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二章.来自皇宫大内的太监高手
    一转眼,陆植便已经来到端王府将近两月了,两个月来,他除了偶尔作陪赵佶宴请一些他邀来的客人之外,其他时间几乎都泡在了王府的藏书阁内,翻阅藏书,自觉大有收获。

    这一日清晨,陆植照例早早便登上了王府观星楼之上,待那东方天际霞光大放之时,摄来一缕先天紫气,吸纳入体,静静炼化。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他每日的修行速度赫然加快了不少,就连每日清晨吸纳的那一缕先天紫气也比后世之时要精纯凝练许多。

    甚至都能以肉眼隐隐看到一抹淡淡的紫气被吸摄而来了!

    而这样的异象,也引起了赵佶极大的兴趣,前段时间更是无比殷勤的在陆植身前晃悠个不停。

    原本他邀陆植到府中供奉,只是因为看中了陆植那完美契合‘道士’这一职业的气质,想要在宴请客人到府中做客之时,请陆植来作陪一趟,给他涨下面子和格调。

    但在一个多月前,听府中下人的汇报,陆植有餐风饮露,食气成仙的本领,又亲眼见到他从那天际之上吸摄来一缕太阳之精后,赵佶心中顿时不由自主的对其升起了无尽的向往与憧憬。

    就算陆植与他解释了,那并不是真正的食气修仙之法,只是一门比较玄奇的武功,赵佶也是不信,仍旧将陆植当做仙长一般看待。

    而他的目的,陆植也很清楚,不外乎就是想要从他这里,寻到一道那虚无缥缈的成仙法门罢了。

    只可惜,赵佶这厮,早在几年前,便已经破了童子之身,就算陆植愿意将这纯阳无极功的食气法门教授给他,他也是绝对学不会的。

    他也将此照实与赵佶说了,赵佶却同样不以为意,只如那孙猴子一般,非得缠着他换个法门教他个别的神通。

    最后,实在是被赵佶给缠的没办法了,陆植索性便将太极拳简化了一番,化作一套修身养性,延年益寿的锻炼法门交给了他,赵佶这才作罢。

    随后,这个平常又是跳脱,又是懒得出奇的赵佶,居然还按照陆植的说法,每日清晨之时,便早早起床,到花园中缓缓打上半个时辰的太极拳。

    如此看来,这赵佶对求仙问道的兴趣与执念,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别看赵佶他如今才十五六岁,但那少年人的身体其实早就已经被酒色给掏空了大半,如果不是仗着年轻的资本,这会恐怕都要喝上枸杞泡水了。

    所以多练练太极拳的话,对他来说肯定不会是坏事,这一点他自己感受的最为清楚,连续练了一个多月的太极拳,所带来的身体变化,他自己当然能感受得到。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坚持得下去吧,不然的话,以他的性格,恐怕早就吵着要让陆植再给他换个法门了。

    “青植道长,今日的修行,可完成了吗?”

    陆植转头向赵佶的方向看去,准确的说,他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跟在赵佶身后那名老太监的身上。

    那老太监,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呢,如果不是陆植感官远超寻常,恐怕都感受不出那老太监干瘦的身材之中,究竟蕴含着怎样恐怖的力量。

    这年头,太监出高手都已经成定理了吗?而且这老太监似乎不是端王府里的人吧?

    自己在这端王府已经住了两月有余了,如果府中有这样的高手存在,陆植先前又怎么可能毫无察觉?

    在陆植打量老太监的时候,那老太监也同样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陆植。

    虽然其面上不显,但心中却是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这个青年道士,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连我都看不透?!

    他观陆植,就如同雾里看花一般,根本看不真切他的虚实,再想要以气机深入摸清他的底细之时,心中更是突然升起了一股本能的惊悸感,让他不敢再继续。

    气机感应之下,陆植自然也察觉到了那老太监的小动作,不禁皱起了眉头。

    “端王殿下,不知道这位內侍大人是何人?”他出声问道。

    “这位是陈都知,乃是皇兄身边的近侍,此次前来,正是为见青植道长来的。”

    陆植暗道原来如此,是皇宫之内的高手吗?

    皇宫大内出太监高手,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倒不如说,如果皇宫之中没几个高手坐镇,那才是真的奇怪呢。

    毕竟这个世界上,想要皇帝死的人可不少,别的不说,就说那一心复国的慕容世家...如果不是大宋皇宫之中有着高手守护,恐怕那慕容博早就摸进皇宫之中,送赵煦上西天了。

    陆植问道:“哦?那不知陈都知你找贫道是有何事?”

    赵佶插话道:“让我来说吧,青植道长,你可想要入仕为官吗?”

    陆植奇怪道:“这又是何意?”

    “前几天的时候,我不是进宫去见皇兄了吗?正巧皇兄身体不适,于是我便将道长传我的太极拳教授给了皇兄,希望他也能练一练....”

    听到赵佶将太极拳传授给了赵煦,陆植也并不在意,毕竟他当时传授赵佶之时,便干脆连同那几个感兴趣的王府下人也一同教授了,也说过,这门拳法不必敝帚自珍,可以传授给其他人。

    随着赵佶的讲述,陆植慢慢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赵佶他几日前进皇宫之中见了那位哲宗皇帝,见其还是一副身体亏空的模样,便不由的起了心思,将陆植教授他的太极拳传给了宋哲宗赵煦。

    当时赵煦并不以为意,但看到自家兄弟关心自己的身体,倒也心头温暖,也不忍辜负了赵佶的一番好意,于是便在得空时随意练了练,碰巧就被这陈都知给看到了。

    赵煦不通武学,倒是看不出这太极拳中所蕴含之理,但陈都知不同,他虽是阉人,但这数十年来,却是练就了一身的好武艺。

    虽然因常年都隐居在皇宫大内,导致其在江湖中名声不显,但放眼整个江湖,也没有几个人能是他的对手,堪称当世一流的人物。

    他当时便看出了这套太极拳的不凡,虽然赵煦所打的只是简化版的太极,而且许多招式动作都不标准,但他还是看出了这套拳中所蕴含的太极阴阳变幻之意。

    这般似是在直接阐述阴阳大道理念的武学,不禁让他心中震撼,下意识的便上前询问了赵煦,这套拳法是何人所授。

    而见到陈都知这番反应,赵煦也是很惊讶。

    这陈都知,虽然官职不大,在朝野之中也是名声不显,但其却是保障这皇宫大内安全的最终底牌之一,深知其厉害的赵煦,也向来对其十分的尊敬,并不以寻常阉人看待。

    这样的高手,竟也对这套慢吞吞,软绵绵的奇怪拳法感兴趣吗?

    随后,陈都知直言,这套简化后的拳法看似简单,但其内在所蕴含之理,直指大道,实乃无上武学法门,非武学大宗师不可创出。

    赵煦这才焕然大悟,然后便与他将赵佶以及他提起过的陆植一同给陈都知说了。

    然后才有了陈都知亲自前来端王府,试探陆植的这一举动。