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风云雷动 > 历练 五
    凌风多次尝试用蛮力打开都一无所获。终于看到的希望,好像又要破灭。这是他想到了母亲说的八个字。雷后红现,孝为众首。孝为众首好似已经应验,爷爷临走之时设下机关,将所有的排位都挪动一遍才会使机关发动。那么现在打开此锁的钥匙就是雷后红现了。雷后自然就是雷家后人之意,我雷凌风乃真正的雷家后人。可这“红现”两个字是何种意思,就不得而知了。凌风和张思思起初以为这红现乃是老宅中红的东西,于是又仔细的找寻了一番,可整个老宅布局简朴并没有任何红色之物。这可使他俩犯了难。

    邪这边那。只见几辆马车陆续的停在了一个叫做松鹤楼的酒家前面。车夫们走了下来,见马车到来,几个早已等候多时的年轻姑娘还有陪伴他们的家属们便走了过来。他们自觉的排好队,让马车夫们一个个的检验。只见一个个妙龄少女,都正值豆蔻年华,好生惹人。“今天好像质量都很高啊,弄不好今晚回去又要领赏了。”一个马车夫一边喝着酒一边与另一个车夫调侃道。霓裳和邪此时也走到应召地点。

    “霓裳,你拉我来此作甚。我们不是要进皇宫吗。”邪疑惑道。

    霓裳调皮的弹了一下邪的鼻头淘气的回答;“那你说,我姿色如何。”

    邪上下打量一番::“还不错,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得上是沉鱼落雁了。这与我们进皇宫又有什么联系那?”

    “唉,你怎么那么笨啊。我可以通过这次应召进宫嘛。进去之后,那我就可以靠我这点功夫摆脱他们控制,那不就轻而易举的进去了。”

    “那我那,我堂堂七尺男儿不是也要女扮男装吧。”

    听到这霓裳捂着嘴笑了起来:“哈哈,你啊,我自有办法,过来我告诉你。”于是霓裳凑到邪的耳旁嘀咕了几句。说完后,邪笑了笑便离开了,而霓裳去了应召队伍的最后面。

    “你叫什么名字”马车夫问道。

    “霓裳”一声酥醉的声音进入她的耳蜗。马车夫抬起头,惊为天人,如此美貌自己干了多年这种美差还是头一次见。由于太入迷,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霓裳,眼珠一动都不动,竟忘了自己的工作。

    “大哥”霓裳的又一句对白才把他拉回现实世界。“啊,哦哦,对了对了,你是何许人也家中有几口人,可有姐妹,可否精通琴棋书画。”

    “小女子乃京城人士,家中并无姐妹,倒是有一大哥。自幼在父母的监督下苦习琴棋书画,如己也是颇有成就。”霓裳照着问题逐一解答。

    “好好好,太好了。拿着这块红盖头把头盖上进马车吧。”霓裳接过红布,朝马车走去,可突然她一声尖叫,众人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然后她又大叫几声把众人的目光定在了她的身上。而就在没人注意马车之际,一个头盖红布的身影偷偷钻进了马车,由于众人还在为霓裳所吸引所以并无察觉,而马车上的其他姑娘也都盖着头,所以也没有被惊扰。霓裳叫过几声之后便解释说是腹中突然疼痛难忍,所以也是蒙混过关,带所有人应召完毕之后,马车夫上了车驱动着马车朝皇宫前进,可待走到皇宫小门的时候,他们又停了下来。邪不觉心头一紧并经刚吃过亏。“你们的活可好了,不像我们整天看守这个破门,唉,兄弟今天又没有好货色啊。”守门小兵调侃道。“唉,也就那样了,这是令牌,今天回去的有点晚了,要是龙颜大怒我可担当不起啊,你们忙着,我们先走了。”于是马车又启动了,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就要朝皇宫进发。

    一阵寻找无果后,凌风和张思思也没有了办法,凌风苦恼的站在庭院之中。他皱着眉头,一张扭曲的脸。“老天爷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一个月之内让我父母双亡,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弟弟,却还是杀害父亲的凶手,如今家中宝物就在眼前,却又是可望而不可及。为什么,为什么。”由于太过气愤,凌风说话间一拳打在了台子上,力量之大足以将石板击破。可是台子确实毫发未损,到时凌风的手上渗出了滴滴鲜血,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台子上,流进了锁孔,此时奇迹再次发生,台子竟“呼”的一声从中间打开了。这可高兴坏了他们两个。

    于是凌风找来火把,由于前路凶险未卜,他先让张思思在外面等候,自己只身进入。台子之下是一行斜斜的阶梯沿途也有灯台,所以凌风一边走一边点亮了走道。大约几十个阶梯之后,前面没有了去路,凌风将火把伸过去一看,他惊呆了。

    凌风到底看见了什么会如此吃惊,而邪与霓裳进入皇宫之后又会有何种奇遇,敬请期待下次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