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仙琐录 > 1360章 我们不打你
    坠儿暗自咧了咧嘴,悄悄的退了出去,刚出门,问丹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我许给你的那颗结丹的丹药,我看你这火候也差不多了,此丹无需服用,到时候拿出来打开放在身边即可,丹宫形成之时药力自会被激发出来。”

    坠儿接了飞过来的一个方形小玉盒,感激的向屋内施了一礼。

    “去找广谱,他会替你安排结丹事宜的。”问丹子说完对坠儿摆了摆手,又对着那两株灵草看了起来。

    没等坠儿去找广谱,广谱就来找他了,依照广谱的吩咐,坠儿把随身携带的物品都留在了自己的那处住所中,这是怕在结丹过程中会引发意外,坠儿从住所出来时身上只剩了问丹子给的那盒丹药。

    “仙丹鼎”是专供仙林院弟子结丹的一处小山谷,每当有人结丹都会有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来此担当守护之责,也只有仙林院的弟子能享受这种待遇。

    坠儿在一间小木屋中住了大半个月后,结丹的那一刻来临了。

    在察觉到四周灵力开始向小木屋方向狂涌而去时,担当守护的那名大修士全神戒备起来,凭他的经验能判断出这颗金丹不会小,这也就意味着风险同样不会小。

    随着灵气的凝聚,淡蓝色丹宫渐渐成形,那名大修士更加的紧张了,寻常人结丹所能凝聚出的丹宫大致在数尺间,小的甚至仅堪堪能把盘坐的结丹者包裹住,而坠儿凝出的丹宫足足有两丈,这是个令人惊骇的尺寸!这位大修士如果能知道这小子前世结丹时凝出的丹宫曾达到过三丈有余的地步,此刻恐怕就该觉得这丹宫有点小了。

    “不要轻举妄动。”恒观仙尊的神念传入了那位大修士的脑中,这让他暗自舒了口气,有师伯作镇那就没什么可紧张的了。

    随着丹宫的缓缓上升,小木屋被化为了无形,摆在坠儿身前的那盒丹药化成了一缕如绸带般的乳白色轻烟融入到丹宫之中。

    寻易在结丹时因无力控御庞大的丹宫而致使意识有所苏醒,坠儿这次却没有出现那种麻烦,但因丹宫太大,凝聚灵气的时刻难免就要加长了。

    两丈大小的丹宫颜色逐渐变深,由淡蓝转为湛蓝,即而向深蓝转变,以丹宫为中心形成的七百余丈大小的灵气气旋亦随着改变着颜色,从里到外由深蓝至浅蓝至淡白至无色。

    那名大修士眼见灵气似乎凝聚的赶不上趟了,忙取出两枚黑色的灵魄看向站在身边的恒观仙尊。

    恒观仙尊抬手止住了他,然后翻手托出一座晶莹剔透的小山,那座小山有峰峦有沟壑,模样就像是把一座真山微缩而成,随着恒观仙尊的催动,精纯灵气浩荡而出,如决堤洪水般涌向坠儿那边,得到巨量灵气的补充,坠儿身外的硕大丹宫颜色迅速加深,其外七百丈的气旋再次增大,规模直逼千丈!

    那位灵字辈的大修士不由暗自后怕,如果不是师伯到来,自己恐怕还真不一定能应付得下来,同时他也在为这小子的运气而感叹,有师伯的这件“灵精山”所发出的精纯灵气相助,加上问丹子的丹药,这颗金丹想差都差不了。

    在耗费了比常人结丹多了近三倍的时间后,深蓝色的丹宫开始发出光芒,由微弱到明亮,最后发展到刺目,恒观仙尊带着那名大修士向后退到了三千丈外,光芒到达极盛时猛然就熄灭了,丹宫以及外面千丈的气旋也在同一时间消失了,在那一刻,灵字辈的那名大修士有种要被吸过去的感觉,如此强悍的灵力吸纳力道令他不觉变色。

    恒观仙尊望着盘坐在空中一脸祥和的坠儿,对大修士吩咐道:“严密看守,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说完他就转身去了。

    如烟如霞的瑞彩在坠儿身外萦绕了一天一夜才散去,等他从半空落下来时,恒观仙尊含笑出现在他身旁,伸指点在他的额头上查探了一下后,欣慰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那名大修士待恒观仙尊走后急忙也凑上去查探了一下,咧了咧嘴后退到远处继续守护着去了,他以前结出的金丹就不小,曾为此自豪过好一阵,可跟坠儿的金丹比起来差距几乎要达到一倍了,这回他算是开了眼了。

    坠儿静静的打坐了五天,踏踏实实的完成了初步稳定修为的过程,条件好就是不一样,寻易当初结丹两天后就被明本仙尊甩到了石壁上,惨到吐血。

    谢过了守护的大修士,坠儿如出笼小鸟般尽情施展出修为,在空中划出一道长虹用急速飞行恣意的挥洒着满心的欢愉,从现在起他就是真真正正的结丹修士了,从破窍到结丹是一个大跨越,是会让人有破茧成蝶,脱胎换骨之感的。

    撒了一阵欢,坠儿冲回居住之地,在兴鹏的住所上方往复盘旋的耀武扬威起来,兴鹏心里那个苦劲就别提了,他此前就意识到了,欺负这个朗星可能就是他这辈子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了,得罪了朗星倒不可怕,要命的是因此惹上了吕罡这个狠角色,现在朗星在修为上远远把他甩开了,更可以给吕罡撑腰了,跟这两个王八蛋在一起修炼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在自己的住所中打坐的吕罡被坠儿的神念惊醒,看到坠儿在空中撒着欢的乱窜他有点眼晕,只看这速度就知道坠儿已经结丹了。

    “你小子真行!”吕罡御剑追了上去,心里也是开心的不行,羡慕归羡慕,可坠儿兄弟是最亲的兄弟,他是发自内心的替坠儿高兴。

    “怎么样?服气不服气?我结出金丹了!”坠儿故意停在兴鹏的住所上方,得意洋洋的对赶上来的吕罡问。

    “哈!说的就像我结不了丹似的。”吕罡不服气的呛了一句,然后看向下面道:“兴鹏,出来聊两句呀,我们不打你,至于吓成这样吗?”

    坠儿哈哈大笑,附和道:“是啊,我们不打你,出来吧。”

    吕罡坏笑着对坠儿道:“你可真不能打他,刚破境你还掌控不好力道,稍不留神就可能把他打死。”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挑衅了一阵,虽然没能把兴鹏激出来,但俩人都很开心,这种报复才是最痛快的,吓得对方不敢露头比打他一顿来的都畅快。

    ps :昨天更新出现悯感磁,只发出了一半内容 ,随后补全了,没看全的可以回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