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马系统 > 第93章 昙花一现的逐雪世界 中
    宁操成了带头大哥,旁边陪着美人秦雪。可谓,气势一时无两。身后跟着吴琼与吴逼这一对主仆马屁精,增添了不少的乐趣。

    吴缺没有跟着去,因为棺材还在这里。

    这时,美日带着美一日等五人走了出来。

    “队长!”吴缺压住心中的闷气,恭敬喊道。

    美日点点头道:“不用着急!心中的怒气也不要发泄掉,等我们抢夺到吴途的拥有权,就是宁操的死期。”

    吴缺确实这么想,抬头问道:“队长!要想救醒吴途,必须放到逐雪世界么?”

    “是的!否则我让你提前回到华夏督造逐雪世界,以为真的为了你那小情人么?告诉你,吴缺!大丈夫做大事,不要拘泥小节,等你坐拥天下时,想要哪个美女,要不到吗?”

    吴缺低头沉默,实则心里并不认同。如果不懂的珍惜眼前的机会,到时即使真拿到天下,也未必能够抱得美人心。这个道理他不想解释,因为这些老外根本听不懂。

    倒是想到了个重要问题,说道:“队长!我想宁操所谓的争夺,肯定是比试谁能够救醒吴途吧!”

    “应该是!”美日点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这么想的。要是他自己救不醒吴途,还不如让我们救活,即使归属权属于我们,他也能够换回去。他很聪明,我们确实需要他手中的起死回生之术,这才是重点。”

    吴缺没敢反驳,只想着如果能够连秦雪一起交换过来,那就好了。当然,他想多了。

    “既然这样!我们就在这里计划、计划,谁宁操他们去逐雪世界参观吧!”

    美日说完,美一日等五人围了过来,开始了他们的计划。

    ……

    宁操、情绪、吴逼与吴琼,四人站在逐雪世界的大门前,都被牌匾上的四个大字深深吸引住。

    秦雪相当好奇里面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当然,她并不急着进去,毕竟一个好玩的东西,得慢慢观察、层层感受。她可不想错过了精彩的开头。

    便问道:“宁操!你觉得如何?”

    宁操五指掐着下巴,略微抬着脑袋思索。旁边的吴琼也在想,可是想不出来,看到宁操也想不出来,便轻轻碰了一下吴逼。意思很明确,他和宁操都想不出来,谜题自然交给你。

    吴逼很委屈,他想说,打架找他还行。可是要去形容一件新事物,他真的不知道从哪里启齿,再说,现在才看到逐雪世界的冰山一角,就开始说想法、提观点,到时进入里面,要是出现另一幅场景,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这种需要脸面的是,还是交给操哥吧。

    宁操不服秦雪所托,终于看透了。当然,他并非使用透视,郑重的问道:“秦雪!我能够打个比喻吗?”

    “你说!”

    “这就像一个女人!”

    话,才说到这里。吴逼与吴琼两人当即看向秦雪,秦雪咬了咬牙,还是忍住没有出声阻止。也就意味着宁操可以继续。

    操哥自然不会矫情,继续说道:“我们天天都能看到女人,看到穿着不同衣服的女人。面前的逐雪世界就像我们看到的一位不同穿着的女人。她对男人的吸引是致命的,虽然明知道衣服里面是什么,但依旧很想掀开看一看!所以……”

    “停!”

    秦雪终于忍不住,说道:“我们还是直接进去吧!”

    “也好!”

    宁操与秦雪走在前面带路。吴逼默默的为操哥竖起了大拇指,高!高啊!当然,这种高可不是一般人做的来,他吴逼就不行。据他目测,脸皮爆于一厘米的直接淘汰。

    不多久。

    四人站在了大门之下,感受着建筑的宏伟。这座大门高达五米,乃是巨型大理石堆砌而成,不仅牢固,还很美观。

    秦雪吐了一口气,感觉一进大门,温度就变了,准确的说是比外面低了许多,根据她的猜想,应该是最适合人体温度的二十五度吧。

    “宁操!这里有四条路,分别同向东南西北四个门,最后汇聚于中间一处,不如我们各自走一路,如何?”

    秦雪的提议没人会拒绝。至少宁操无条件同意,那么吴逼与吴琼的想法也就可以直接忽略了。

    “秦雪!你选哪一条?”

    对于宁操的问话,秦雪微微一笑,说道:“东南西北分别对应春夏秋冬。也就是东门一路是春天的环境,其它三门相对应另外三个环境。我喜欢春天花开的季节,所以我选择东门!”

    说完。

    秦雪先一步走了。

    吴琼与吴逼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个子选择南门与北门。留下的西门自然属于操哥,宁操倒也无所谓,秋天就秋天吧。

    说起来还好。最差的自然属于冬天,毕竟外面的世界处于夏天,大家衣服都穿的少。这下,吴逼有的受了。

    确实。

    吴逼才走一步,就发现越来越冷,到了最后,我双手紧紧抱住身子,马不停蹄的猛跑,只想快点结束这段悲惨的旅程。

    哎呀……

    突然一个不小心,脚滑了。

    摔倒在地并没有什么,问题是丢面子啊!当然,周围并没有人看到。吴逼赶紧爬起身,骂道:“没得!还真是冬天,竟然地上都结冰了,这么大的场地,得需要多大功率的制冷空调。这个吴缺真是闲的蛋疼,浪费国家电力资源啊!”

    似乎说完这一番话,先前摔倒的事也忘了。正想加快步伐。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啊!”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怕什么来什么。这不,下起了冰雹!

    吴逼那个郁闷啊,你说一个人造的小世界,竟然连冰雹都能够演练出来,还如此不巧的被他碰上,他很想当面质问吴缺‘我能骂你吗?’

    当然,这种幼稚的想法只能在心里乐乐。

    秦雪一路慢行,看着百花齐放,别提心里有多开心了。情不自禁的走到花丛之中,一个漂亮的转身,带起飘扬的长发。突然,花瓣无风自飘,慢慢洒落下来。

    就像在为美喝彩一般,围着秦雪打转。

    “好美的花!好美的景色!好美的逐雪世界!吴缺还真不简单,可惜他是我的敌人,否则我真要请教他是如何设计出来的。光春天这一个世界就千难万难,再算上另外三个季节,真不是闹着玩的。”

    秦雪一番感叹后,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吴琼这一路没什么好说的,他是吴家工子,什么场面没见过。即使这个夏世界真令他叹为观止,他也不会表现出来的,睡觉弟弟不老实了。

    于是乎。

    他脱掉上衣,光着上山,大步而行。这里太热,久待不是办法啊!突然,他好想吴逼,不知道此时的吴逼有多爽?有多两块?

    宁操处在秋天的世界里。还别说,他是走对道了。

    秋天的标志是什么?

    有人说是黄金灿灿,也有人说是枯叶遍地。

    而宁操想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于是乎,各种果树的果子成了他的盘中餐,一边前行、一边观赏、一边吃。

    好刺激、好有味!

    可惜,终究有到尽头的时候。这不,西门就在眼前,他稍微一迟疑,走了进去。刚进去,他感觉温度又回到了最适合人体的25度。此处是一个空间极大的地方,四道门传来四道季节的气息,在这里汇聚一道,拥有春夏秋冬四个节气的组合。

    “这里果然是个令人咋舌的地方,难怪说吴途只有在这种地方才能苏醒,原来这是专门为他做的。吴缺小儿不简单啊!”

    宁操刚感叹完。

    突然,吴逼一下子滚了进来,蜷缩着身子,仿佛东江了一样。好一会儿之后,才在二十五度的侵袭下,慢慢恢复过来。

    “操哥!你这么快就到了?”吴逼笑着问道。

    宁操点点头道:“你忘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吗?我一边吃一边走,当然比你们快!毕竟我能够每时每刻补充体力,而你们了。要么太热、要么太冷。不过……秦雪是怎么回事,按理春天温度适宜,应该最舒服才对!”

    刚说到这里。

    一位流氓走了进来。

    宁操立马骂道:“穿好你的衣服,否则让你从北门回去!”

    吴琼吓了一跳,他其实在门口偷偷看过,没看到秦雪才敢这么做的。不过,操哥要求,他不敢顶嘴,赶紧穿上。

    没多久。

    秦雪终于来了,一走出来,就抱怨道:“我再也不喜欢春天了,断断续续下了三次雨,害的我有时都没地方躲雨!”

    “卧槽……还有这事?”宁操惊讶的来了一句。

    吴逼低头默哀道:操哥还真是不知道我们的苦,秦雪还只是下雨,我那里下冰雹,有么有?

    秦雪白了一眼宁操后,抬头望着这个巨大的场地,说道:“操哥!这里集合了四个季节的地方还真舒服。尤其周围各种昂贵的设施,我看这一整座逐雪世界,要想打造出来,估计每个上百亿,很难吧!”

    宁操对价值观还是有认知的,点点头道:“应该要!不过,对于他们这种有钱人来说,这么一点也就是小菜一碟。”

    顿时,吴琼不干了,说道:“操哥!话不能这么说,我想我弟弟这个逐雪世界的打造肯定不是依靠吴家的财力,否则即使抽空吴家,也未必能够打造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