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阶全系法师 > 第十九章 事实真像
    虽然这一场闹剧结束了,但是安玲对夜平城的看法并完全改变,就只凭萧叶的一面之词想要改变安玲的看法是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的。

    但是对于萧叶来说,安玲什么想法!他完全不在乎,因为整件事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善心而以……。

    而安玲依旧不是特别肯定是夜平城,对萧叶说“我想,这也许不是夜公子,毕竟只是猜测……不能完全证明背后指使他们的就是夜公

    子”

    萧叶满不在乎的说道“无所谓啊,如果你想要证明,我可以给你,只不过给你提个醒而以,夜平城那家伙不是好人,就这样”

    悦夜儿和红莲听萧叶能证明,便想,这件事如果真如萧叶所说,和她们并不是没有关系,毕竟,夜平城的目标是她们俩,于是都靠了

    过去,都想知道萧叶怎么证明背后的人一定是夜平城。而安玲自是不用说,她可以说是最想知道的事情的真像。

    萧叶摸手摸脚,神神秘秘的对她们说“算来时间也快到了,你们跟我来”。说着,对悦夜儿和红莲,安玲三女,挥了挥手,表示跟着

    他。三女不疑有他,也学着萧叶的模样偷偷摸摸的跟在萧叶的后面,四个人找了一个巨大的灌木从,躲了进去。

    这时候红莲不满的问萧叶“我们躲在这里干嘛,跟做贼似的”。

    四个人躲在灌木从里,仅管灌木从很大,但都跟萧叶蹲在一起,彼此靠的太近,**的气氛瞬间上升,单纯的安玲,悦夜儿没觉得什么,但高傲的红莲自然受不了。

    萧叶嘻笑着调侃红莲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躲这跟做贼一样,难不成你做过贼……”

    红莲白了萧叶一眼,对萧叶说道“哼,你才做过贼呢,本姑娘抓过贼,自然知道,哼”

    萧叶嘻皮笑脸继续调侃红莲说道“哦,想不到学姐如此厉害,连贼都能抓到,改天我也去做一回贼,让你亲手“抓我”…嘿嘿……!”

    红莲自然知道萧叶在调侃她,脑羞的拍了萧叶一下,说道“讨厌……”便不出声了。

    单纯的悦夜儿却觉得特别有趣,问萧叶道“萧大哥,你做什么贼啊??”

    萧叶盯着悦夜儿的眼睛坏笑说道“当然是,最有意思的———**贼”

    三女顿时羞红了脸,伸手拍打萧叶,异口同声说道“讨厌”

    “嘘嘘……安静,有动静了”萧叶顿时虚声。转过身子,轻轻的扒开灌木从,看着那片空地,三女也安静下来,学着萧叶的模样,扒

    开灌木从,向上一看。果然,见一个黑影急匆匆地朝那片空地飞过来。

    黑影落地,果真是夜平城,只见夜平城,到处观望,像是在查看什么?走到安玲被绑的树桩下,蹲下身子,拾起被割断的绳子,

    口中发声一句“哼!”便在地上笔画着什么!

    这时萧叶就看不懂了,这家伙明知道计划失败了,在地上画什么呢?明不白的向红莲问道“他在干什么?”

    红莲脸色变了变,事实也证明萧叶说的全都是对的,跟萧叶说道“他在叫人”萧叶疑惑的又问道“叫人?”

    红莲白了一眼萧叶说道“看你这人也挺聪明,怎么又变笨了,连“家族法印”都不知道”

    萧叶果断省略了红莲前面的话,就当你夸我了,问道“什么是“家族法印”?求解释啊”

    红莲惊讶的看着萧叶说道“你真不知道?”,萧叶郁闷的想到,这不废话吗?知道我还用问你啊!真是的,对红莲坦白道“真不知道”

    红莲沉声一会,对萧叶说道““家族法印”是贵族专属通讯魔法,只有贵族和官员他们才会用的魔法,你看天上,那个法印,就是他

    在地上画的那个魔法图形,会印上天空放大好几倍,并且发出魔法波动,只有他们家族的人才能接收到这种魔法波动。他安排在附近的人,接受到魔法波动,便能找到他。”

    萧叶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是这个,信号弹啊,我去,早说嘛!”

    红莲摸了摸了额头,看着萧叶一副不可救药的样子,轻声一叹,也就没有再管萧叶,转头盯着夜平城去了。

    话真如红莲所说,夜平城确实在叫人,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突然蹿出四个黑影,与平夜城汇合。其中三个黑影就是和萧叶“打假”的三个

    土匪,而另一个则是一个猥琐的老头,一副狡猾的样子,最特别的就是他那八字形的胡子,让人一看便知是奸诈狡猾之辈。只见,八字胡老头

    摸了摸他那俩撇的胡子,嘿嘿笑着对夜平城说道“怎么样,公子得手了么??”

    夜平城眼睛瞪的老大,话还没说,一巴仗扇过去,打了那八字胡老头一耳光,气冲冲的说道“得手,得手了我还用在这里等你吗?”

    八字胡老头受了一巴掌,便知事情搞砸了,对夜平城自然是敢怒不敢言,慌慌张张的冲着三个土匪说道“怎么回事?”

    三个土匪也知事情坏了,但也对八字胡老头低声下气,道“是…是您老让小的们绑了那小娘们到这,见到一男二女便动手,让那男的

    救走的,小的确实不知情,怎得事情坏了”

    夜平城盯着那八字胡老头,气愤的手一挥对着八字胡老头说道“你看看你找的都是什么人,连我都不认得。”

    八字胡老头吓得脸红心跳,说道“公子啊,自家人当然认得公子,但不能用自家人啊,这事怎么说都不光彩,用自家人怕是红莲那小娘们

    认得是城主的人,这会露馅啊,老奴是为小心着想,就找了三个真土匪,公子放心,他们是专业的”

    夜平城只得认命,点了点头依旧气愤道“好……好……你说专业,那为什么连萧叶那家伙都搞不定,坏了我的好事,你还跟我谈专业”

    八字胡老头为人奸诈,但却心细的很,一下就明白了,救走那小姑娘的人叫萧叶,战战兢兢地说道“公子,这是为你着想啊,这天算人算

    都没有想到,公子您没到,让萧叶那家伙得了便宜,可是公子,按照计划应该是公子您到的,他们不认得您啊,这要是真打起来怕伤了公子,老奴可担当不起啊,所以事先按排随便比划两下,万不得伤公子你啊。”

    夜平城气的又一巴掌打过了过去,骂道“你是认为我连这三教九流的土匪都打不过?哼”

    八字胡老头又受一巴掌,摸着脸,心中咒骂,却不得表示,紧忙说道“公子英勇神武,自是不把这三地痞放在眼里,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八字胡老头见夜平城静下来了,便说道“只是公子,现在怎么办?”

    夜平城看了他一眼,哼一声道“怎么办?你还问我怎么办?给我把这里收拾干净了,要是有其他人知道这事,你知道下场!”

    八字胡老头赶忙接道“是……是……是,老奴一定办好,决不外漏”

    夜平城愤手一挥,哼一声,便走了,剩下八字胡老头摸了摸额头的汗,对着三个土匪说“你们几个,赶紧收拾,要是有其他人知道,老子便要你们的命”三个土匪似乎很怕那八字老头,丝毫怠慢不得,什么也没有说,便动手开始收拾所有痕迹。几分钟后,四人便消失在树林的阴影处……!

    夜平城死也想不到,萧叶一伙人就躲在那片空地不远处的灌木从里,看到了他们丑陋的面孔。

    安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事实,眼神中露出无尽的落寞,底着头,不言也不语,红莲看着安玲,想安慰她什么,却不知道如何说,悦夜儿也想对安玲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发现,安玲很明显对夜平城有好感,可是事实却在眼前,帮夜平城说话的话,只能把安玲推向火坑,帮安玲说话只能增加她内心的悲伤,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着急的问萧叶说“萧大哥,安玲她……!”

    萧叶对悦夜儿摇摇头,表示不说话。红莲却着急了,说道“你倒是说话呀,安玲她……?”萧叶看了一眼红莲说道“这事,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怎么做,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只能接受,该帮的我们都帮她了,只能看她如何选择了…!”

    红莲沉默了一会,对萧叶说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叶甩了甩头,把这些麻烦事都甩干净,说道“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我说过了,夜平城的目的是你和悦儿,既然他没有得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所动作,把这麻烦事忘了了吧,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这时,悦夜儿说话了“那安玲怎么办?”

    萧叶麻烦的看向安玲,对她说“你怎么选?”

    安玲抬起头看着萧叶的眼睛,她想从萧叶的眼睛中看出什么,却发现,萧叶那双黝黑的眼睛中,没有丝毫波澜,很清澈……似是无欲无求……,便下了决心,说道“我……我能……我能跟你们一起走吗?”

    萧叶想都没有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给,毫不犹豫的说“好,走吧……!”

    红莲和悦夜儿都愣了一下,看萧叶的样子,他好像早就知道安玲会这么说一样。萧叶没有在乎她们在想什么,说道“好了,没事了,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