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攻略射雕 > 第026章 诱骗少女?
    “少林寺又怎么样,你是少林寺出身的,武功就一定要比我们高明么?你师父很厉害么,那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头?”杜鹃对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最是不喜,仿佛他们原本就该高人热一等。

    天行懒散的坐在地上,斜靠着凉亭柱子,轻轻说道:“姑娘是几岁练武的,每日又要练功多久?”

    杜鹃闻言一愣,不知道天行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说道:“我十岁学武,如今已经五年了,每天都要练上两三个时辰。”

    “是啊,你只需要练习两三个时辰就好了,可我每天光是打坐练气就要两三个时辰了,之后还要跟随师兄学拳,与你大哥比试。到如今九年时光,我学武的时间是你的好几倍了,功夫比你高,还不应该么?”

    “怎么可能!”杜鹃小嘴微张,对天行这样的修炼强度很是惊讶,“家父说,他每天练气都不能超过两个时辰,若是少年练功则更要注意保养,否则就会损伤经脉,你怎么可能打坐三个时辰?”

    “哦?还有这样的说法么。是了,一定是师父给我进行了药浴,能让我经络比常人更加坚韧吧。”看着一脸羡慕发杜鹃,天行忍不住笑道:“你也不用羡慕我,岂不知那药浴是如何痛苦,你若是试过,必定不会喜欢这药浴的。”

    杜鹃却低声道:“就是再痛苦,我也愿意尝试的!”

    杜鹃原本三下两下便输给了天行,心中苦闷异常,只当自己数年苦修,换来的只是三脚猫的功夫,却不想天行此刻风光的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心酸,心想自己输给了他也算正常吧!

    “杜姑娘,说实话你的功夫真的还不错,也不必妄自菲薄,只要继续苦练必定有一番成就。像你这样的姑娘,有这样的身手的已经很难的了。”

    “若是可以,我也不想练什么功夫,只是小时候常被人欺负,便想学好武艺保护自己……”

    见杜鹃语气有些低沉,天行好奇的问道:“你老爹是镖局的总镖头,谁还敢欺负你?难道他对你不好?”

    “爹对我当然是极好的,但是我娘死的早……”

    “等一下,可是我昨天看见杜夫人了啊,你可别吓我!”天行故作夸张道。

    “呀,你别捣乱!”杜鹃一声娇喝,但被天行这么一搅和,悲伤情绪却化解了不少,“我娘是我的爹的小妾,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我难免会被人欺负喽。”

    天行默然,诚然杜镇山对这个女儿不错,那杜夫人也算大度,但这些都比不了生母的关爱,一时间天行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诺,这个算是我给你的道歉的礼物吧。”天行拿出一枚硬币大下的翠绿色的吊坠,递给一旁的杜鹃。

    “呀,这是什么东西!”杜鹃接过吊坠一看,不由吃了一惊,这吊坠如玉石般圆融,却又翠**滴,通身没有一点杂色,不知道是什么什么宝物。

    “这不是弥勒佛么,你难道不认识?”天行忍不住打趣道。

    “弥勒佛我当然认识,可这是什么石头雕成的,竟如此漂亮!是玉石么,可我从没见过这么翠绿的玉石。”杜鹃将吊坠拿在手里不住的把玩,显得很是喜欢,果然女人和龙一样,都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

    “这东西叫做翡翠,是宋朝没有的东西,便是金国、蒙古也没有,只有在缅甸才出产这玩意,比玉石也丝毫不差。”翡翠在中国流行,还是在清朝时期,此时便是各国的权贵都不见得知道这玩意。也不知道完颜洪烈从哪里弄来这么个吊坠,让他拿了过来。

    “缅甸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缅甸嘛,就是在大理国的南面。”天行用自己浅薄的地理知识解释这缅甸在哪里,却不清楚缅甸此时叫做“蒲甘王朝”,当然他不知道,杜鹃就更不知道了。

    杜鹃将吊坠把玩一阵,强忍住心中的不舍,说道:“师叔,这东西如此宝贵,还是不要给我了,况且今日是我鲁莽找师叔比武,师叔又怎能向我道歉,还是把这宝物收回吧!”

    天行略微惊讶,不想杜鹃这么小的姑娘,能忍受这样的诱惑,但他既然已经送出了,哪里有收回来的道理:“你既然叫我师叔了,我这个长辈给你一些见面礼也不为过吧,快收起吧。况且云扬那里我也送了一份,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杜鹃闻言不再推辞,况且这东西她也确实喜欢。“师叔,我听说你从小就在少林寺,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宝物呢?”

    “呃!”天行一愣,总不能说是刚偷来了的吧,那样未免太没面子了:“这是我小时候戴在身上的。听我师父说,我被抱上少林寺,怀里就有这么个东西。我一个大男人戴着它也不好看,便送给你好了!”

    “那岂不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信物,我怎么能收下!”杜鹃又要将吊坠还回来,天行一阵头疼,说一个谎话,果然需要无数谎话来圆!

    天行道:“不过是个俗物罢了,你收着就是。出家人四大皆空,我要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处。”

    “可是你已经还俗了啊,要是有一天你的父母找到你,这信物不就有用了么!”

    天行还真没想过他这辈子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他更不会去寻找事情的真相。他觉得自己穿越而来,就是天生地养,无父无母。

    天行故作深沉道:“唉,找到又能怎样,他们当初既然丢下我,我又何必在自寻烦恼!这吊坠我留着也是睹物思人,还是送给你吧,若是以后用的着了,我再来和你要,可好?”说道这里,天行自己都觉得肉麻了,但还是紧瞪双眼,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一点。

    杜鹃只觉得自己碰到了天行的伤心事,不敢再推辞,而是安慰道:“师叔,你就看看一点吧,或许他们当初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呢。”杜鹃想到自己生母早逝,已经觉得是天大的委屈,而天行从小无父无母,岂不是更加可怜,或许他就是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发泄哀伤,才会这么努力的练功吧!

    不得不说,女人的想象力都是强大的,天行只是圆谎而已,却被杜鹃脑补了无数情节!

    (今天只有这一章了,抱歉!感谢诸位的评论,这让我知道,我写的东西是有人在看的。不管是鼓励的也好,还是批评的也好。各位的鼓励让我更有动力,各位的批评让我更加认真谨慎。谢谢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