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马系统 > 第11章 碍手碍脚的灯泡
    阿虎沉默的看着眼前刀疤男与一众小弟。从心底上,他很抵触这种仗势欺人的家伙。

    当然,形势比人强!

    心中不快只能压抑,反而得摆出一副讨好的模样,不过阿虎不是这种人。

    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操哥还在,或许以他为‘肉盾’,加上操哥的力道,有的一拼。

    此时此刻!

    “能给一个留下我的理由吗?”阿虎示弱,语气委婉。

    “哈哈……当然可以!我很好奇,你问这个干嘛!总之,你今晚走不掉,吃喝算我的!”

    刀疤男大笑说道。

    “没什么!只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行!我满足你……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秦雪或者宁操的人。所以,在我和郭易的交易达成前,你只能留在这里,我不想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你这算是非法拘禁吧!”

    “没错!”

    阿虎没有再说话,只觉得对方是个变态。当然,操哥更变态,到底操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

    郭家别墅。

    “爸!我想问你一件事!”

    郭易站在一位正端着茶杯看报纸的中年人旁,此人正是郭百万。

    郭百万放下茶杯,稍微移开一下报纸,瞄了一眼郭易,就又继续他的晚间新闻。不是他不给儿子好态度,主要他对这个从小被妈宠坏的二代太失望。

    “爸!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我的问题还是我为什么不能对秦雪主动一点,她很美!我……喜欢她!爸……你听我说,我追她不是没有希望!”

    听到‘秦雪’二字。

    郭百万重视了起来,当即放下报纸,盯着郭易,足足过了十几秒钟,才严肃说道:

    “易儿!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三次。为什么你就不能看开点!我已经默认你妈对你的宠爱,也默认你对世界的纨绔,甚至随你游戏人生,你要多少女人,要哪个女人,做老子的何时管过你。但唯独秦雪,你不能主动去追求,除非她能爱上你!”

    “为什么?我查了很久,她家不就是开了个大型药品公司么?”

    “没错!我以前也一直这么以为,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

    郭百万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往事,脸色紧绷,起身后,看向暗淡的窗外,继续说道:

    “我以前有很多要好的朋友,如果他们……还活着!孩子也该有你这么大了,家庭必定温暖,其乐融融享受天伦之乐……可惜,假如不成立!记得那时,他们想做一次大买卖,不惜走险,竟然打着龙抬头药品公司的名号做假药,结果……呼……我的那些朋友们凭空消失,事后有人报案,都被压下来了!”

    “龙抬头不就是秦雪家开的那家大型药品公司吗?”

    “是的!现在你明白了么?”

    郭易沉默了几秒,他早知道秦雪的家世背景很大,所以心中多么爱秦雪,却一直忍的很好,但依旧不甘心,说道:

    “爸!你的想法我能够理解。不过,有一个叫做宁操的人天天缠着秦雪一个多星期了,一点事都没有!我查过此人,加上我对他几日的观察,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背景,难道我连他都不如”

    郭百万静静的看着郭易,久久没有说话。

    他同样能够理解儿子的心情,谁人不对美女来劲,尤其是心中所爱的美女。可倒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不敢去尝试,来之不易的财富与地位,怎么能够为了一个女人而毁之一炬!至于宁操此人的情况,他搞不懂,也不想懂。

    倒是疑惑今晚易儿话有点多,想来惹上了什么麻烦。

    说道:“易儿!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可以为了一己之私,害了整个郭家!看你今天的情况,是不是又闯祸了?”

    “知子莫若父!是的,我看宁操不爽,所以找了刀疤!没想到刀疤竟然有意将秦雪一起……事后他以此威胁我!”

    “原来如此!易儿,今天的事情,你错在太过冲动。好在你明智的选择和我商量。放心,刀疤要钱,我能够理解,只是他找错了路子!此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但一定要谨记,不管别人对秦雪如何,你给我老实本分一点!”

    郭易没有再说什么,一边走向门口,一边暗恨刀疤与宁操。尤其是宁操,甚至想将对方生吞活剥。如果不是此人的出现,以他郭百万之子的名头,学校无男生敢纠缠秦雪,到那时秦雪要择偶,只会是他,可惜这一切眼看着就要失去,心中的愤怒不言而喻。

    郭百万看着郭易离去的背景,心中暗暗思索道:我早就料到易儿的纨绔迟早会给他自己带来灾难,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不过,此事并没有多棘手!倒是刀疤聪明反被聪明误,这种威胁根本就是玩火自焚。秦雪的背景如此大,保护她的人又岂是平常之辈,孰是孰非难道会看不清吗?另外,宁操此人……

    ……

    第二天。

    三美学校,高三八班,体育课。

    秦雪穿着低胸白色短袖,很享受的坐在树下的池塘边,时而捡起身旁的石子朝着对面的宁操丢去,却总是丢不到,倒是溅起的浪花有点唬人的气势。

    “秦雪!加油,快要丢到我了!”

    宁操同样来劲,一边有模有样的装害怕,一边脑袋移来移去,眼神不停的寻找机会看向秦雪那呼之欲出的‘雪山之巅’。

    “骗子!骗子!距离那么远,根本丢不中……哎呀!我手都丢累了……咦!你动来动去,在看什么啊?”

    “这个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我快要发现了!”

    “哈!操哥!就你那一副贼眉鼠眼的样,能发现什么!嘻嘻……你要是真发现了,一定要告诉我!”秦雪随手将一块小石头丢进水里,脸上笑开了花,宁操的表情确实让人发笑。

    “嗯!一定告诉你!就是总看不清!”

    “不是吧,平时不是很自信么?怎么现在看都看不清啊!”

    “怎么能怪我了!要不你再捡块石头扔扔!”

    秦雪愈发笑的来劲,摇着头,说道:“我才不了!再说,我捡石头和你看不看的清有什么关系?”

    “哈哈……当然有!”

    两人嬉闹的画面羡煞了周围好些同学,班上男生大都喜欢秦雪,却无人敢像宁操这般死皮脸面的纠缠,至少他们知道连易少也不敢。

    郭易坐在不远处,一直看着。心里极其不好受,对于宁操打不过,骂不过,又不能主动去追求秦雪。他有种错觉,来到世上是不是为了忍受宁操的气?是不是世上最憋屈的富二代?

    咀嚼着父亲的话,心里暗骂宁操千百回,终于气不过。

    站起身,走到宁操身后,随手一把票子扔地上。

    这一幕,看在秦雪眼里,疑惑不解。

    郭易注意到了秦雪的眼神,知道成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赶紧朝着不远处的一位女生招手,喊道:“快看!地上有钱捡。”

    女生兴奋地跑过来,弯身去捡。捡到后,激动地看着郭易。

    “谢谢易少打赏!”

    “哈哈……你曝光了!”

    女生很害羞的看了看自己的衣领处,抿着嘴唇逃离而去,一边跑一边笑着道:“易少!你真坏!”

    郭易没再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秦雪,就对着已经转过身的宁操做了一个‘你死定了’的手势。

    果然,秦雪脸面瞬间僵硬,怒气一上来,起身追着宁操丢大石头。

    “郭易!你这坏学生,干嘛偷看女生,害的秦雪误会我和你一样卑鄙下流!你个二货……生孩子没屁眼!说错了,你不行,生不了孩子!”

    宁操一边逃一边叫骂。

    “宁操!你个流氓,给我站住!”穷追猛打的秦雪豪不留情,仿佛她扔的对象不是人,而是人见人打的过街老鼠

    “站不住!”

    “让我抓到你,一定剥了你的皮!”

    宁操自然不会被秦雪抓住,正跑的欢快时。

    突然。

    秦雪停住了脚步,她想到了阿虎,生气问道:“宁操!你将阿虎给收买就算了,干嘛还让他不来学校,你有必要这么无耻吗?”

    “秦雪!虽然我觉得他是个碍手碍脚的灯泡!但是,我还不至于这么做。是哦……怎么他没来上学?”

    宁操停下后,很疑惑的看向秦雪。

    四目相对,大约五秒钟后。

    秦雪确定的说道:“看来你没说谎!那么,会不会他有什么事来不了,可为什么没给我电话?”

    “秦雪!要不我们去他家看看?”

    “好啊!”

    两人出发,郭易紧随其后,没走几步,就被回头的宁操呵斥道:“富二代!你不觉得比起那胖子,更碍手碍脚吗?”

    “宁操!你……”

    “怎么啦?有意见?如果有的话,憋在心里!因为我和秦雪不需要灯泡!”

    “……”

    郭易差点气炸。

    秦雪很不满的盯着宁操,似有骂人的节奏。可是昨晚得知郭易的为人后,她打算从此远离郭易,只好先忍受宁操的胡说八道。

    如此,看在郭易眼里,就像秦雪默认。

    “该死的宁操!秦雪竟然没有骂他……该不会他两……不可能!秦雪怎么可能看上他,可秦雪为何会默许!难道她以为是我要害她?”

    郭易想不通,一肚子气不知该怎么发泄,就这么憋屈的看着两道身影远去。

    宁操一路笑个不停,想起郭易那二代的憋屈样,就来劲!

    “宁操!下次再敢口头上占我便宜,我一定会……”

    没等秦雪说完,宁操赶紧做发誓模样的郑重说道:“秦雪!天地良心啊!我对你的爱比纯净水还纯,怎么会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占便宜了!这不是为了打发掉那跟屁虫吗?我是为你好,你总不想下次又挨枪子吧!”

    “你……坏蛋!即使经过我的同意,你也不能占我便宜!”

    “好吧!以后除了和你生孩子,我对你都老老实实!”

    “你……谁要和你生孩子!再乱说,我一个人去!”

    宁操适可而止,知道再流氓下去,只会弄巧成拙。赶紧转移话题,指向公交站台。

    “秦雪!坐过公交没?”

    “没!我喜欢自己开车……怎么,你想和我一起坐公交,围着三美学校转一圈,再去阿虎家么?”

    “……”

    宁操有点郁闷,他确实不知阿虎住在哪里。经秦雪这么一说,他知道阿虎的住处就在学校附近。

    也就是说,浪漫的路程不会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