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荒录 > 第六十四章 复仇 一 阮尘梦和猪子逸
    三天后众多的许家稚子从鼎中出来,个个骨头莹莹,肌体发光,一个个浑身布满黑色又臭又硬的物质,鼎内液体早已敖干,精华物质早就被稚子们吸收干净。

    其中有位稚子大声道,“哈哈,我感觉现在战斗力最起码提升了五成”,“哈哈,我怎么感觉我的战斗力提升了一倍多”......

    七天后这个地方,到最后整个空地上只有十多个小鼎,操纵真火的长老换了第三批了,鼎内的几人依旧在盘坐,清风、拓拔野、龙隐、静涵、许相杰等,春兰和龙灵儿关切的关注着小鼎。

    第九天这个地方,到最后整个空地上只有三个小鼎,许瀚道、许瀚海还有一位太上长老亲自为鼎炉喂火,三个长老心中震惊的看着鼎内的三个人,鼎炉内其实只有少数黑乎乎的鼎夜了,精华物质早已被三人吸收干净,但此刻这三个稚子竟然把自己当做了丹丸在鼎中熬炼,三人肌体泛红,一缕缕的杂质从体内分泌出来,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成千上万的符文铭刻到他们的血肉和骨骼上。

    吟!吟!吟!清风和拓拔野、还有龙隐三个人先后从鼎中跃出,伴随着三声龙吟,竟然跳起来近十丈高,然后落到地上,以三人为中心,一股罡风向四周发散而去,四周的草木在罡风的影响下,簌簌作响!

    拓拔野落地后向着春兰和静涵的方向秀了秀依旧肥胖的胸肌,“切!”春兰和静涵直接给了拓拔野一个大大的大白眼。

    拓跋野走近清风,“清风,我觉得咱这次被煮事有蹊跷啊!”

    清风道,“我也有这种感觉!”

    拓拔野,“是不是因为咱吃了不少通灵之物的原因啊”

    清风道,“我看是!”

    拓拔野,“那咱以后煮还是不煮啊?”

    清风,“煮啊,为什么不煮!以后咱只煮坏蛋,不就好了,替天行道应该没错吧。”

    拓拔野,“好,就按你说的办!那这两只七尾鸡咋办?还有剩下的几尾龙鳞?还有......?”。

    清风......。

    两人不远处的许瀚海却是欲哭无泪,自己十几尾龙鳞鱼乃是洪荒异种,十几尾竟然只剩二尾,这.......许瀚海处于暴走的边缘,但是被许瀚道拉住了,“孔老圣贤有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看他们也算领悟了万物有灵这句话了!”

    当拓拔野把两只七尾鸡放出来的时候,第一位为拓拔野炙烤鼎炉的那位长老,激动地抱起来两只七尾鸡,极尽喜爱之色。

    清风和拓拔野小声说道,“也许我们是真的错了!”

    “好了,剩下的四个月的时间,大家都去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去吧,龙隐、龙灵儿随我来”许瀚海道。

    “是,英国公!”龙隐稍微抱拳,然后就跟了过去。

    龙隐,你来许家多久了?

    回英国公,待过了年就整整三年了,龙隐对这个和蔼可亲的许家家主还是比较喜欢的。

    “三年了?哦,哈哈,这都快第四个年头了,你们龙家也算是王侯世家,尤其是你的爷爷还是蛮荒侯,十五岁之后注定要去帝都接受皇家培育的,现在你可以回去龙家了,你跟我许家也算是有缘,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若继承龙家家主之位,莫忘此事。”

    “英国公,客气!先不说我对龙家家主之位是否感兴趣,就说这三年中许家給予我的帮助,恩同再造,只要许家不做对不起我龙家之事,我龙家定然不会对许家有任何非分之想!”

    “哈哈,小友客气了,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天色不早了,两位小友赶紧上路吧!龙家车架在许家山门口已等待多时了。

    “英国公,后会有期!诸位朋友,后会有期!”哼!拓拔野和清风却是没有理他,若不是打不过龙隐,现在不介意上去揍他一顿!

    拓拔野心底恨恨的道,“你们龙家等着,总有一天老子会把你们牌匾踩在脚底下!”

    时间不久后,一众人离开了临时营地,许瀚道在离开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清风,清风看向许瀚道的时候只看见许瀚道的一个尾袍进入虚空,现场除了几个收拾现场的护院,其他人都走了个精光。

    许相杰、静涵跟众人道别后也向着许家飞去!几个闪烁,就没了踪影,清风看着拓拔野和春兰两个人,叹了一口气,我们也回去吧?

    拓拔野却是摆了摆手,收起了玩世不恭之心,以少有的稳重说道,“你们回去吧,我要去看看我的父母和姐姐,过了年就要去帝都了,我要去看看他们!否则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去看看他们!”然后拓拔野不理清风直接转身离去!

    “等等,我也要去看看咱的父母和姐姐!”,清风道,然后快速的追了上去;“等等,我也要去看看咱的父母和姐姐!”春兰道,但是当他说完后,看着拓拔野和清风惊呆的眼神,立马知道自己说错了,脸色绯红一片“伯父伯母!我是说!别......别误会!”

    拓拔野和清风两个人看着春兰,然后一齐呆呆的摇了摇头,我们没误会!然后拓拔野做沉思状,“这么胖,要呢?还是要呢?还是要呢?”拓拔野看到春兰要暴走,立马和清风两个人飞也似的朝着首阳山下跑去!两人身后传来一声怒吼。

    啊,拓拔野,我要杀了你!

    两个时辰后一行三人终于来到大长老描述的地方,拓拔野三个人面对着齐腰深的野草,那里有什么房屋遗迹啊,近十年了,一切都好像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我们分头找找吧’清风提议,“好吧,三人开始分开寻找!”半个时辰后,春兰大叫了起来,“在这里!在这里!”

    一个占地三十来平的小房矗立在那里,小房子的屋顶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小房的根基在那里,任风吹雨打,门前三个小土包引起了拓拔野的注意,拓拔野看到地上早已风化的不成样子的酒杯道,酒杯上依稀有两个字“拓跋”引起了拓拔野的注意,这是拓跋族的酒杯,肯定是大长老每年都来凭吊,只是现在大长老死了,四年来再也没有人来凭吊了。

    拓拔野面对着三个小土包直接跪在了那里,“呜呜呜,父亲,母亲、姐姐,猪儿来看你们来了,呜呜呜......”。拓拔野身后的春兰也是鼻子泛酸,直接跪在那里不停的抽泣。

    “子逸,我等终于逃脱了吗?一个美貌的中年妇人,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婴儿,妇人在和桌子旁边的一位中年人谈话,两人中间是一个五六岁的头扎马尾的小女孩,在逗弄着妇人怀中的小男孩,只听到小女孩清脆的声音道“母亲、母亲这小男孩谁的啊?真可爱!”

    “尘梦,不要担心,我会保护碧儿和......鬣儿,如今天下表面宁静,内里却是暗潮汹涌、纷争不断,如今我等暂时居住在首阳山下,希望能避一时风头!”

    “碧儿,好好看着鬣儿啊,别摔着了”。

    “知道了,母亲”。

    “母亲快看,猪纲鬣会站起来了,母亲快看!站起来了!”。

    “尘梦,快带着孩子们跑!”,猪子逸浑身是血的跑进院里。

    跑!跑!跑!无休止的跑,突然刀光一闪,阮尘梦和猪纲碧两个人的头颅飞了起来,脖颈中的鲜血抛洒,淋了自己一身,只见阮尘梦和猪纲碧还有猪子逸三个人的头颅圆睁双眼,两行血泪流出,“报仇!报仇!报仇!”几个字仿佛从九幽中传来。

    拓拔野醒醒,醒醒,旁边的清风和春兰焦急的推搡着拓拔野想把他叫过来,拓拔野满头是汗,表情显得极为痛苦。

    “报仇”“报仇”“我要报仇!”,拓拔野满头是汗的猛的坐了起来,原来是一场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