过这么漂亮的杀手?”

    丹丹笑道:“是呢。心洁要是杀手啊,那男人们就是被她杀了也心甘情愿了。能死在她的手里,那是一种荣誉,是一种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