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幻世之破雪 > 第八十七章 大结局
    离错。来人站在我身后,轻声唤道。

    你怎么,下来了?我不回身,只是很随意地问道。

    我回过王城,去找你,你不在。我看到了她,就知道你下来了,于是我就来了。来人温声轻语地说道。

    ……她,还好么?我低吟道。

    嗯,她很好。来人平声回道。

    那我就放心了。我微微一笑,安然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很懊恼自己没有帮上你……来人语气微愠,怏然道。

    已经过去了。我浅笑道。

    离裳,你一定,要快乐的活着!一定!我暗暗祈求。闭上眼,忍不住回想起雪域的情形。

    那天,离裳被一个黑影,即蓝凤,暗杀了之后,我立马惊觉赶了过去。离裳的身体却还是飘散了,只剩下灵魂,也化作一团蓝色的浮云将要随风吹散。在那一刻,我伸出手,用暗术中的巫医术将她的灵魂吸入掌心,等待着有一天,将她重生。

    没想到在我返回王城后,离宿竟也遭到暗算,我在心里暗暗发誓,等赤雪城的雪难解除之后,哪怕要用我的生命去交换,我也要把离裳、离宿救活!然而,当雪难化解之后,离宿的灵魂便脱离他的躯体——先前我一直用灵力强行将离宿的魂魄压在他的身体里,但他还是冲破了我的封印,我急忙伸出手用巫医术束缚住他,然而离宿却总是用灵力抗拒我,我根本触不到他的魂!

    我知道,离宿一定也是知道,让一个人复活,都是要付出一定相应的代价的,而他更知道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和代价,我都不会拒绝去尝试……所以,他一直都在抗拒我使出巫医术!

    离宿除了年龄比我小,灵力却丝毫不弱于我。他也有跟我同样的特殊能力,所以我根本留不住他。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朝我露出无邪而欢悦的胜利笑容,在我眼前,化作一道灵光,飞逝……

    离宿,他永远都不懂得怎么疼惜自己!他的心,仿佛装不下自己了……

    我的离宿,他总是什么都想着为我考虑,什么都以我为主……

    每每想起这些,想起他,心,就会痛的无以复加,不能自已……

    这一次,我真的失去了他。

    再也没有那个笑容干净的纯真少年,再也看不到他纯净而无邪的冰蓝色瞳眸深深地凝视着我,冲我清脆地喊着,哥。再也触不到那一张明媚而好看的笑脸……再也没有了。

    我举目送别敕烈后,独自往寝宫走去,随即遣退所有的宫女侍卫,再关紧了门,便径直走到装饰蓝色帷幔、流苏的红木大床前,我轻轻地将离裳的魂魄放到床上,她的灵魂微弱,意识很模糊,我必须尽快让她重生。

    离裳没有了躯体,我需要重新为她塑造出一个合适的身体。我将自己一半的血液注入离裳的魂魄,然后再用我一半的灵力让我的血液与离裳的魂融合,她的虚体才终于充实。我微微一笑,手轻柔地抚摸离裳的脸,安详而恬静……

    我的离裳,终于重生。

    但是,我担心她苏醒过来后,那些复杂而悲伤的记忆,让她痛苦和不快乐,所以我又用了剩下的灵力抹掉了她部分记忆,从此她的记忆里没有了忧伤和难过的事,也再没有……离宿和我……

    我终于,改变了离裳的生命轨迹,用我全部的灵力和作为神祗的生命期限。

    我缓缓走到梳妆台前,幻冰镜立时映出一张脸,绝美却疲惫,苍白而虚累,但表情淡静安恬。

    我看到象征自己王室身份的冰蓝色瞳眸,霍然褪下高贵的色系,呈现幽邃的墨色……我已经降低为俗世的一个凡人,也只有凡人的生命时限了。没有一丝灵力的我,只能在神界暂时待上片刻,之后再也无法立于神族……而此时,幻冰镜豁然显出一根苍雪银发,我终于想起,是时候该送还此物了。于是,我决定去往人间……

    我缓缓起身,朝还未苏醒的离裳深深看了一眼,她仿佛是有感应我的离别,闭着的眼睛缓缓流出一行蓝色的泪珠……

    我艰难地别过头,大步离开……

    雪难已经化解,我也终于放心,离裳一个人在王城生活,我相信,她将是一个快乐的公主,也将会是一个纯善的王……想至此,我微笑着睁开双眼。

    离错,你、你怎么会流血?来人突然走到我面前,望着我,惊慌地说道。同时,他一只手扶着我,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朝我输了一股灵力,终于算是稳住了气脉,他才放心地放开我。

    离错,即使是贬为凡人,没有丝豪灵力,但也不至于你虚弱成这个样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来人关切而忧虑地望着我,疑声道。

    我看到离宿了,可是……他已经没有记忆了,他变成了一只鸟,叫念哥……我抑郁地涩声道。

    廿歌?来人微讶,随即眼神沉郁地念道。

    敕烈,其实那个有着漂亮凤眼的紫瞳男子,一直都是他,是离宿。我哀切地哽咽道,现在,他幻化成了念哥鸟,也都一直在等我……

    原来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所以你来到了这里,离错,他终于如愿见到了你,虽然他已经没有记忆,但我相信,在他最深处的意念里,他会知道他来看过他的,所以你不要再难过了,我想,他应该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你难过,他那么护着你,一定希望你能平安、快乐,那样,他才安心啊。敕烈很耐心温柔地抚慰道。

    谢谢你。我看着银衣轩昂,俊逸明朗的敕烈,他的关切而真挚地注视着我,眼神温柔。我浅浅笑道。

    离宿,我来看过你了,怎么这么傻呢?不要再念着哥了,哥哥很好,你也要好好的,这一世,为你自己,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快乐地飞吧。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离错,雪难已经真正的化解了,神树便不再需要守护者……敕烈目光无限温柔地凝视着我,诚挚而深切地说道,请让我,做你的守护者,陪伴你身边好吗?

    好。我微微一笑,轻轻点头,声音轻柔但眼神定然道。

    敕烈好看的脸上霎时灿然,洋溢着明媚而美好的光芒。

    他翩然转身,优雅地跃上雪马,然后来到我面前,微微俯身,向我伸出手。我微微一笑,伸出手,放到他手掌,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小心地拉我上马,待我坐定好了,他眼神宠溺而深意地凝视了我一眼,然后调转马头。我轻轻环住他的腰,头贴在他坚实的后背。

    夕阳的余晖淡淡地洒在我们身上,柔柔的光线参差错落、层层交叠,恍惚间,我仿佛听到一声轻柔的呢喃细语——

    哥,离宿的心,会永远和哥在一起!

    我浅笑着,闭上眼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