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 第四百五十六章:再见叶知秋
    这年初冬,安隅病了几日之后格外小心翼翼。

    不是怕自己生病,而是怕自己传染给孩子。

    初冬的某个周末,徐先生在家休息,安隅昨夜提及宋棠约着出门逛街。

    这人欣然应允,从一开始的掌控到现如今的尊重自家太太的一切社交活动,这个过程的转变,是极大的。

    周末,徐先生在家带孩子,安隅外出聚会。

    婚姻中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万分的理解与尊重。

    在磨合临近四年之后,二人才逐渐的向这个方向靠拢。

    祝年,安隅再见叶知秋的次数屈指可数,她的印象中,,上一次见面应当还是在酒店的长廊上。

    再来,是今日。

    叶知秋与徐落微二人从一家高定店出来,与正准备进去的安隅二人迎面相撞。

    最先看到人的是宋棠,她伸手,拉了拉安隅的手臂。

    示意她向前看,安隅朝前望去,便见叶知秋站在店门口望着她。

    若是以往,不说嘘寒问暖,二人也必定要上演一番什么婆媳情深的戏码、

    可今日,仅是四目相对,无言无语。

    安隅想,叶知秋此时是何想法她不知晓,她只知晓,自己极为淡然,好似眼前站着的人不是自己的婆婆,不是朏朏的奶奶,而是一个极其普通的陌生人。

    安隅的目光是冷淡的,那种冷淡不是可以伪装出来的。

    这冷淡的面容让叶知秋到嘴边的话又绕了回去。

    “走吧!”安隅未曾刻意离开,绕倒是绕过叶知秋准备进店。

    若是掉头就走,难免显得自己太没品了些。

    宋棠默然,跟着安隅一起进去。

    身后,叶知秋与徐落微步伐未动。

    尘世间、女儿大多都是护着母亲的,徐落微也不例外。

    是以、当安隅和宋棠从店里出来时,见徐落微站在一旁望着她。

    心下了然。

    商场咖啡馆内,宋棠折了处较远的位置落座,而安隅与徐落微坐在角落里。

    二人将将点完单,眼前唯有一杯白开水盛放着。

    “朏朏还好?”天家人的套路都是如此,明明她此时坐在跟前绝对不是为了问朏朏好不好,可她就是能在开口时给与你那些让你觉得是温暖的错觉。

    徐家人,善于谋心。

    倘若此时坐在跟前的是一个不谙世事,亦或是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只怕已经感动的不行了。

    安隅大抵是被叶知秋伤的不轻,此时对徐落微的这句询问无半分好感,她端起杯子,浅浅淡淡的喝了口水、

    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当然,也未曾回应徐落微的话语。

    “母亲最近一直都觉得愧对于你,”徐落微再开口,目光落在安隅身上,似是不想放过她的一举一动。

    而安隅呢?

    颇为优雅的靠在椅子上,淡淡袅袅的望着徐落微:“仅是愧对吗?”

    徐落微原以为安隅可能会说那么一两句客气寒暄的话语,可、、、、、并未。

    她这声理直气壮的反问让她有一秒的语塞。

    望着安隅,多了些许不可置信。

    一时间,徐落微也不知该如何言语下去。

    唇边的话语绕了又回,落了又起。

    “人生在世,孰能无过?”

    “成年人的过错有几个是无心的?”叶知秋的过错是她百般算计来的、

    如今徐落微在她跟前说什么孰能无过,实在是令人不喜的很。

    “还是你因为她是你母亲准备睁着眼睛说瞎话包庇到底?坐在我跟前同我言语还不如去我问问你母亲,问问她算计这一切得到了什么。”

    许是因着不喜,安隅话语都高昂了几分。

    望着徐落微远没有刚刚那时的客气,多的是凌厉。

    “五十知天命,知天命也该认命。”

    叶知秋认命了吗?

    没有,她不仅没有认命,且还伸手算计这一切。

    说可恨也不为过。

    这日,安隅的话语不算客气,且这不算客气中将她眼眸中的厌恶演绎的淋漓尽致。

    她不喜叶知秋不是假装的,是真的不喜。

    这份不喜来自于她的欺骗。

    这段关系中,你说叶知秋下血本也不为过。

    为了达到目的,她将所有人都算计进去了。

    这个圈子里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伤害,而只有叶知秋,她推波助澜,她在背后统观全局,又没有受到半分伤害。

    何其厉害啊?

    这样的一个人,长期待在自己身旁,给你温暖,为你呵护,可到头来,她们也能借刀杀人为达目的去牺牲无辜人。

    叶知秋的手段可谓是及其了得的。

    相比于徐启政的光明正大,叶知秋这般,真的是小人行径多的。

    她宁愿与徐启政那般光明正大的斗智斗勇,也不愿去多看阴险狡诈的叶知秋一眼。

    “凭什么五十就该认命?”这是徐落微的原话。

    她望着安隅,目不转睛,话语间带着些许的霸道。

    安隅呢?

    她浅笑了笑,道:“因为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年轻人的世界。”

    过了那个年纪就该退出舞台,就该想徐启政一样将舞台交给别人,自己选择隐退,而不是像叶知秋那般不甘心,到50多岁的年纪了,还想再搏一把再拼一把。

    有何用?

    生而为人,怎没点脸呢?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恒古不变的定律。

    服务员将咖啡端上来,她一口未喝,起身、寻了宋棠而去。

    冷厉这一张脸,远远看起来,格外骇人。

    宋棠见此,从旁规劝,劝她莫要上心。

    没必要为了一般人扰了自己的好心情。

    而这方,安隅走后,徐落微低眸看着眼前的咖啡杯,久久不能回神。

    薄唇微抿,眉眼间笼罩着淡淡的忧愁。

    她有时也在想,叶知秋算计一切为了什么?

    又得到了什么?

    这日下午,安隅许是心情不好,刷卡时格外给力。

    下了狠手。

    宋棠在旁看着,也不规劝,心道,女人都是这般如此。

    这日,安隅给徐绍寒买了东西,给女儿买了,唯独没给自己买、、

    往常她若是晚归家,徐绍寒该催了。

    可这日,未曾。

    磨山内,徐绍寒弯腰牵着将将学会走路的小姑娘哒哒哒的走在院落里。

    小姑娘真真是个祸害,家里的猫猫狗狗见了她都躲。

    而此时,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又纷纷的折在了她的手上。

    养孩子,太伤东西。

    眼见天降黑,徐黛备好餐,寻出来是否要等太太一起,这人一把抱起孩子,话语沉沉:“不必,我们自己吃。”

    “需要问太太何时回来吗?”

    这话,徐黛问的小心翼翼。

    而徐绍寒呢?

    步伐微顿。

    他以往,时常问安隅何时回来。

    可眼下,不问了。

    磨山于安隅而言,已经不单单是一座简单的房子那般简单,而是牵挂。

    是以,徐绍寒道:“该回来便回来了。”

    无论你走多远,我和女儿永远都在磨山等你回来。

    这是信任,是爱。

    人人都说孩子是夫妻之间的纽带,这句话在自己为人父母之前是体会不到其中深意的。

    可此时,徐绍寒体会到了。

    朏朏的存在,带动着他与安隅。

    也给了这场婚姻一层无价的保障。

    这夜,安隅归家,月嫂正在给孩子洗澡,她洗了手进去,帮着一起。

    起居室内,徐绍寒端着杯子喝水,见叶城与徐黛二人将大包小包的购物袋纷纷运进了衣帽间。

    且二人来来回回数趟之多。

    如同蚂蚁搬家似的。

    对于金钱,他素来无感,妻子花多少钱并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唯独能引起他注意的是这人今日心情或许不见得太好。

    亦或是,太好。

    于是,晚间,安隅抱着孩子从浴室出来,便见徐绍寒倚在门边打量着她。

    ------题外话------

    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