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天予试炼 > 69 技巧战
    <!--go-->从火窟沙漠向西,是更为炽热的丹阳熔洞,岁寒不改始终停留在这里,如同王者等候诸侯的觐见。

    二求将与牧行的决战地点定在这里,两人中的胜者将具备会见王者的资格。

    他们都没有提议联手做掉岁寒不改,因为在他们都有各自的骄傲。面对王者,可以输阵,不能输气势。

    他们都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成长到与王者平起平坐,在此之前,他们输得起。

    可是,如果他们联手与岁寒不改相争,无异于默认了自己低对方一等。

    试想,骄傲如他们,怎么可能给自己留下丝毫的心理阴影?

    丹阳熔洞的火系能量更浓郁,牧行缓步而行,感觉自己火脉内的能量都变得活泼泼的了。

    “此地如何?火系能量充沛,是不是很适合你的火系技能?”

    二求卓立于一片荒芜之地,目视十几米外的牧行,面带微笑。

    “你明知道我掌控了火系能量,还将这里定位为战场,要说没有后手我是完全不信的?”

    牧行脸上从容自若,既没有大战前的激昂澎湃,也没有面对强敌时的紧张局促。

    说起来,两人多次联系,但真正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二求看上去也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英俊的脸上有一丝病态的苍白,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

    “难道其它位面挑选试炼者的条件是看颜值吗?”

    牧行内心暗自腹诽,他见到的大多数试炼者都是男的帅气,女的靓丽,如果不是自己同样颜值超高,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卑了。

    话说牧行原本的相貌充其量也就是不丑,跟“帅哥”两字的关系不大,但几次进化之后,无论是身形还是长相都有了略微的变化,而这一点点变化恰恰让他看起来顺眼多了。

    尤其是他的皮肤,排除体内污渍之后,牧行的皮肤完全可以说是莹白水嫩,足以让绝大多数的女子汗颜。

    牧行观察着二求的同时,二求也同样在观察着他,对于牧行的反问,二求不置可否。

    “归零兄对我们第二世家的了解有多少?”

    “了解不多,只觉得你们这个家族的名字很怪。”

    “很怪?”

    “是啊,我所在的位面,‘二’暗指的是‘下面’……”

    “呃……”

    二求愕然了一下,随即罕见地露出了尴尬之色,片刻之后,在牧行的眼中,他的标签变成了“君莫求”。

    “咦?你居然能改名字?”牧行诧异地问道。

    “当然!每个人都有一次更改名字的机会,但必须是在离开新手村之前。”

    “难道你以前没改过吗?为嘛我进入试炼的时候名字叫:编号5942587?”

    “可以利用一些小手段提前起名字,便于家族中人进入天予大陆后联系方便,正常来说也是应该随机编号的。”

    好吧,特权无处不在。牧行虽然也愤青过,但见的多了,对于这种差别待遇也就习以为常了。

    “为什么你们叫第二世家?在你们之上,是不是还有个第一世家?”

    “我们第二世家又叫雷族,开启天赋的族人能控制雷电系能量,号称代天刑罚!在我们之上只有天,所有自称第一的种族都被我们干掉了。所以,万界现在没有什么第一世家……”

    两人就这么闲聊着,不像是即将决战的对手,反而像旅途上邂逅的同伴。

    更多的时候,都是对方在说,而牧行在听,小小一个地球的见识,真心和万界没法比。通过二求,现在应该叫君莫求了,牧行了解到了万界的概况,这让他眼界大开。

    在如今的万界中,能够立足的种族都具备自己的文明特色,比如数族有高度发达的机械文明,地精族有独具特色的商业文明,药族有深受欢迎的生化文明,巫族有流传深远的符文文明……

    不同的文明、不同的种族,如同一幅绚丽多彩的画卷展现在牧行的面前,这让他认识到地球如今的稚嫩和渺小。

    如此波澜壮阔的世界,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如今知道了,要是不能参与其中,那将是何其的遗憾?

    牧行暗下决心,一定要将地球带入万界,并在万界中争得一席之地。

    “每一次天予试炼都是种族壮大的机会,只要在试炼中有足够收获,哪怕原本是一个弱小不堪的种族,也会立刻跻身于万界霸主之列。”

    君莫求以这样一句话作为“闲聊”的结尾,话中的含义意味深长。

    牧行肃容,抱拳谢过。

    君莫求显然不是无的放矢,很多事情是他故意说给牧行听的,这些东西算不得秘密,但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无疑是卖了牧行一个人情。

    君莫求张开双臂,两手之间有白炽的电光出现,双手一推,电光激射而出,一块石头瞬间被劈成几块。

    不用想以身试法,牧行知道,以自己此时的生命值,一旦被击中肯定灰灰了。

    看起来,君莫求的雷电系技能比自己的火系能量伤害更高,不过牧行也发现了对方的弱点,那就是君莫求控制雷电的距离很小,大概在3米左右,距离自己的10米范围小了很多。

    “你的火系技能的确可以秒杀我,但我也有在死的同时带上你的把握,最后就是我们双双阵亡,将令牌留在这里。你怎么说?”

    君莫求看着牧行,不急不躁,等待他的答复。

    “你的意思是我们都不用技能,只用技巧战一次?”

    见识了君莫求的技能,牧行短暂沉默了片刻,如此说道。

    如果距离控制的好,他还是有机会将对方拿下的,但终究是太冒险了,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请!”

    一柄缭绕着电光的长剑在手,君莫求喝道,战意勃发。

    “请!”

    取出断水剑,牧行毫不示弱。

    铿!

    两人同时进击,武器相撞之后交错而过。

    错身而过的瞬间,牧行身体已经翻转,悬空就是一剑递出,断水剑扫向君莫求的后颈。

    君莫求听到风声袭来,连忙低头,堪堪躲过牧行的一击。

    牧行立刻就判断出来了,君莫求也是高敏捷加点的方式,这与他非常相似,难怪敢于自己拼技巧。

    乍一落地,牧行双足用力,反向再次扑来,居高临下举剑就劈。

    君莫求显然没料到牧行动作如此之快,攻势如此之猛,重心降低,横剑格挡。

    然而牧行凌空斩下的一击忽然变向,手腕一转,从下劈变成反撩,将君莫求的肩膀划出一道血线,1741。

    划伤君莫求的肩膀,断水剑借着上撩之势,将横扫过来的长剑崩开,牧行身体急速后退。

    “你输了!”

    收起断水剑,牧行站定,面无表情地说道。<!--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