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智能工业帝国 > 056 离别宣言
    工人的反应,让一直没有太关注这方面的云非心中不是个滋味。

    说实话,他真的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些工人会如此表现。云非自己也是个普通人,对于面子,同样看重。工人的表现,让他觉得心扉意冷。

    一直以来,从最开始自己负责整个工厂个管理的时候,云非就在开始提高工人的工资待遇,改善工人的生活条件。他没有想到,自己呕心沥血所做的一切,到头来,得到的不是工人的感激,而是工人的抵触。

    如果说办公楼所有的人都抵触云非,云非真的能够想通。毕竟,从最开始到现在,除了少言寡语的周斌,几乎所有的人都被云非罚款过。

    云非也知道,罚款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罚款却是解决问题最为有效的办法。乱世当用重典,在这个一切都与经济挂钩的年代,大多数从国营工厂出来员工都一身的毛病,不给点教训,他们永远都是一副懒散的样子。

    庆丰机械本来就比别的工厂起步晚,要想跑到别人的前面,不对工人用点严厉的手段,云非这个年轻的副厂长还真有点控制不住局面。

    虽然后来所有的人都高呼着自己,但是云非知道,下面没有几个人是真心实意的。他原本就是因为自己在最基层岗位呆了十年,对于领导很多事情的做法不满,想要让自己旗下的工人没有这样的情绪,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这样的情形。

    这跟云非设想的自己离开的时候整个工厂的工人都哭着喊着求着他留下的情形,相差太远。云非虽然有着两世为人的经历,不过跟人打交道还是太少。对于人心这个最为不可捉摸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太深刻的理解。

    王庆丰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工人的行为会深深地刺激到云非这个年轻人的自尊心。也不理会工人的高呼,直接转过身来,对着云非重重地鞠了一躬,久久没有直起身来。

    云非见到王庆丰这样,眼角不知不觉地湿润了。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着士为知己者死!急忙扶起了王庆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大半年来,他的一切付出,得到了王庆丰这深深的一躬,都值了。至于工人怎么看,怎么说,都是浮云。毕竟,他是为王庆丰打工,而不是为那些不知好歹的工人打工。工人怎么看,真心不重要。

    见到王庆丰的动作,喧嚣的工人队伍中寂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二楼过道上的两人。

    “说两句吧……”王庆丰见到云非眼角湿润,心中觉得愧疚不已。自己早就知道了云非对于工人太强势,却没有尽到长者提醒的责任,他忘却了云非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行,我说几句。”云非心中依然难受,不过王庆丰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台阶,让他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值得。对于眼前这大部分都是自己招进来的工人,云非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解释给他们,在自己离开之前。

    王庆丰默默地走到云非旁边,示意云非上前。

    很多工人见到云非那满脸的落寞,心中愧疚不已。毕竟他们处在一个纯朴的时代,还是一群纯朴的工人。

    “呃,说实话,我站在这里讲话好几十次,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首先,我要感谢大家在这我上任的这大半年对我工作的支持。至于你们对于我工作是否肯定,我觉得这个不重要,因为庆丰机械属于私人工厂,只要老板肯定了我的工厂,哪怕整个工厂的人都反对我,我也觉得值得了。”云非没有以前的那种玩笑,没有常规的开场白,一上来,就是很直接的找抽。

    “在今天以前,我觉得,我对于自己工作虽然谈不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过我上对得起老板,下对得起你们这些在我手下干活的工人。但是刚才大家的表情以及表现,让我知道,下对得起你们只是我的自我感觉。”云非说完,狠狠地扫视了下面的工人队伍一圈,不少的工人都低下了头去,不敢看云非那严厉的眼神。

    “我知道大家对于我都很反感。但是我没有改变自己,从成为副厂长开始,就知道,因为我对于整个工厂的管理太严格。这个方面,不可否认。当然,我现在敢肯定,要不了几年,你们都会感激今年我对你们的严厉。我知道,这里面没有多少人会在庆丰机械干一辈子,只有当你们出去了,进了其他的工厂,你们才会感激我对你们的严厉。”

    云非的话让所有人都愕然。该不会是这家伙受到了刺激才这样吧?以前虽说云非也喜欢喷人,不过还是要分场合。就是平常的早会上面,如果没有出现特别重大的事情,也不会这样呀,很多人都在想,云非说这番话的目的。

    这个年轻的副厂长,做事说话往往都带着很强的目的姓。整个工厂的人都知道。

    听到云非的这番话,站在云非身后的王庆丰从昨天晚上云非拒绝了自己给出的工厂股份就有的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家伙的表现,是立马就要离开了呀!要是这样,就不得了了,庆丰机械自己这个老板现在几乎都没有参与管理,虽说各个部门都有着明确的分工,不过没有一个掌舵的人,可不行。这就好比划船,没有掌舵的,各个水手都在盲目地用力划,最终说不定会把船搞翻了。

    王庆丰想要打断云非的话,问问云非这小子究竟想要干什么,不过也知道云非这家伙心中那股怒火不发出去,会憋出问题来的。

    “在这大过年的时候,本身我不该讲这些的。不过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在春节之后,我就会离开庆丰机械。不再是你们的副厂长,不再管理你们。今天之所以说这些不该说的话,就是想要告诫大家,庆丰机械现在看起来工资是高,不过如果你们不努力,不认真,只要丢失掉一个客户,庆丰机械的发展势头都会停下来。”云非说出了他要离开庆丰机械,王庆丰傻眼了。

    工人中瞬间就乱了起来。

    云非对于庆丰机械的重要姓,没有人不清楚,要是云非真的走了,他们每个月还能够拿到多少钱,庆丰机械还会有多大的发展,真心没有人知道!虽然反感云非,但是却没有人希望他离开工厂,大多数反感云非的人,只不过希望云非这个年轻的副厂长把他的那种针对所有人的强势稍微收敛那么一点点。

    “在场的很多人,关注的只是自己的工资,对于工厂是个什么样子,赚了还是亏了都没有人在意。毕竟,庆丰机械即使垮了,你们出去也能够找到工作。在我离开庆丰机械之前,我还是要再次告诉大家。一个工厂就好比是一个锅,而你们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个碗,这锅里有多少,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碗里能够分到多少。别觉得工厂怎么样与自己无关。看到车间门口的那句话了吗?”云非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着两个车间门外都用硕大的字体贴着的一句话:“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所有人随着云非的手指向那句他们天天上班都能够看到的话看去。

    想到云非刚刚的话,再看到那句话,很多的人突然明白了。那句话里面的意思,并不仅仅是指工作不认真努力的人会被踢出庆丰机械的队伍,而是说整个工厂的发展离不开所有人的努力。如果因为大家工作都不努力,到头来,工厂倒闭了,所有人都得重行再找工人。

    “一家工厂的发展,不是某一个人就能够带动的。要想从工厂这口大锅里面得到分到更多的食物,你们就必须要更加地努力,别人往锅里面丢了食物,你们就得不停地往锅底添柴加火,不然食物半生不熟不说,反而还会因为没有足够的热量煮熟食物而腐烂变质。”

    “对于今年的年终奖,我想大家都听到了传言,这个还是请老板来给大家解释吧。”云非说完之后,直接向着旁边的办公室里面走了去。

    “呵呵,刚才云副厂长是跟大家开玩笑的呢,都别在意,好好地过年,过完年大家好好地跟着云副厂长一起努力,争取明年让我更加肉痛地拿出更多的钱来给大家发红包!”王庆丰的解释,苍白无力,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但是他不希望云非刚才的那番离开宣言让整个工人队伍的心散了。

    过年时间,本来就是工人跳槽的高峰时段。毕竟几个老乡聚到一起,说谁的工作工资高,然后一合计,就等过年招聘老乡在一起上班,不仅相互之间能够有个照应,也能够多挣不少的钱。

    原来王庆丰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担忧,毕竟庆丰机械的工资比同行业都高了一半以上,并且上班时间还比同行业的短。

    云非一走,很多的工人,尤其是那些熟练工人,对于明年工厂的政策以及工资就开始担忧起来。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能够得到老板的完全信任,能够对工厂所有事情做主的人,真找不出来几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