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爷是娇花,不种田! > 第403章
    留下一句话,呆呆离开。

    听完墙角的宁有壮,拍拍衣角上的尘埃,昂首离开。那样子,好似他刚才不是在偷听,而是他考察回来一般,趾高气昂的理直气壮的。

    莫雨:别的不好说,但就脸皮而言,大少爷和二少爷都随了大老爷。

    莫雨腹诽着,看宁有壮走来,对着她问道,“囡囡和囝囝呢?”

    “回大老爷,两个小主子睡着了。”

    宁有壮听了,轻步走进去,看到躺在床上睡的正好的两个小家伙,宁有壮神色变得温和,在他们身边坐下,看着他们,轻喃:希望你们长大后,也跟你们的爹和你们大哥一样,懂得护短,也懂得不吃亏。

    虽然,宁有壮不喜欢宁脩,对呆呆感情也一般。但,他却希望这俩个小的都能像他们。

    宁脩气人的本事是毋庸置疑的,呆呆的精明也是早已看出来的。所以,宁愿他们气人,也不愿他们被别人欺负。

    “你们可千万别像祖父才好呀!”

    像他就是受气,又讨人嫌的命。一步小心不是被赶出家门,就是被赶到寺庙。

    宁有壮其实心里也有很多苦楚。他们都觉得他做儿子不孝,做父亲不慈,做丈夫木讷。可是,这怨得了他吗?他就是不开窍,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犯蠢也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有心的,他不聪明,他也很苦呀。如果可以谁不想八面玲珑,聪明圆滑,谁不想处处惹人爱呀?

    想着,宁有壮眼睛发涩,为自己感到委屈却又难言。

    门外,莫雨听到宁有壮的话,嘴角扯了扯,有些想笑。她倒是没想到大老爷对他自己认识的还挺清楚的!

    扯了扯嘴角,笑意收敛,朝着西屋望了望,眉头微皱,这事儿若是被二夫人知道了会怎么样?莫雨都有点不敢想。

    因为跟在苏言身边这几年,对她的性子称的上了解,这事儿她绝不会温温柔柔的认下来。

    所以,也许应该趁着二夫人没回来,先把人给打发了或……清理了!

    对于莫雨这跟随宁侯上过战场的人来说,人命没有那么金贵,特别是对这种给了退路,却仍不知进退的人,留着膈应自己才是窝囊。

    莫雨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心狠歹毒。但,忍字头上一把刀,本可以不用忍耐,为何要逼着自己去忍受?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忍了她们,那祖孙俩或许也不会念好。如此,又何必?

    哎,小公子还是太善良了。

    善良吗?也许莫雨不知道,此时她所想的与呆呆心里所想不谋而合。

    世上的大道理,呆呆都懂。只是,但凡牵扯到他娘亲,什么道理都是空,不让他娘亲受委屈才是真理。

    要悄然让两个人消失,对莫雨来说不是事儿,对呆呆也是一样。

    “莫风,你派人去知会一下莫尘,将这里的事与父亲讲一下,然后让莫尘和父亲设法拖延几日再回来,待我将这里清理干净再恭迎娘回家。”

    “是,属下即刻派人去。”

    “嗯。”

    莫风领命疾步离开,呆呆静坐,静望着天上繁星,曾经他曾觉得父亲太过心狠手辣。可现在,他已然变成了跟父亲一样的人,且他还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

    在对别人狠和让自己娘亲受委屈之间,太容易的选择题。

    ……

    宁晔卖完关子,径直睡去,他身体弱与宁脩比不得。所以,熬夜盯他这种伤身的事其实对他划不来。

    不过,现在就算是他不盯着,他想宁脩大概也没心情做什么风月之事了吧。

    看宁晔睡去,宁脩拧着眉起身,往外走去。当走出屋子,正看到莫尘和莫风正在院子里说着话。

    莫风怎么又回来了?是家里出了什么急事吗?

    宁脩心里正想,随着莫尘的话就刮到了耳朵里……

    “你说什么?主子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人家还找上门了?”

    听到莫尘吃惊的声音,宁脩脚步停下,站在原地不动了,上门女婿?他?

    看莫尘一脸吃惊的样子,莫风皱眉,“这事儿你不知道吗?”

    “我……”莫尘的话在看到宁脩时,顿时咽了下去。

    莫风看看莫尘,抬脚朝宁脩走去,“主子。”

    宁脩仔细盯着莫尘看了一会儿,还抬手抠了一下他脸颊上的痣,确定他确实是莫尘,不是别人仪容乔扮的,宁脩才开口道,“你刚才在胡说八道什么?谁做了上门女婿?”

    莫风揉着自己被抠的发疼的脸颊,道,“就,就是主子您。”

    莫风话出,看宁脩瞬时朝着东屋望一眼,沉声道,“你小声点,别让苏言给听到了。”

    莫风:……

    主子他是不是怂的太明显了点呀。

    这会儿,莫风忽然觉得一尘大师的话十有八九是对的,主子确实是惧内。恍然,原来具内的脸长这样呀。

    又好看又凶。

    “我……”宁脩开口,抿了抿嘴才道,“我是怎么成上门女婿的?”

    成了乞丐也就算了,还做了上门女婿?他傻后是这么作践自己的吗?

    宁脩心里想着,看莫尘走过来,看着他道,“你不是说我就算是脑子不清楚了人也拽的不行吗?我那么拽,怎么就跑去给人家当上门女婿了?”

    莫尘:“主子,您小声点,小心夫人听到了。”

    这几年莫尘跟在宁脩身边,因为宁脩很多时候总是稀里糊涂的。所以,很多时候都是莫尘在管着他,操心费力的。所以,念叨宁脩的时候多了,说话不免少了一丝敬畏,多了亲近随便。

    宁脩瞪他一眼,抿嘴,脸色不好,但声音却低了下来,“我不是让你好好盯着我吗?你就是这么看着我的?都把我看成上门女婿了!”

    “主子恕罪,都是属下一时大意。”莫尘自认有责,但还是忍不住疑惑道,“但属下跟在主子身边的时候,您除了偶尔盯着人家漂亮媳妇俏姑娘的多看两眼之外,并没有过见色起意的念头呀!怎么到你一个人的时候,您就成了人家上门女婿呢?”

    听莫尘说的严肃认真一脸疑惑,并还带着丝丝怀疑,宁脩心里大恼。

    说他盯着漂亮媳妇儿俏姑娘看已经听着很不顺耳了。现在,看莫尘还怀疑,难不成他还怀疑他是有意离开的?

    “难不成你觉得我和你走散是故意的,为的就是去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

    心里嘀咕的被言中,莫尘脑袋垂了下来,“主子恕罪。”

    宁脩冷哼一声,转头看着莫风道,“怎么回事儿你说。”

    都找到他家门口了,定然的也说了怎么回事儿吧。

    莫风如实道,“那位卫小姐说,您是因为相中了她家那口吃的才答应入赘的。只是摆过桌请过客之后,您又厌弃了那口,就又拍拍屁股走了。”

    莫风:……

    宁脩沉默,虽然不想承认。但,又确实是他会做出的事。

    “那我……”

    “没有!主子除了吃了她家几顿饭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宁侯听了,不觉抬了抬肩膀,吐出一口气又觉得呼吸顺畅,天大地广了。

    看宁侯神色,心里暗腹:只是吃了几顿饭的事儿,在主子这里已经可以大事儿化小,小事化了了。

    莫风轻声道,“不过,卫小姐好像已认定了主子。”

    “她说了算?!”宁脩没什么表情道,“若她知趣,只论饭菜,就定她一个护朝廷命官有功。反之,若是要与爷论其他,就定她一个诱哄朝廷命官,将人打入大牢。”

    打人大牢,怎么处置都更加名正言顺,理所应当了。

    看来民不与官斗,是有绝对的道理的。

    特别是如宁二爷这种官职大,脾气也差的,碰上他,最是要懂得见好就,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不是他。所以,遇上他,也是倒了霉了。

    人这一辈子谁不遇上几个坏人,几个渣。而对许多人来说,宁二爷就是他们人生中的坏人。

    幸好他是武将,上战场打仗他这有理不饶人,无理横三分的脾气最能大胜仗。所以,每次哪里不安稳皇上就派宁二爷去,也算是人尽其才,是相当英明的决定。

    所以,每次主子一犯浑,莫风心里就觉得庆幸:幸亏皇上没让主子去刑部。不然,他可能一个心烦有罪的无罪的都给丢牢里去。

    这哪里是朝廷命官百姓的父母官呀,简直就是敌军,专门祸祸自己人。也因此,莫风也无比庆幸,庆幸夫人被装在搁在了心里。不然,囡囡和囝囝两个小主子可能都不会有。而夫人,怕是也早已不在了。

    莫风心里偷偷吐糟着自家主子,面上恭敬道,“主子,小公子说这事儿他会办,让您在这里多陪陪夫人,过几日再回去。”

    宁脩听了,了然。

    他惹出的事儿,他儿子给他善后。这感觉,如实说,挺好,特别好。

    懂事孝顺的儿子,有情有义媳妇儿,当每次毒发清醒想到他们,知道他们那样念着他,宁脩才觉得他罪受的值得。

    他的付出,得到比他以为的多。如此……

    宁脩垂了垂眼帘,静默少时,抬眸,“你回去告诉呆呆,若是那祖孙俩能接受,我愿意认她们一饭之恩,保她们衣食无忧,不被人欺!”

    莫尘听言,抬头,有些意外的看着宁脩,显然没想到自己的黑心主子会这么说。

    宁脩看着莫尘道,“待我药性过了,再次陷入混沌,你记得告诉夫人,我这么做不是因为心里对那姓卫的有什么念想。我只是想试着善待别人,换的他们也能被世人善待。若能结善缘,我也并不想结怨!”

    “是,属下一定如实告诉夫人。”

    宁脩点点头。而一旁的莫风听了,看着宁脩道,“主子,这事儿您要告诉夫人?”

    他还以为他主子一定会想法设法瞒着夫人。

    宁脩听了,道,“如果瞒的住,我当然想瞒着她,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儿。但,那祖孙俩一路找来知道的人定然不少,苏言知道不过是早晚的事儿。所以,还是主动交代的好。”

    说完,宁脩随补充道,“不过要等到我药性过了混沌不清时,你们再与夫人说。那时,无论我什么嘴脸,苏言应都不会跟我较真。”

    宁脩希望是这样。

    莫风:了解了。

    坦白罪行也要挑个对自己绝对有利的时候!也是,这个时候若是承认,夫人打他,他是不能动的。可之后就不同了,夫人再动手他是可以跑的。

    莫风心里了然,望着宁侯忍不住低声道,“主子,您想不想知道那位卫姑娘的模样呀?”

    宁脩听了,皱眉,“我知道这个做什么?”说着眼睛微眯,“你是想试探爷什么吗?”

    莫风忙摇头,否认,“没有,没有!属下就是想着你知道一下她的长相,日后万一遇到了您也好躲着点,免得再惹出什么误会来。”

    这话,听着倒是有一些道理。

    只是,宁脩还是觉得莫风存了试探他的心思。

    被宁脩盯着,莫风头皮发紧,可这是小公子的命令,他有啥办法呢。

    莫风想,小公子让他这么问莫非是在探究主子的色心吗?

    不,肯定不是,小公子定然是为了别的。嗯,一定是。

    在苏言睡熟的时候,事情发生了,事情又悄然被敲定了。本来一切都盘算的挺好,可是,就在呆呆准备把人送走时,宗氏,宁坤,还有三皇子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