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 第657章 天丹?
    “不知我仇氏家族哪里得罪前辈了,老夫代为道歉,这是一点心意,还忘前辈莫记前嫌。”

    他始终没法摸透江司明的底细,看不出他半点实力,这样的人,不仅不让他放心,只会让他更忧心。

    枯瘦老人生怕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又一言不合动手,所以他很果断选择服软求和。

    看着枯瘦老人手里拿出来的一个盒子,里面是一颗颗黑色小药丸。

    每颗药丸都有点类似于江司明的【强身丹】一般的药味,只不过这上面的药量,比他的【强身丹】少了不只多少倍。

    “这什么东西?”江司明问道。

    “这?前辈不知这是何物?”

    枯瘦老人愣了下,内心疑惑,但还是解释道:“这是隐修族里流通的‘货币’,天丹,长期服用,可增强修为,扩展经脉,培根固元,在外面那些上流社会,这东西一颗的市价在一千万,这里面有二十颗,是在下的一点心意。”

    天丹?

    噗!

    江司明笑喷了,这玩意也能叫天丹?那他的【强身丹】是不是能叫仙丹了?

    江司明拿了一颗仰头便吞了下去,发现药力不及他的【强身丹】十分之一。

    他的强身丹,吃一颗就能增涨一年的苦修,这玩意最多能增涨一个月。

    而且口感很苦,跟吃中药一样,江司明赶紧剥了瓣句子哪像他的【强身丹】,清香甘甜,吃起来就像是星爷电影里含笑半步癫的解释一样,不需防腐剂,还很好吃哦~

    枯瘦老人露出一抹笑意,还以为江司明同意了他的求和,道:“那在下就带弟子们离开了。”

    “等等,我听你刚刚说仇笑,那也是你弟子么?”

    “哦,前辈认识仇笑,他正是在下的嫡传弟子。”枯瘦老头回答。

    江司明讥笑一声,道:“他就是死在我手上的。”

    “你!”枯瘦老头表情精彩,怒气冲冲道:“原来是你杀了我的嫡传弟子,我还以为是天组干的。”

    “是啊,怎么了?你想报仇么?”江司明挑衅道。

    枯瘦老头拳头紧跩,任谁被这么嘲讽挑衅都会动怒,更何况他修行的功法本就是暴虐派的。

    当即也不忍了,枯瘦老人手上出现和当初仇笑一样的血爪,而且颜色和血腥气比仇笑浓郁多了。

    “拿命来!”枯瘦老人不再像刚刚那般蹒跚,行动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江司明身后,一出手就是绝命一搏!

    血爪在空中化为一道血咒,凭空散出血滴,这些血滴化为无数道血爪,一下子漫天红影,朝江司明罩来!

    这功力,要比昔日的仇笑高上十倍不止。

    目测这老头就算没到地级,也在玄级巅峰了。

    可这样子对江司明而言根本不够看,天组老头地级实力在他手上都撑不过几招。

    就别说他了。

    一招!

    江司明只用了一招,便如当日掐住仇笑一样,掐住了仇松的脖子。

    仇松满眼惊愕,不敢置信。

    被江司明如拧小鸡一样拧起来,仇松很快便呼吸困难。

    身旁的弟子没一个敢动的。

    师父都过不了一招,他们去了不等于送死嘛。

    这种时候死贫道不死道友,大难临头师徒情分如薄水。

    “前..前辈..放过在下,在下愿意..愿意献出仇氏家族所有财富..”

    仇松求饶倒是很快,刚刚还跟江司明搏命,这就选择投降了。

    “你有什么财富能换你一条命,说来我听听。”江司明不急不慢道。

    他不着急,仇松着急啊,脖子都快拧断了。

    “我身上一共有500颗天丹,还带了银行卡四张,价值一共60个亿,几乎全部家当,都给前辈了。”

    老头脸都快紫青了。

    “你为什么出趟门还把家当带身上?”江司明奇怪的问。

    “这次交流会...拍卖的是三清山隐修家族元氏的地盘,三清山灵气充沛,是修行的宝地,所以大家都想拍下来。”

    仇松苍白的脸解释,此时他已经快休克过去了。

    江司明松开了手,他便栽倒在地上。

    不过仇笑不敢多磨叽,赶紧刚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包,里面确实放着一大盒所谓的天丹以及四张银行卡。

    只是江司明收了钱,却也没说就这么放了他。

    这种人心狠手辣,决不能让他再有武功。

    索性,江司明拿出了那颗很久前打到的【暴走丹】,这暴走丹会剥夺对方一切武力,让对方变得手无缚鸡之力,连十岁孩子打不过。

    而且脾气会变得极度暴躁,分分钟跟人玩命的那种。

    这种没实力,还喜欢送死的丹药,看起来倒是很适合给仇松吃。

    他之前还想说给仇笑吃,可惜仇笑被天组带走了,现在好了,给他师父吃倒也不错。

    “把这颗丹药吃了。”江司明将丹药丢了过去。

    “这...这是什么?”

    “我只数三秒钟,不吃你命就留下。”江司明不跟他废话。

    仇笑只好忍着屈辱吃下这颗丹药,心里则在盘算着等将来怎么报复江司明。

    可丹药刚入口,仇笑便惊骇的发现,自己的体内的内力,正在迅速消融。

    没几秒钟,他浑身雄厚的内力便瓦解消散得无影无踪。

    而且连身体也萎靡了起来,让他身体看起来更枯瘦了,之前还是电线杆,现在就成枯柴了。

    连站起来都费劲,四肢软绵无力,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

    仇松甚至强行想要运气,可却遭反噬,吐了一口老血。

    而且他发现自己的脾气好像变得无法控制,情绪完全失控。

    “你对我干了什么!干了什么!给我解药!”

    仇松朝江司明撕裂的喊道,暴怒异常,连眼睛都是血红色。

    “解药就是自杀,你自己慢慢玩吧。”江司明说完,看向剩余的仇氏弟子,一个眼神,驭物术涌动。

    在无声无息间,挤碎了他们的内脏,让他们挨个暴毙身亡。

    不是江司明狠,而是这种事要做就要斩草除根,就连仇笑,江司明也会盯着他直到他死。

    做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绝。

    否则春风吹不尽,野草烧又生,他可不想被这种阴险小人背后咬一口,以绝后患才是江司明对待坏人的做事准则。

    弟子全死,只留下仇笑一个人留在森林当中。

    江司明早已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