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马系统 > 第59章 高调的小可儿,低调的宁操
    “吴刚!”

    吴缺突然喊了一声。

    “公子!”吴缺跑了进来。

    “仙途医院!我去看看郭易,你去养伤!”吴缺的话让吴刚内心暖暖的,本以为伤势得靠时间来治疗,没想到公子这么体贴,一时间热火朝天,感激涕零。

    仙途医院。

    住院部,三楼八号房。

    一号病床上正躺着全身裹着白色纱布的郭易,此时的他十分难受,好在嘴巴还能说话。床边围了不少人,其中坐着的只有两个。

    一个是郭百万,另一个是郭易的母亲。

    郭易的母亲已经哭得不成样子。郭百万于心不忍,说道:“带她回去休息吧!”

    “是!”

    两位妇女一左一右搀扶着郭易的母亲缓缓离开。郭易的母亲虽然不愿走,但是知道自己留下来只会耽误易儿病情的治疗,也就一狠心,离去。

    “爸!我以后会不会一直这样躺着?”郭易悲催的轻轻问道。

    “不会!你放心吧!仙途医院能够起死回生,又何况你这这种略微伤及肝脏的小伤了!我保证明早你能够正常上学!”

    郭百万悲痛的回答道。心中怎么不爽,也不敢这时候乱说话,一切都要以伤痛养好为前提。哪怕真要教训郭易,也要等好了再打,不是吗?

    “哦!那爸,我这次是不是大错特错?”

    “……”

    如果是郭易被打成这样之前,郭百万绝对认同。此时可不敢,说道:“易儿!你不用想太多,一切等你伤好了再说,行吗?”

    “哦!那我是不是以后不能再纠缠秦雪!”

    “这个……”话到此处,郭百万止住。因为吴缺来了,他是独自来了的,还带着水果。

    “吴公子!”郭百万很激动。郭易更激动,正想起身,哪知根本做不到,反而牵动了伤口。

    “郭易!不要动,我就是来看看你!哎呀,那些人真的太残忍,竟然把你打成这样!这个宁操,简直禽兽不如!”吴缺将水果交给郭家的下人后,摇头说道,仿佛被打的是他的儿子。

    “吴公子!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好起来的!”郭易感激的说道。

    “那就好!如果你好了,快点回学校……我是这么想的,通过这次的事情,我觉得秦雪是个超然存在,我不能霸道的认为她是我的。所以,到时你回到学校后,各凭本事吧!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宁操绝对是个祸害!”

    吴缺的话让郭百万动容了,在他的潜意识里,吴缺根本不可能说出这番话,至少他认为是这样。然而,现实是对方说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可想而知,此事绝不是开玩笑。

    那么,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对于花城号称第一公子的吴缺,郭百万实在拿捏不准。也就只好看看易儿会怎么想。

    郭易很激动,当即表态:“吴公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输给你!至于宁操,我会想办法弄走他!”

    “那就好!不过,记得一点。宁操不是善类,所以不要和他硬碰硬,你该有自己的智慧。比如,上次他和西门锤达成比试的约定,就是借住了学校校长的威严,你是不是也该往这方面想想!当然,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只不过,你是学生,校内一些针对他的事,得靠你!”

    吴缺语重心长的说完,便看了看四周,来了一句:“这里的环境不错!那你好好养伤,我就先走了!”

    “谢谢吴公子!”

    等吴缺离去后,郭百万看着郭易那激动不成样的表情,问道:“易儿!你真打算和他联手?”

    “爸!什么叫联手,我配吗?我只不过是要尽我所能,骚扰宁操而已,我才没那么笨!”

    郭百万摇了摇头,心里在说,你不笨才怪。当然,这些话不能对自己的宝贝儿子说。想了想,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总之以后,他得多花点心思在易儿身上,以免再次酿成大祸。

    ……

    住院部,二楼8号房。

    吴刚才躺上病床,当即愣了愣,随即张开大嘴,和气的说道:“兄弟!幸会!幸会!”

    吴逼假装没看见,完全不给面子,心里想着,现在想来称兄道弟了。先前受灾的时候,怎么不来,有你这种兄弟吗?

    坚决不给面子。

    吴刚没有计较,既然有缘在这里相遇,那就得好好叙旧,说道:“吴逼!你我虽然各为其主,但为的是同一个家族效力,有什么好计较的,不如我两聊聊天,解解闷,也好打发这无聊的时间啊!”

    “和你有话说?”

    “当然有!比如我们两家公子!”

    “哼!迟早只剩吴琼公子!”吴逼信誓旦旦的说道。

    “如果真只能剩一个,那肯定是吴缺。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都说一黑二花三武,一黑我知道是指屠刚,三武中的一个是梅玉,另外两个我也略知一二。但是这二花,除了我们家吴老爷子,我搞不明白,另外一个是谁?”

    “哈哈……吴刚,也有你不知道的时候?”

    “怎么,你知道?”吴刚没有在意对方的嘲笑,总之如果能够得到答案,被笑又有如何?

    “我当然知道,就不告诉你!”

    吴刚笑了笑,故意说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装什么装!”

    “装你妹啊!老子就是不告诉你另外一花指的是吴途!”

    “吴途?”吴刚愣了愣,说真的,他一直认为是吴缺公子,毕竟他家公子号称花城第一公子。怎么会是吴途呢?莫非吴逼骗人的。

    吴逼自知说漏了嘴,也就没有必要再瞒着,说道:“乡巴佬!你这个就不知道了是吧!哈哈……吴途凭借起死回生之术,难道不可以位居花城一花吗?再说了,你看看他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件事,吴刚偷着乐了,他从吴缺公子那里获知,有关起死回生之术,根本不是吴仙儿,而是宁操,他不打算告诉吴逼,让吴逼一直错误的想当然。

    倒是吴途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记得这位大人物曾经去了美利坚,却是一去不复返,连国家都没多说什么,也不知道是没重视还是结果确实属于意外死亡。

    想不通的事,他自然不去想。如今和吴逼聊上了,那就继续解闷吧!

    ……

    天虎一号花店。

    内房中。

    “操哥!你不出去?”吴仙儿疑惑的问道,她的双腿站直很勉强,却一直想着出去,因为她要出去告诉所有人,此刻起她是操哥的女人了,最好能够让花城大街小巷,乃至国内外都知道。尤其是黑城的那位大人物,一定要气死他。

    终于她的初被别人拿了,而且是她最爱的人。

    好激动、好兴奋、好想出去炫耀。

    宁操躺在床上,动不了,为了第二次连环任务,他可是拼了老命。同时,他觉得对不起秦雪,他的第~次就这样被别人残忍的夺走了。

    怎么办?

    秦雪会不会嫌弃他。

    他自认为是个洁身自爱的好男人,秦雪不应该会嫌弃吧!大不了去做个什么手术,恢复那个什么第~次。

    “我不出去!打死也不出去!你……你也不准出去!”宁操突然说道。

    “好啊!你下来抱住我,我就不出去!”

    “……”

    宁操沉默。

    小可儿拉开门,一拐一拐的走了出去,脸上带着痛苦表情,仿佛太过操劳,太过痛苦。

    这时。

    阿天看到了,当即惊讶的张大嘴巴,说道:“老板你……”

    啪!

    阿虎一巴掌打在他的脑门之上,骂道:“什么老板?老板刚才摔了一跤,你没看到吗?”

    阿天明白了,正想改口。

    啪!

    小可儿一巴掌打在阿虎脑门上,骂道:“胡说什么?我好端端的怎么会摔跤,这是宁操弄的!那厮好像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我……差点吃不消……算了!你们小孩子家家不懂!”

    噗嗤……

    那边的黄毛仔等小弟,以及刚回来的刀疤男都笑喷了。

    小可儿没有在意,暗暗想着,笑吧!尽情的笑,希望你们能够帮忙宣传。为了达到效果,她直接走了出去,在大街上跛脚走着。如果有人问她,她一定会自豪的告诉别人,她的操哥有多猛。

    房间内。

    宁操恢复了一点体力。

    “嘟……!恭喜宿主积累了十次抽奖机会,不过还是要提醒一下,这种事时间太长不好、伤身。”

    “还不是被你逼的!”

    “嘟……!十次抽奖,是否此时开始!”

    “全部抽完!”

    宁操不想藏着、噎着。自己辛苦赚来的机会,怎么也得好好享受一番抽奖的快感。

    “嘟……抽奖中!”

    “嘟……!恭喜宿主抽到树枝一根!”

    “嘟……!恭喜宿主抽到树枝一根!”

    “嘟……!恭喜宿主抽到树枝一根!”

    “嘟……!恭喜宿主抽到树枝一根!”

    “嘟……!恭喜宿主抽到肉包一个!”

    “嘟……!恭喜宿主抽到肉包一个!”

    “嘟……!恭喜宿主抽到肉包一个!”

    “嘟……!恭喜宿主抽到医疗剂一个!”

    “嘟……!恭喜宿主抽到树枝一根!”

    “停!”

    宁操吓到了,这到底什么情况,连续九次抽奖,就这些玩意,那岂不是白白辛苦了这么久。树枝一根全能力加一。医疗剂回血,肉包和医疗剂差不多,只不过肉包的特性不一样,在游戏里面,没有回复时间。

    一使用,瞬间回复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