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幻师之逆天奇缘 > 第八十五章 故友
    凝雪再次看向男子,“原来他真的是云月阁阁主?”

    慕容夜的话尤其恶毒,但是南宫魅似乎都是不为所动,只是缓悠悠地吐出几个字:“关你何事?”

    慕容夜似乎早就料到男子的回应,悠闲地坐在了南宫魅对面,说道:“只要你将那日带走的东西给我,哦,顺便把这女娃也给我,我们就立马离开。”

    凝雪脸色微微难看了几分,她自认为跟这阁主没有任何关系,刚才出手相救已经颇为奇怪。而这个时候,她没有十分的把握,这个人不会把自己交出去。

    想到这里,凝雪眼神一沉,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那我也不介意跟你们拼的鱼死网破。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切似乎并没有按照凝雪所想的发展。

    “想得美。”南宫魅直直看着慕容夜说道。“东西,你带不走;凝雪,你也带不走。”

    “她跟你有什么关系,护她干嘛?”

    见被拒绝,芋沫沫一时心急,上前一步狠狠质问道。不过话音刚落,她就飞了出去,嘴角渗出了丝丝献血。

    “怎么?现在玄阴苑连基本的尊敬前辈都是没有了吗?”南宫魅一脸厌恶地看了眼倒飞出去的少女,沉声说道。

    慕容夜没想到南宫魅出手如此果决,只能尴尬一笑,说道:“你真不给?”

    此时慕容夜也是颇觉奇怪,之前南宫魅出手救了白翼,可现在又出手救了凝雪,到底这人要做什么。

    而一同不太理解的还有凝雪。凝雪不知南宫魅到底属于哪一方的,更不知是何缘故会相帮自己。

    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她可是不太相信的。

    南宫魅没有再理慕容夜,不过倒是似乎看出了凝雪的疑虑,笑道:“丫头,你就在我这里好生待着吧。我已经派人通知了你父亲,想必很快就到。”

    此言一出,慕容夜反而大惊失色,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小辈对小辈,老的就对老的。你这一把年纪欺负一个小姑娘算怎么回事?”

    南宫魅不屑一笑,说道。

    慕容夜被气的脸色发黑,说道:“那你之前出手救下小翼又是何故?”

    听慕容夜这般一问,凝雪也是疑惑地看向南宫魅,这一点儿她确实也是不解。看这般形势,他们似乎属于敌人。

    “年少之时承他父亲之恩,稍微回报一下罢了。”南宫魅淡淡说道,似乎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白翼一听,眉头微微颤动了一下,沉思后还是决定说道:“既然如此,此次乃是家父命令,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毕竟,大家都曾是同门众人,刀剑相对不好。”

    “哈哈哈……”

    南宫魅似乎听到了笑话一般,狂笑三声,方才说道:“你以为你父亲给我的恩是什么恩,可以让你这个愣头青这般为所欲为?”

    “刀剑相对?我倒要试试,就凭你们这些人手,能奈我何?”

    南宫魅不屑地看着慕容夜说道:“虽然我自堕修为,但终究是到过那一步的人。”

    似乎是在提醒,也似乎是在警告。

    慕容夜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深知这一点,也是因此,他一直在寻求时机。

    咻!

    突然,一阵破风声打断了这场僵局,凝雪循声望去,发现是楚河,紧皱的眉头也是舒展开来。

    原来,这阁主没有骗人?心里松了一口气,有父亲在,凝雪的压力却是轻了许多。

    毕竟是面对两个灵纹境的高手,虽然南宫魅示好,但她终究感觉陌生,没有丝毫安全感。

    楚河见凝雪安然无恙,视线便是集中在坐在石凳上的南宫魅以及慕容夜。在看到慕容夜的刹那,楚河眉毛一挑,“没想到又是他?”

    对于慕容夜,他是很熟悉的,毕竟他们今夜刚交过手,只是见柳亦寒一赶来,他就毅然撤走了。

    因而目光在慕容夜身上顿了一顿后,方才望向一边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面色阴白,但轮廓线条却很分明,两者视线对撞,楚河踉跄着竟然倒退了一步。

    “是你?”

    “父亲,你们认识?”此时,凝雪已来到楚河身边,在父亲身边待着她才有些安全感。

    不过见到父亲如此失态,她也还是第一次。

    楚河没有理会凝雪,应该说此时他已经听不到凝雪的话了,看到南宫魅,他那被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暗涌翻滚起来。

    “好久不见。”

    南宫魅显然没有这般吃惊,似乎早就料到一般,微微点头道好。

    “他们认识?”

    慕容夜也是不知情,发现此时的情况已然出了自己掌控。那如果这样,这楚氏家主是否会插手管自己与南宫的事情呢。

    心中疑虑丛生,早已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

    楚河拍了拍凝雪的肩膀,说道:“这是父亲的故友。”

    “故友?”

    凝雪娇唇呢喃,眼神确实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是啊,如果真的是故友,为何自己从来不知。这个故友不是也在蒙茂城吗?

    不过细心的少女并未过问太多,因为此时一旁还有虎视眈眈的三人,显然不是让父亲和云月阁阁主叙旧的时候。

    此时山头之上的气氛略显诡异,凝雪看着沉默的众人似乎都是没有要打破僵局的意思。

    好奇地看向父亲,方才发现楚河竟然痴痴地看着一片虚空,眼里满是柔情,似乎都忘记自己此时的镜况了。

    “你不用太过紧张,楚河兄不过是来接女儿的。”

    南宫魅看着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状态的慕容夜,微微一笑说道。似乎根本没有将后者放在眼里。

    慕容夜也是并不在乎他的态度,因为他习惯了,这个人,自年少开始,就是如此轻狂骄傲。那时,他确实也是有着这个资格。

    此时楚河也是发现自己的失态,回过神来,看着疑惑看着自己的凝雪微微一笑。

    随后,方才恢复以往的正经,阴沉着对着南宫魅说道:“不,这老贼刚拦我之路,现在幸好逮到,岂能再次放过。”

    “而且,他几次三番要小女性命,更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