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世之晨弈 > 倾国之恋·六
    虽然说是要写其他的,断更一段时间,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偶尔写点,起码要把这第一篇外传写完。

    紧握着天使叹息,秦阳痕伸出舌微微一舔上唇,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容,目光扫过四周不断靠近的护卫,就好像在看亡者一样,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下一秒,秦阳痕的身影消失了。

    这一刻,所有的护卫都愣住了,一时间站在原地,四处惊恐的扫荡,想找出秦阳痕的身影。

    只是空间的一丝异动,他们根本感觉不到。

    “你们,太傻了!”秦阳痕的声音飘荡在大殿之上,却没有人能找到声音的主人。突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吓坏了所有人,所有的护卫都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那是一名护卫发出的生命中的最后一声,在他的身旁,秦阳痕的匕首在他的喉间划出一抹血红的印迹。秦阳痕朝着众人冷笑了笑,身影再次消失,只留下那名护卫的尸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瞬间秒杀,一击致命!无情,回来了!

    “也许你们并不知道,锋开,血饮,人亡!”语落,秦阳痕再次消失,留下的又是一名护卫的尸体。

    “作为一名刺客……”伴随着一声惨叫,匕首从胸口抽出,血溅一地。

    “我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就是混战!”

    又是两名护卫倒下。

    当秦阳痕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大殿上,所有的护卫不知何时都退下了,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匕下亡魂。

    那些达官贵人更是早已不知所踪,个个都逃命去了。在他们眼中,不跑得下场,只有死!

    “你们,还有谁要来?”秦阳痕冲着剩下的一些被皇室邀请的强者们勾勾手,挑衅意味十足。

    秦阳痕的话就像是来自死神的召唤,响彻在大殿上每个人的耳中。那些被邀请来的强者都不禁后退了,只是为了一个人情而得罪一个刺客,任何人都知道,这只能是赔本的买卖。

    “你们在干什么!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人么?都上啊,一起给我上啊!”风野皇帝疯狂的叫嚣着,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听从他的命令。

    “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秦阳痕看了风野皇帝一眼。身形只是一动,后者便被狠狠地撞飞了出去,砸落在地面上,一身鲜血。

    “你……”风野皇帝痛苦的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只见一道黑影闪过,自己的胸口上,竟多出一把匕首,那柄上的骷髅头狰狞的看着他,仿佛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风野皇帝的声音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他的双瞳放大,难以置信的望着远处的秦阳痕,不敢相信这一切,直到他缓缓倒下,失去了呼吸。

    风野皇帝倒下的那一刻,整个皇宫的时间都在那一刹那停止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诧异的看着发生在一眼的一切,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秦阳痕,竟然杀了风野皇帝!

    但即使他们再怎么惊讶,秦阳痕都不在乎。他的心中,只有冰痕!他回过身走到冰痕的身边,双手从冰痕的背后和胸下穿过,将她缓缓抱起。看着冰痕还在为风野皇帝的死而震惊的面孔,秦阳痕竟是忍不住在上面亲了一口。

    软软的,触感十足。这是秦阳痕的第一感觉。

    “你……”秦阳痕的吻让冰痕一瞬间回过神来,她看着秦阳痕,满脸通红。

    “冰痕,不用再害怕了,一切都结束了。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现在我就带你回家!”

    “回家?”

    “对!回家!”秦阳痕边说着边朝着殿外走去。脚步迈动的同时,目光从大殿上其余人的身上扫过,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

    眼看着秦阳痕就要抱着冰痕走出大殿,身后却响起了一道怒吼。

    “好大胆的小子,杀了这么多人,就像这么全身而退?”秦阳痕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锁定住了自己,脚步再也无法移动一分,就仿佛一动身体就会被瞬间撕碎。

    “皇宫中的三个老家伙终于出来了么?”秦阳痕转过头,冰冷目光迎向了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殿之上的三个身影。

    “小家伙,杀了这么多人,也该给我们三个老家伙一个解释吧,就这么走了可不好。”为首的老者出声说道。

    “杀了就杀了,挡我者死,有什么好解释的!”秦阳痕冷哼一句,完全没有因为对方实力的强大而畏惧。

    “小子,你太狂妄了,今日老夫就让你尝尝厉害!”左边的青袍老者怒哼一声,同时右手从身后拔出一把长刀。只见他一口咬破了左手拇指,鲜血滴在刀锋上,顿时勾勒出一个龙鳞般的图案。随后刀身猛的一颤,一道长啸声从刀中传出,仔细一听,竟是一声龙吟!

    “龙纹刀今日开锋,就拿你祭刀!”青袍老者说罢便朝着秦阳痕冲了上来。

    这时,秦阳痕只感觉浑身一松,威压全然散去,他知道是白袍老者所为。于是他立刻放下冰痕,抽出了天使叹息,迎着青袍老者攻上。

    两者的第一次碰撞是一声巨响而宣告结束的,双方都被这冲击力震退。青袍老者后退两步便是稳住了身影,而秦阳痕则借力加速,身形再次如鬼魅般消失了。

    那一刹那,青袍老者瞳孔一缩,身体猛地向后一转,龙纹刀抬起,又是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秦阳痕竟是握着天使叹息劈斩在了龙纹刀上,而他的行动早已被青袍老者看穿。

    “不要以为速度快我就拿你没有办法,即使看不清你的动作,我一样可以凭借着感知来判断你的行动,你伤不了我的!”青袍老者冷笑一声,龙纹刀向上一劈,将秦阳痕整个震开。

    秦阳痕顺势向后翻滚落地,不屑的扫了青袍老者一样,“凭借感知,如果连感知也没有,你拿什么和我斗?”

    说罢,秦阳痕的身影再次消失,这一次,不仅仅是身形,气息,声音,甚至连空气的流动也不见了。青袍老者的脸变得铁青,因为他真的感知不到秦阳痕的存在了。

    “老家伙,在找我么?身为一名刺客,我对于自我隐匿,要比你了解的多得多!”秦阳痕的声音回荡在青袍老者的耳边。此时青袍老者才发现他太小看这个年轻人了,手中龙纹刀也不禁握紧了几分。

    “老家伙,让你见识一下我拿手的柔韧术吧!”秦阳痕的声音在青袍老者的身后森然响起,紧接着一道微风刮过,青袍老者猛地转身,却见白袍老者身旁的灰袍老者大声喊道,“老三,别动,他在你面前!”

    但灰袍老者的话说出口时已是为时已晚,青袍老者已转向身后,而秦阳痕鬼魅般的身影则出现在了青袍老者的身后,看似柔绵无劲的双手缠上了青袍老者的身体。

    秦阳痕的双手攀上青袍老者的双肩,随即确立了一个支点,身体整个腾空倒立在后者身体上。只见秦阳痕双手一松,身体顿时下坠。然后他的双手竟是从青袍老者的腰部向下缠住了他的双腿,同样的,他的双脚穿过青袍老者的腋下并绕过头并合在其脑后。上下一齐用力,青袍老者的身体就好似弓一样的弯了起来。

    秦阳痕的肢体就好像蛇一般缠在了青袍老者的身上,锁住了他一切可以发力的关节。此刻的青袍老者除了挣扎,什么也做不了。而秦阳痕只要逐渐增大力度,青袍老者身体所呈现的弧度越来越大,甚至听得到骨骼扭曲所发出的响声。

    “下一招!”秦阳痕的声音索命般响起,同时双手缠紧青袍老者,双腿一收,直接将其拉离地面,青袍老者的身体失去了支撑,身体又难以动弹,一时间倒向了地面。这时秦阳痕突然变招,双手也是收回并猛地一撑地,双脚则夹住了青袍老者的腰,全身一用力,两人的身体同时弹起,在空中飞快的打转着。

    “千斤坠!”两具身体并向横排打转,如麻花般时不时上下变化着位置。就在青袍老者的身体转到秦阳痕身体下方的那一刻,秦阳痕双手掌开贴在青袍老者的背部,并以其背部为支点借力,双脚点立在其双肩,双手抓住其双腿,用力之下竟将横向旋转变为了竖向旋转。

    秦阳痕双脚踩在青袍老者腋下,双手紧抓着后者脚腕,并顺着旋转的方面用力。这看似复杂的动作秦阳痕竟是在一眨眼间便完成了。青袍老者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就开始朝着地面坠落。

    此时的青袍老者头正朝着地面,这要是直接落地,后果不堪设想。

    “不好,老三要吃亏!”灰袍老者冷哼一声,在同一时间冲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