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世拳皇之强者天下 > 第二十七章 尘埃落定
    众圣殿,八座威武浩荡的圣象分列左右,每一座都是当年跟着中圣公一起打天下的英烈,而今他们陨落,便成了日夜侍立中圣公两侧的圣象,每一个走过的中州朝臣都要一一行礼,不折不扣,不敢有半分怠慢。

    伴着八座圣象,满朝文武分列两侧,静静等候中州之主的到来。

    结果,两个时辰过去,正中大位之上依旧空空如也。

    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所有朝臣的额头上都是冷汗淋漓,彼此面面相觑的同时,目光时不时瞥向最前方的那一排位置。

    左三右三,总计六个位置,而因这六个位置的主人乃是全中州仅有的六个侯爷,故称六侯位。

    其中左三地位最高,乃是中州三大将的专属位置,因为狂侯雨天晴极少列席的缘故,往日都是坐二空一,不过今日却又多空了一个位置,烈侯曾五缺席。

    从昨日起,烈侯回府之后就大门紧闭,不见任何外人,也不踏出书房半步,自己给自己关了禁闭,这是朝臣之间流传最广的说法。

    右三侯位,依次分别是文侯、武侯、策侯,因为武侯身份特殊的缘故,往日都是坐二空一,今日却破天荒地坐满了,武天乙赫然在列其中!

    谁也没有说话,但在场中州朝臣每一个都是心思玲珑之辈,单从六侯位的情形就已能判断出一个大概了,想想自己这阵子的所做作为,一个个都提心吊胆,细思极恐。

    仔细想想,空出位置的何止是今日的烈侯曾五,自己身边不知不觉间分明已经少掉了一批人,虽说这些人要么养病要么公干,都有充分理由,可从结果逆推的话,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许久,前方终于有了动静,不过并非中圣公驾临,来的是一个传召官。

    “宣:武侯比斗失手,误杀烈侯之子曾子山,虽情有可原,然罪不容恕,判下狱三年,以观后效。”

    寥寥几句话顿时在一众朝臣心中掀起轩然大波,武天乙杀了曾子山,结果烈侯曾五自罚禁闭,而武天乙却只是轻飘飘的下狱三年!

    虽说一向都有权贵不同法的惯例,正常侯爷杀个把平民都不算什么,以往也从来都没有因此下狱的先例,可他杀的是平民吗?那可是曾子山啊!

    在此之间,曾子山某种程度上几乎就是他们整个中州朝堂的代言人,因为他才是出面对付武天乙的具体人选,而今却是这么个结果,实在令人唏嘘心寒。

    这个时候,没有人胆敢吭声,中州终究是姬天命的中州,当他开始正式表态之后,就连烈侯曾五那样的人物也不敢有半个不字,更别说在场这些中州朝臣了。

    “我去哪儿?”武天乙却是施施然站了起来,浑然没有半点作为犯人的觉悟,听他这个语气感觉就跟去哪儿吃饭一样轻松愉快。

    传召官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中州第一监狱,封龙塔。”

    …………

    玄鹰府,这是玄鹰组的总部所在,当然,作为中州最顶级的特务组织,玄鹰组真正的总部并不会这么堂而皇之地摆在明面上,这不过就是一个幌子而已。

    烈日炎炎,一个女人吭哧吭哧拖着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一步一步靠近玄鹰府的大门。

    “哎哎,闲人免进。”一个斜披着玄鹰服的老汉靠在大门口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句,嘴上叼着一个巨大的烟斗,虽说这座玄鹰府只是走个过场做个样子,但只让他这么一个老汉出来守大门,这也实在是没诚意到一定境界了。

    “我不是闲人,我是你们的人。”女人认真道。

    “啥?玄鹰组什么时候连女人都收了?”老汉一愣,他在玄鹰组几十年,论资历比谁都深,还从没听说过玄鹰组破例收过女人。

    女人没有回答,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漆黑腰牌,老汉瞥了一眼顿时眼皮一跳:“还真是玄鹰令?还是鹰首腰牌?”

    “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吧?”女人问道。

    “当然不能,你先告诉这玄鹰令是怎么来的?”老汉皱眉道。

    “别人给我的。”女人道。

    “谁?”老汉刨根问底。

    女人沉默了一下,正要开口的时候,门内忽然传来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还能是谁,当然是我喽!”

    “参见鹰首!”老汉连忙见礼,玄鹰组等级森严,他虽然资历深厚,面对其他几乎所有人都可以不用见礼,但唯独这一位不行,因为这是鹰首秦楼!

    秦楼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上下打量了女人和地上那个半死不活的男人一眼,嘀咕道:“武天乙这家伙真会给我找麻烦,都自顾不暇了还有心思管这种闲事,妈的还尽让我来擦屁股,好脏……”

    “鹰首,这是咱们新组员?”老汉忍不住问道。

    “管他是不是,人家都送上门来了,你好意思不收吗?”秦楼撇了撇嘴,随即不负责任道:“他们俩归你了。”

    “啥?”老汉眼睛一直,不可思议道:“我就是一个看大门的,要俩手下干什么?”

    “你有没有出息?看大门就不需要手下了?万一来一堆流氓冲击玄鹰府呢,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能挡住吗,还不得让他们年轻力壮的顶上去?”秦楼瞪着眼睛教育道。

    老汉无语,弱弱道:“哪个流氓吃饱了撑着来冲击玄鹰府啊?再说,他们俩一个女人一个病残,这也算不上年轻力壮啊?”

    “那更合适了,加上你刚好就是老弱病残,往大门口一站那多威风霸气?”秦楼指点道。

    “……”老汉无言以对,他实在跟不上这位鹰首的思路,老弱病残跟威风霸气到底是怎么联系起来的?

    “就这么定了,哦对,上岗之前别忘了让他俩去阴曹磨磨性子,要是爬不出来就算了。”秦楼说罢转身离去。

    “阴曹?!”老汉陡然大惊,看向两人的眼神变得越发不可置信,别看秦楼说得轻巧,阴曹那可是整个玄鹰组最残忍可怖的试炼地,能从里面活着爬出来的没有一个是正常人,整个玄鹰组有史以来总共就只有七位。

    难不成,这是两个怪物?

    “你们叫什么名字?”老汉深吸一口气道。

    “李希,李晚。”女人咧嘴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