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权色声香 > 第1675章 这儿,我熟
    第1675章 这儿,我熟

    新年新景,自往皇宫的路上所见沿途街景都有所感受。

    各家各户大小院落的门前都挂着灯笼,门前门后的积雪也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现在未到走街串巷的时候,街上行人不多,但仅凭从各家院落里传出来的欢笑声,都能感受到京城百姓对新一年的憧憬。

    新的一年,大华会变好,京城会变好,家家户户都会变好。

    夏商很相信这一点。

    不仅仅百姓家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受,连进入皇宫,见到多次进出的金銮殿都也给人一种新气象。

    金銮殿外的广场清理得一尘不染,殿外守护的禁军也比往日穿戴得更整齐,殿外候着等待传唤的各路大臣也都规规矩矩站在一起,精神头都很足。

    当夏商抵达金銮殿外时,正巧碰见倭国使团的人从金銮殿里面出来,在一队禁军的护卫下离开。

    夏商扫了一眼队伍中的倭国人,发现这些倭国人里面非但没有零一的影子,更没有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这些倭国人终于要走了。”带头的公公走在夏商前头,很小声地念了一句。

    若不是夏商的警觉性非同常人,也不会听到公公那么轻微的一句话。

    这很好理解,倭国使团来京城时间不长,但为了招待他们,大华可是花费了不少的人力物力。

    倭国使团的用度除了跟国府库有关,还有就是能跟皇宫直接沟通,很多上好的东西都是从皇宫里面送过去的。

    宫里面的人也伺候过倭国人,他们知道这些倭国人不好伺候,更是十分麻烦。

    现在终于把太子的婚事搞定,也不用他们遇到去伺候倭国人的时候了。

    倭国人走了?

    夏商知道不会那么简单,就算这里的人真的会返回倭国,零一和他的武士,以及藏身江湖的天下海阁不会这么轻易离开。

    因为吉子还在京城,还有更重要的,便是夏商从零一手中夺过来的一小块天书总纲。

    那一块天书总纲虽是不多,但也至关重要,没有找到就是残卷,谁能保证残卷又有没有作用呢?

    所以夏商心里一直都很清楚,他和倭国人之间的故事没有结束,总有一天,他还会和那个零一再对上。

    当然,夏商不会天真地认为零一会在天雷击中半边身子后就死了,现在的零一应该就在某个角落里修养身息,等他缓过来,肯定会来找自己。

    夏商把目光从倭国人身上收回,如果这是几年前的夏商,或许会为了这个威胁而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但现在的夏商,经历过太多事情,任何事情,任何困难在他的心里都显得十分平淡。

    在金銮殿门口停下,夏商对前面的公公说:“现在人已经到了,快去传话吧。”

    殿外等候的官员比较多,但看他们身上穿的官服,好像职位都不算高,但却都十分年轻,站在门口显得十分紧张。

    跟夏商的轻车熟路,泰然自若比起来,差距就太大了。

    公公从后面进金銮殿通报,留下夏商在门口。

    夏商等着,看着面前的年轻官员,居然没有一个人认识。

    夏商不知道,这些官员都是在年前火速提拔上来的。

    至于为什么会提拔这么多年轻官员上来,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夏商在督察院时的那一场屠杀。

    一夜之间,夏商搞掉了京城大半的官员,各个部门全是空缺。

    为了尽管让那些空缺的位置补上,朝廷才从大华的各个地方火速找来顶班的。

    在场的官员都清楚是谁给了他们到金銮殿前的机会,但他们并不感谢那个督察院的魔头,反而十分畏惧,甚至都不敢提及督察院这三个字。

    但他们不清楚,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就是给了他们新生的京城大魔头。

    夏商一个人站在队列之外,看着面前的人都紧张兮兮的,显得有些尴尬,对他们拱了拱手。

    没人搭理,只有面前一个人,好意地让了一个位置,让夏商站在他们的队伍中间去,不要站在殿门口。

    夏商笑了笑:“不必了,我马上就要进去的。”

    这话落在一众年轻的官员耳中显得有些装逼,有人忍不住偷偷冷笑一声:“瞧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回自家院子呢,说进去就进去,说出来就出来?”

    “瞧瞧这模样,一点儿拘谨都不会,一看就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乡巴佬,一点儿礼数都不懂。”

    细碎的话语过后,金銮殿内传来了宣召。

    “夏商,进来。”

    夏商?进来?

    这宣召的喊话有点儿别扭,怎么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宣召?

    这声音一出,外面等候的官员们都蒙了。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要传召某位大人不应该是“宣某某职位某大人觐见”?

    这样才算标准答案。

    夏商,进来。

    四个字,简简单单,透露的内容却很多。

    首先,没有官职,且直呼名字,进来,而不是觐见……

    这哪里是在金銮殿外的宣召?

    这真就跟朋友之间闲话家常一样。

    更关键的是,喊这话的不是太监,因为那声音清脆有力,听上去很年轻,但绝对不是太监的声音。

    什么时候金銮殿的宣召不用太监了?

    那里面喊话的人又是谁?

    还有,夏商是谁?

    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搞不懂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夏商也没搞明白,听声音觉得耳熟,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人快步走到了金銮殿的大门前,有些不耐烦地拧眉盯着夏商,低声道:“夏商,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

    这回所有人都看清楚了来人是谁,更知道了刚才喊话的人是谁。

    这不是诚王殿下李子衿吗?

    “李子衿?怎么是你?”夏商一愣,也没想到这熟悉的声音居然是李子衿!

    李子衿给夏商使了个眼色,也不顾什么体统了,直接探出手,抓着夏商的胳膊就把他往金銮殿里面拽。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这又是什么操作?

    外面这些一辈子都没进过金銮殿的新晋官员,做梦都没想过原来金銮殿是这么进去的。

    夏商被拉了个趔趄,前半个身子进了里面,后半个身子的却又缩了回来,朝一众年轻的官员笑了笑:“这儿,我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