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天予试炼 > 105 不讲道理
    没有其他试炼者抢怪,牧行刷怪的过程也算安心惬意了。与其他试炼者不同,牧行有无物无我的心法,只要偶尔运转心法就可以清除精神疲劳,所以他根本不用休息。

    经过一个昼夜的厮杀,牧行终于升到了30级,距离瓶颈也就差上那么一小截了。系统依旧没有给出三涅的规则,所以牧行并不着急,完全可以通过竞技场慢慢积累。

    牧行暂时没考虑回去,因为他只差一块同息令牌就凑齐一套了,这块令牌就着落在前方湖水中小岛一般大的乌龟身上了。

    无争巨龟【领主级妖兽】

    等级30

    生命值:486000

    攻击力:5850

    技能:【铁壁】、【反伤】、【水疗术】、【浊浪滔天】

    铿!铿!铿!一记剑气如虹落在BOSS的头上,248,249,248,期待中的弱点攻击没有出现,看来【铁壁】技能导致BOSS全身都没有弱点。

    -2236,-2235,-2236,几道剑气从BOSS身上反弹了回来,给牧行造成了一连串的伤害。

    被攻击的BOSS摇了摇大脑袋,头上飘起一个淡蓝色的数字,+4860。

    扑——

    牧行仰面吐出一口老血,被BOSS一巴掌拍飞,-3451。

    第一轮试探**手,10158:0,牧行还剩402滴血,咳咳,惜败,惜败!

    发动汲取生命法阵,20米区域内的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牧行不得不换了几个地方才将生命值补满。

    “再来!”牧行持剑跃到BOSS背上,剑气如虹出手,心法已经开启。

    剑气落到BOSS身上,打出了微薄伤害,同时如期反弹了回来。牧行早有准备,剑气出手的时候已经变换了位置,致使反弹的剑气斩在了空处。

    BOSS发动水疗术,再次将生命补满。巨爪拍击,被牧行轻松避过。

    0:0,但这个比分是暂时的。牧行不信BOSS的水疗术没有冷却时间,否则不要说自己一个人,来个三十六人战团也没法打。

    事实证明了牧行的猜测,在一番连续的攻击下,直到一分钟后,BOSS才再次施展了水疗术,这时候牧行已经打掉它49680的血。

    照这个节奏下去,10分钟后就可以捡尸体了。关键在于牧行是否能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保持零失误,并且顺利躲过还没出现的【浊浪滔天】技能。

    当血量降低到50%的时候,BOSS发大招了,巨龟仰天嘶吼,身下的湖水倒卷而上,数十米宽的巨浪让牧行避无可避。

    砰!牧行被巨浪撞飞,跌落在数十米外。

    生命损失不到两千,一个汲取生命足够补满。果然,BOSS的技能不可能各个变态,这个浊浪滔天是个整体击飞技能,威力并不大。

    牧行展开全速,再次扑上,不留给BOSS更多的恢复时间。

    摸清BOSS的所有底牌,牧行攻杀起来更加肆无忌惮,星辰射线冷却了就用,偶尔还用乱法打断BOSS的水疗术。

    BOSS在血量降到20%的时候再次发动【浊浪滔天】,但依旧挽救不了自己的命运,最终还是被零失误的牧行软刀子磨死。

    叮!系统提示:你获得同息令牌*1!铁壁龟甲*7!反伤胸甲*1!

    铁壁龟甲(材料),用途:锻造师可以将其铸成护甲。

    反伤胸甲【玄器】

    装备部位:躯干

    道具等级:30

    物理防御:900

    灵术防御:900

    特效:【反伤】镌刻金属性法阵,灌注法力,反弹部分伤害。

    反伤法阵是个好东西,但牧行是靠****的走位混饭吃的,等着被动挨打然后弹死对手不是他的风格。而且收割者的躯干部已经烙印汲取生命法阵了,所以牧行决定将这件胸甲送给心落,那厮战斗的时候就是一个推土机的角色,反伤法阵用到他的身上再合适不过。

    在牧行检查BOSS掉落的时候,一群人从湖岸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你是哪个势力的人?为什么杀了我们菲族的BOSS?”一个叫许寰哥的试炼者跳出来,对牧行大声喝问。

    牧行被问得一愣,惊讶地问道:“野生BOSS什么时候成了你们菲族的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片区域是我们菲族的专属练级地,这里的BOSS自然也就是我们的。”许寰哥理直气壮地说道。

    “既然这个BOSS属于你们,那你们之前为什么不杀?现在BOSS已经被我杀了,你们又想怎么样?”

    “我们正在组织人手,马上就要攻略BOSS了。现在被你抢了先,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也不为难你,将BOSS掉落交出来,你可以走了。”

    他们说的自然是假话,牧行每次战斗的时候,神识都是习惯性铺散开的,这些人早就在他的神识监视之下。他们已经守在一边多时了,显然是他们没能力攻略这个BOSS,一直等到牧行击杀成功之后才站出来摘桃子。

    “如果我不交出来又怎样?”牧行一脸嘲讽地问道。

    许寰哥没料到牧行的回答是这样的,在他的剧本里,牧行应该摄于众人的威势交出BOSS掉落,然后灰溜溜地离开,牧行表现出的硬气让他有些意外。

    “那就怪不得我们了!”许寰哥一挥手,示意手下众人开始进攻。

    牧行轻蔑一笑,扬手间星辰射线射穿了一个许寰哥的眉心。12684!瞬杀!

    他决定了,以后再碰到这种情况,再也不费口舌讲道理了,直接动手,否则容易被这群夯货拉低智商。

    头领被瞬杀,跟随而来的众人仿佛被重锤击中,脚步不觉一顿,牧行攻击力强大得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他们在旁边观察了很久了,在他们看来,牧行只所以能击杀BOSS,靠的是灵活的身法,攻击力并不如何强悍。自己一方人多,牧行本事再大也不能避开所有攻击,每个人随便打两下就能将牧行灭掉。

    但是,当他们发现牧行有对他们一击必杀的能力时,他们开始迟疑了,招惹这样的试炼者,明智吗?

    不过这话他们是找不到人问了,领头的许寰哥已经被击杀了。

    他们迟疑,牧行可不会,剑气如虹横扫,2000+的数字成片飘起,扎堆儿的试炼者,刷起来比怪物还爽。

    “兄弟们,跟他拼了!”

    看到牧行没有留手的迹象,这些人也不会坐以待毙,发一声喊,抱着团冲了上来,准备和牧行死磕到底。

    可惜的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勇气与愚蠢无异。这些人只掌握了一些粗浅的技能,一个能量外放的技能都没有,牧行依仗自己20米攻击距离的优势,游走作战,不到10秒就将大部分试炼者放倒,还站着的几个人也只剩下苟延残喘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