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秦相 > 第一四八章 四处开花 八
    经过云孟一番精心安排之后,秦军大营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先是有两路骑兵疾奔而去,接着又有一大批秦军人马朝凉军来的方向开进,却未见有一兵一卒靠近略阳,略阳城楼上的守城兵士受命密切关注的秦军的一举一动,观察了将近一整日也未见秦军对略阳有何行动,如今略阳城中兵士以敛其带来的那五千河西兵为主,大家原本是抱着回归故乡,又能过上太平日子的希望随敛其投奔了李严,可如今兵士们眼睁睁看见他们所谓的主公扔下他们带着亲信们跑掉了。

    “这是什么事情,大人们都远远的跑了却只留下我们来守略阳。”城楼上一个兵士抱怨道,

    “可不是关键时刻就不把我们当做嫡系了,谁让我们只是降军啊!”另一名兵士附和的说道。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跟着来了……”先前抱怨的那名兵士又说道,不过却被另一名年长一些的兵士连连摆手打断了。

    老兵然后说道:“小声些,要是被将军听了去可是要杀头的呀!”

    “怕什么反正咱们不是被凉军杀死就是被自己人杀掉,左右都是一死还怕他什么。再说敛将军此时估计还在吃酒呢,哪里顾得了咱们。”

    “弟兄们快看,怎么有一人骑着马从秦军大营方向朝咱们这边来了?”有一名兵士高喊道,“弓箭手准备”抱怨归抱怨,毕竟这些兵士们训练有素,见到异常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做出防御。

    “等等!”之前那个年长一些的兵士有喊道,接着又说道:“弟兄们都看看这个马上之人是不是有些眼熟啊?”

    于是城楼上的兵士们的目光都随着城外的一人一骑移动,突然有人高声喊道:“那是姚苌将军!”

    此言一出众军一片哗然,大家又是仔细辨认一番,果真是将军姚苌。“姚将军一定是还念及旧情,想来看看我们,不然将军为何没带一兵一卒。”又有人说道。“说到底还是我等对不住将军啊!本来同属一宗如今却弄到如此地步,哎!后悔啊!”此时守城兵士开始出现了躁动。

    “弟兄们要不我们打开城门去向姚将军请罪,既然将军如此顾念旧情,我想只要我等诚恳认错,将军也定不会为难我等,总比再此地等死强上千倍吧!”那个年长些的兵士又说道。

    “兄长说的在理,就这么办了。”兵士都同意这个主意,“不过要不要将此事通知敛将军呢?”又有人问道。

    “绝对不可,姚将军恨的是敛其,却不是我等,如果将此事告诉敛其,我们的后路可就彻底断了。”老兵又说道。商议已定,就要当机立断。于是众人将李严的军服脱下来反穿着,又扔掉手中的刀枪,然后将城门打开,鱼贯走出略阳城,跪成一片,此景,马上的姚苌看得清清楚楚,姚苌也是性情中人见到自己曾经的兵士跪地请罪,也翻身下马走到众兵士面前伸手将前面领头的几个兵士扶起又对众弟兄喊道:“弟兄们快快请起,大是大非之前你等能够迷途知返,姚某之心甚感欣慰,足以说明你们还是咱河西的好儿郎。接下来弟兄们便随姚某进略阳去捉拿叛将敛其。”

    说着姚苌一挥手,众兵士随着姚苌返回略阳,与此同时,埋伏在周围的蒋英也带着手下人马一举杀入了略阳城。谁能想到重镇略阳居然会被云孟轻而易举的收入囊中。至于叛徒敛其当然无处逃脱,被姚苌碰了个正着,还没弄清楚眼前究竟是怎么回事便被姚苌一枪刺穿了胸膛,结果了小命。蒋英带队清理战场的时候,居然在郡守府后院之中看到了已经悬梁自尽的李严军师盖涛,云孟得知此消息后感叹道:“没想到李严狡诈多疑,这盖涛却是还有几分骨气,也着实令人钦佩。”云孟传令下去,厚葬盖涛。天黑之前略阳就被秦军占了,远远低于云孟先前的预期,云孟接着指挥中军大营也进入了略阳城。

    再说凉王张天锡这边,中了盖涛之计后,下令人马先撇开略阳不管,大队人马直杀向秦军,张天锡要趁秦军立足未稳之际打云孟一个措手不及。张天锡大军行至途中却被一队秦军人马挡住了去路,张天锡大笑道:“云孟,孤王正在寻你,不想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张天锡一挥手命大队直接掩杀过去,自己则一提手中点钢枪,大喝一声,催坐骑一马当先杀向秦军。咱们前面交待过,这张天锡生性鲁莽,荒淫无度,又极好杀戮,先前被盖涛一顿讥讽,憋闷在心,如今遇到拦路的秦军,便把秦军作为了发泄对象,所以才不顾一切冲杀上去。只是说来却怪,这队秦军人马也有过万,却好似毫无战意似的,只是简单招架却不硬拼,一直呈节节败退之势。

    张天锡此时已将杀红了眼,一直找不到对手,也根本不去想想这是不是秦军之计。带大队直追至一座城下,那队秦军居然毫不停顿直接进了城。张天锡还想纵兵追击,却被城头上的一阵箭雨给逼了回来,此时天色已然大黑,张天锡这才借着城上的火光看清楚原来眼前这座城池居然是略阳。

    “好你个云景略,真是狡猾,怪不得你这人马只是交手却不恋战,原来是为你夺下略阳争取时间啊!真是气煞孤王。”张天锡此时才反应过来是中了云孟之计,气的一个劲儿的哼哼。张天锡手下的兵将也不敢吭声,生怕多嘴成了替罪羊。

    又过了一会,忽然见到张天锡仰天不停的大笑,然后手指着略阳喊道:“云景略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耍诈得了略阳不假,可你那里知道如今金城、左南已被孤王大军占了,你身在孤城就成了瓮中之鳖,本王要取你的小命便如探囊取物一般。”接着张天锡传令下去,命大军人马将略阳城团团围住,又派人骑快马到金城去调攻城重械,只待天明后强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