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阴阳割昏晓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脚踩椰枝
    <>柳家驹的海鲜门店这两天的生意不错,他们两口子忙得不亦乐乎,连儿子晚上没有回家都没在意。.雅文吧

    吃晚饭时,外面已经黑沉沉的。叶惠琼忽然问起柳三军,坐在饭桌对面的柳家驹呷一口酒,笑而作答,他那么大的人了,还怕走丢了不成?不就在蔡钟生那鬼伢儿一起?他没回家还好,他一回家,呆不了几天,蔡瑁那老头子又会来找我们,烦人。

    叶惠琼不经意地瞟一眼窗旮旯八卦阵似的蛛网,上面一只苍蝇正在挣扎,却未能挣脱开来,被一只蜘蛛衔住往边上拽。

    她蓦然定睛一看,那蜘蛛拽着苍蝇隐到了暗处,不见了踪影。

    叶惠琼见怪不怪,哪有心情管它们?心里只牵挂着儿子。

    她说,三军这孩子不听话,我担心他在外面鬼搞,会出事。

    柳家驹胸无城府地回答,该出的事都出了,三军还敢干什么坏事不成?

    叶惠琼又瞟一眼窗旮旯上的蛛网,只是空荡荡的,晃动着,分明有一股暗风袭来。

    她依然不那么经意,只在意两夜未归的儿子。

    她说,家驹,我还是不放心,明天你在门店守着吧,我到蔡瑁家去,看三军到底是不是和蔡钟生那鬼伢在一起。

    柳家驹酡红着脸,并未喝醉,心里挺明白。

    他把手里的筷箸在桌上一敲,不满地讲,惠琼,你不必到蔡瑁家去打听,从他们湾子里过来的人多,你随便问一个人,这几天在那里碰见三军没有,这样做不就行了?

    叶惠琼默不作声,打算明天上午看见从蔡家湾子那边过来的人就打听。

    第二天上午,柳家驹两口子照样忙,附近其它湾子里的顾客来的多,就是不见蔡家湾子里有人来。真是想拎哪壶就缺哪壶。

    叶惠琼心里惦记着这事,做其它事就分心。

    她卖海鲜收钱找零时,比平时要慢,反复点数,怕出错,花时间。

    站在店外的顾客都有些不耐烦地说,唉,真是,一个人十二床被絮,太过絮(细)了。

    这时,叶惠琼抬起头,一个身穿保安服的男子站在面前,以为他是来购海鲜的,正准备问他要什么价位的海鲜,那男子却先问她是不是柳三军的家长。

    叶惠琼点头,问柳三军有什么事,那男子告诉她,昨天晚上9点左右,海港镇流星公寓一居民报案说,有人偷他们家的鸡,偷鸡贼是一名青年,尚未跑出院子,正在翻院墙逃跑之际,一只脚从院内向院外伸,尚未拿赢,就被保安擒住,扭送到派出所一审,那青年报出姓名,说他叫柳三军,家在哪里,按他说的,派出所让我来报信,我是流星公寓的保安,现在请你当家长的,到海港派出所去与孩子见一见面。

    叶惠琼皱着眉毛发急地问,怎不昨晚来报信?

    那保安讲,昨晚抓去派出所,他什么都不讲,夜深了,他的思想防线崩溃了,交待了情况。

    叶惠琼情绪激动,脱口而出,不可能吧!我家孩子从不偷鸡摸狗,也没有前科。莫不是社会上的流子伢冒用我家孩子的姓名?三军和他新玩的女友蔡钟生在一起,怎么会偷鸡呢?

    叶惠琼有些不相信,但又不能完全不相信。

    保安说,既然是这样,你去看一看,当个面不就清楚了?反正那名青年说他叫柳三军,爸爸叫柳家驹,妈妈叫叶惠琼。

    叶惠琼把手一摆,叫站在海鲜门店前准备购海鲜的顾客到别处去买或者下午来。

    今天又格外凑巧,丈夫刚才外出进货一时半刻回不了,她只好关门,由那保安领着朝街道北头的海港派出所走去。

    到了海港派出所,看见门前一棵椰树折断的枝条撒落在地上。

    叶惠琼联想到昨晚刮了大风,她那紧闭的店门都被吹得山响,仿佛那响声还缭绕在耳际,而她脚下不经意间正踩着一根枝条,宛若踩着了自己的心一样,感觉隐隐作痛,因为儿子犯事了,关在派出所里,这种败局表现在一根零落的椰枝上,分明就是不好的兆头。

    这时,那保安手指叶惠琼朝门口的一名警察说,这就是柳三军的妈妈。

    叶惠琼望着警察焦虑地嚷嚷,我的儿子在哪儿?

    跟我来。警察轻轻扬手示意,叶惠琼就跟在后面走。

    派出所所在地是一栋楼房,前面一个大院,门两边和两侧都是围墙,门前的路两边和院内都植着热带植被。

    一个民警正手拿竹扫帚打扫地面上散落着的椰树叶。

    领着叶惠琼走进来的民警对扫地的民警说,这院子不好扫,每刮一次台风就落一层树叶,搞不赢手脚。

    扫地的民警见来了一个妇女,知道又发了案,便笑道,这自然的垃圾容易打扫,社会的垃圾不容易打扫。民警天天接案查案处理案情就是打扫社会垃圾,还真是忙不过来。

    叶惠琼瞅一眼那扫地的民警,内心不安,也不满,心想:我那犯案的儿子就是社会垃圾不成?

    这个念头像一只无形的手摁住她的头,使她为自己的儿子感到惭愧而羞于抬头。

    此刻,叶惠琼听到一个熟悉而激愤声音——我交待了,为什么还不放我?

    这是派出所大楼一楼北端那间房里传出的声音。

    叶惠琼循声急步过去,超越了那位领着她行进的民警,唐突地闯进那间审讯室。

    只见那个被锃亮铐子铐在一根铁窗栅栏上的小伙子背靠墙壁,胸朝房间,耷拉着脑袋,满脸忧郁神情疲惫,仿佛不敢看人,只看着地面,嘴里不时重复着那句尚未起作用的质问——我交待了,为什么还不放我?

    小柳,你看谁来了?那个比叶惠琼后一脚进来的民警冲着柳三军讲。

    柳三军抬头一看,是母亲站在面前。

    他尚未开口,母亲便扯开嗓子叫道,儿呀,你犯了什么法呀,不是去出海了吗?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

    她想起报信的保安所讲的,柳三军是偷鸡被抓,便不停地数落,儿呀,一只鸡,几只鸭能值几厚?你偷它干嘛?家里有吃有喝,什么山珍海味都有,犯得着你偷吗?

    此刻,一位作笔录的警察叫她不要喧嚷,说这是在派出所,不是在你家里或其它地方,要她肃静。

    叶惠琼只好努力控制情绪,玩起矮桩似的向民警下跪,叫道,求你们放了我儿,偷了谁家的鸡,我全赔,他这是初犯,以后保证不再犯了。

    听母亲这么讲,关了整个晚上都没有哭的柳三军便大哭起来,边哭边叫,妈妈,救我出去。

    不行!谁也救不了你。一名坐在桌前的警察突然站起来,把桌子一拍,大声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